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谜中谜
    事件发展到这种地步,已毫无退路,现今,服装厂里里外外已被警察严密监控,那厂长霍顶升将厂里男男女女聚集到院中央,并按部门排列开来,而我,就站在吴所长身旁,望向高矮胖瘦参差不齐的厂工,酝酿着,思索着。

     “王侦探,一切就绪,请吧。”吴所长非常客气。

     我推辞“不不不,我是局外人,还是你来吧。”

     他向前推了我一下“来吧,非您莫属!”

     我站在吴所长前方,再也不能推托了,于是,我看向左侧的霍顶升,问了起来。

     “霍厂长,你们厂里一共多少人?”

     他边想边念叨着“业务部、质管部、裁剪车间、整理部、设备部、餐厅部、后勤部……总共一百零一人,除去死伤的六人,还剩九十五个!”

     “看来你很敬业,你确定只剩九十五人吗?”

     他点头“是的。”又强调“员工开资,最后都由我来签字,人数我非常了解!”

     “好,连续报数!”我命令霍顶升。

     下一刻,厂工们依此报数,那声音时而粗犷铿锵有力;时而尖锐细柔;时而稚嫩颤抖,俨然是一场绷紧神经的“致命”游戏。

     不仅如此,我从细微中审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眼神;一个肢体动作;一种报数的语气;甚至是一呼一吸的气量,我都不会放过。

     “九十、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九十四。”

     报数声到此,是戛然而止。

     “霍厂长,怎么少一个人?”我侧目盯着他。

     他犹豫了“……不应该啊。”又命令起来“这不是儿戏,现在各个部门自查。”

     “不用查了,我们后勤部少一个保安!”

     “哦!”我惊讶地看向这位体态臃肿,一身黑色西装且秃顶红面圆脸的中年人。

     霍顶升帮我介绍他。

     “王侦探,他是后勤部的刘主管。”

     我们正聊着,这位胖主管已来到我的面前。

     “王侦探,这个保安我刚才还见过,他肯定在厂里,可是……”

     “最后一次见面,在哪里?”我问他。

     他迟疑了一下“……在男厕!”

     “男厕?带我去看看。”

     “好的。”

     刘主管体态臃肿,但走起路来却稳健如风,我们来到厂里宿舍楼内,地面干净,可毫无修饰,那光秃秃的水泥地面,如同冷酷的人心,体会着世态炎凉,俯视着人间冷暖。

     继续攀登楼梯,我们来到三楼,空荡荡的楼层内,偶尔传来了风吹窗扇的摇晃声;物体被怪力乱神碰落的促响声;甚至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我认为这是幻想,是错觉,然而,我们越往前走,这声音却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有力。

     这一刻,我们止住脚步,眼前就是男厕所,我清楚地看到,那个瓷砖镶嵌的水池内侧的水龙头——还在流水。

     “刘主管,这个水龙头坏了吗?”我问他。

     “……修过,可能又坏了。”

     我发现刘主管眼神奇特,双眼拼命地扫视厕所,而我不由自主地走到水池前,扭动水龙头的把手,一圈、两圈、三圈、四圈,我拧紧了把手。

     “刘主管,这个水龙头是好的。”我盯着他。

     “难道是这个保安干的?”刘主管自言自语。

     “不,或许他已经——”突然有一种念头,驱使我向厕所内的,紧闭厕门的隔间便池走去。

     “嘭!”

     我猛地推开第一个隔间之门,它是空的;第二个隔间之门,还是空的;第三个隔间之门,仍是空的,依次下去,皆是空的、空的、空的!眼前,就剩最后一个隔间之门,我再次抬手拧动把手,结果晃动几下才知晓,厕门被反锁了。

     于是,我蹲下身子,窥视门底,竟然发现两只穿着黑色皮鞋的脚。

     我站起来“咚咚咚!”用手急促敲门“开一下门?”我反复几遍,他依然没有回应。

     我看向刘主管“你有钥匙吗?”

     他摇头“没有。”

     “那好吧。”我毫不犹豫,抬起右腿“嘭!”一脚踹开了厕门,结果,我发现一名穿着工装的年轻保安,被一根横钉在木制隔断上的铁丝吊死了,但很奇怪,他的双脚并未离开地面。

     “这样也能吊死?太不科学了!”胡德才质疑起来。

     “不,这不是科学问题,是手法不同。”我替胡德才纠正错误。

     “手法?你是说死者不是自杀?”胡德才猜测。

     “嗯,不仅如此,他还死了两次。”

     “这话从何说起?”

     我推理“老胡你看,他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横向勒痕,而吊死者,应该从咽喉部位向上勒紧,也就是说,他是先被人为勒死,而后架到这根铁丝上的。”

     “这么说,凶手是另有其人?”

     “没错!”我扫视在场的每一人。

     “王侦探,这名死者叫刘强,刚入职不久,他性情温和,看不出有暴力倾向,当然,如果他是凶手,那么他一定还有帮凶!”刘主管猜测。

     我认为“这一点无须证明,因为找到一个,就能牵出一片,现在急需确定的是,这名保安是不是凶手之一。”

     “怎么确定?”刘主管问我。

     我指向我的腕表“以时间确定,只要掌握最近七天的入职人员状况,就能找到杀死保安的凶手!”

     “那如果厂里在此之前,就被安插不法之徒的话,会不会影响判断。”胡德才提醒我。

     我点头“嗯,你说得不无道理,但我认为,在一年或更长的时间里铺陈,这不符合现有逻辑,而如果主谋真的这么做了,他的目的可能不仅限于此。”

     “那么主谋的目的是什么?”胡德才发问。

     我看向刘主管,回复胡德才。

     “目的,想必厂里老员工都知晓,只不过没有人愿意捅破这张纸,这种教条而懦弱的思想,贯穿了千百年,偶尔有些不愿同流合污之人,总是落得悲惨下场,说得再直白些,那就是段鹏想重掌‘大地服装厂’,而他先前故意输掉厂子,就是为预谋杀死楼瑞,嫁祸霍顶升做铺垫。”

     我偷眼观瞧,发现刘主管对我的说辞不痛不痒,我以此判断,‘大地服装厂’的小头目们,都值得怀疑。

     调查告一段落,我把现场移交给吴所长,不过,他还是希望由我直接调查,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

     十五分钟后,厂长办公室里,霍顶升把最近七天入职本厂的人员档案,交给了我。

     我坐在椅子上,手捏着纸张,仔细端详着名单。

     我默念“刘强,二十一岁,六月十五日入职,天宁市怀化镇榆林村人士;董祥子,二十岁,六月十六日入职,天宁市怀化镇上岗村人士;钱晓波,二十五岁,六月十七日入职,天宁市光明路平安街217号居住;马香兰,十九岁,六月十八日入职,天宁市大兴路白马街30号居住。”

     我阅览完名单,看向一旁的刘主管。

     “刘强已经死了,你把董祥子、钱晓波、马香兰都叫来。”

     刘主管皱起了眉头“刚才你们宣布调查告一段落后,大家就解散了,而他们正好下班走了。”

     “哦!”

     我惊讶之余,预感到他们像逃离饥寒交迫、尔虞我诈、欺压凌辱、拜金媚俗、扭曲价值观的部落一样,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但我,必须尽快找到他们,第一,要问出真相;第二,我不想他们被一个个杀人灭口。

     当然,我始终在努力,将这一连串的突发事件,与鲁大伟之死联系在一起,我相信,更多的秘密等待着我去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