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深不可测
    这一夜,我赢了一万,不过我猜测,如果不是刘超和鲁大宝“放水”,恐怕我会输得一干二净,毕竟他们几人若“做局”,我将难以招架。

     天一亮,我驾车载着胡德才、胡老六离开这里,并留下刘超、鲁大伟二人的联系方式,我预感在未来的调查中,他们二人将是重要棋子。

     就这样,大白天我在胡德才家里睡觉,等我一觉醒来,已经下午三点十六分了。

     “王叔叔你醒了。”

     我望向站在桌子上的,胡德才的八岁孙子“小强,你爷爷呢?”

     “他们也睡呢,呼噜可响了!”

     我打开窗户,站在窗边,吸了根烟,琢磨下一步行动“刘超说,遭人举报和诬陷;两人也不承认杀害刘燕;还说杀人者可能是刘燕的姘头杜德全,先不管二人话语真假,但论杜德全的杀人动机,就不成立,甚至极为荒谬,倒是刘燕与鲁大伟曾是结发夫妻一事,值得深究。但不管如何,总要拿‘杜德全’开刀。可是,若当天杜德全第一个来到离异者刘燕家,为何要躲在暗处?难道是害怕其弟刘超?绝对不是!尤其,刘超之女供出鲁大宝一干三人就在楼上,却未曾提到杜德全,这里边,一定大有文章!”

     “王叔叔,我来找你,爷爷爸爸都不知道!”

     我回身冲小强发笑“为何不知道呢?”

     “......爷爷睡了,爸爸出差不在家!”

     “既然这样,一定有大事喽?”

     “我想吃巧克力,可好吃了!”

     “好啊,叔叔带你去。”

     我拉住他的手就走,他却向后用力。

     “不能走前门,我没完成作业,会挨揍的!”

     “不如这样,我去买,你原地等候。”

     小强一转眼珠“我有办法,走后门!”

     “后门?”

     “对,这一片家家都有!”

     “为何这样做?”我很好奇。

     “听爸爸说,那个杜德全有职业病,每次盖楼,都建议留后门!”

     “哦,那杜叔叔家,离这远吗?”

     小强眨了眨眼“......爸爸说,他挺有钱,人家住在镇里,还有大公司呢!”

     “他最近来过吗?”

     “两天前,同一个叼烟袋锅的陌生人来过。”

     “叼烟袋锅!那烟袋锅什么样?”

     “......是铜的,烟嘴儿是玉的!”

     “哦,难道是他!”

     “叔叔,你认识他?”

     “不,只是神交。”

     就这样,我跟随小强溜出后门,买回来巧克力,他吃得很香,而我坐在床边,满脑里都是那陌生人徐涛的虚构身形,我对他“着迷”,更设想他跟鲁大宝有密切往来。

     我认为,一个跟死者鲁大伟之弟交往深厚之人,值得注意。因为,鲁大宝、刘超并非善类,那陌生人徐涛跟他们相识,不是同流合污又作何解释?依旧老话重提,鲁大伟若跟刘超是“商场”仇人,其弟鲁大宝是不可能同刘超为伍的,但鲁大伟抛弃刘燕一事,确实引起刘超不满,可是,鲁大宝因堂哥鲁大伟抛弃刘燕,而同情刘超这一说法,有些欲盖弥彰之嫌,其中必有蹊跷之处。

     由此看来,非常健康的鲁大伟突然猝死,也正是其弟鲁大宝与刘超“结盟”之时,莫非鲁大宝、刘超、杜德全、徐涛都有嫌疑?这需要继续深究!

     不过,我始终无法破解,他们如此行事的目的,是何居心。

     ......

     ......

     胡德才、胡老六爷俩醒来后,同我一起吃喝完毕,坐上我的私家车,向本镇镇中心赶去,他们说,杜德全家就在镇里最繁华地段,随便问起路上每一人,都知晓杜德全的名头。可见,杜德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人物”。

     “唉,常年窝在屯子里,快与世隔绝了,镇中心变化可不小啊!”胡德才大发感慨。

     “二大爷,有生之年多转转,别浪费了大好时光啊!”胡老六开起玩笑。

     “你懂个屁,古人说过‘年老不讲筋骨’,外出会大损元气的!”

     我驾车,通过后视镜,打量他们二人的言行举止。

     “你们说,杜德全会在家吗?”我问。

     “很难确定,他是个大忙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工作,工作就是喝酒,休息就是看图纸,他是个神经病!”年过半百的胡德才口无遮掩。

     胡老六也不着调“二大爷,听说杜德全跟刘燕有一腿啊!”

     我看到胡德才瞪他一眼“你啥都知道,人家相好,关你屁事!”

     “当然有关!我们去刘燕家,结果刘燕被暗中弓弩射死,我们差点背黑锅,这刘超、鲁大宝、陌生人徐涛、杜德全都有嫌疑!”

     “但杀害她的目的是什么?”

     我插话“可能跟鲁大伟有关。”

     “哦,这话从何说起。”

     我解释“当时,我们聊到鲁大伟跟刘超,但关键时刻,暗中有人射杀了刘燕,这很不寻常。”

     胡德才频频点头“嗯,这样说来,倒是合理,可是凶手杀人后,为何能迅速抽身,无影无踪?”

     “我认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从二楼跳窗,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极速逃离。因此,第二种可能最具说服力。”

     “王侦探,说来听听?”

     我谨慎回答“你孙子小强说过,杜德全各地盖楼,推荐各个业主留后门,而那晚赌桌上,刘超、鲁大宝都确定刘燕住所是杜德全所建,也就是间接说明,他家有后门,换句话就是暗道!并且,大家都知道鲁大伟同刘燕离婚后,杜德全与刘燕之间,关系最为密切。”

     胡德才回味着“这样看来,你调查鲁大伟猝死一事,似乎与他们有些关联。”

     正聊着,胡德才突然大声说话“停车停车,就是这儿!”

     他指向窗外一处,被两米高黑色铁栏杆护体环绕的六层小楼。

     我看去,自语“一家人拥有一座六层小楼,在一个镇里很不寻常!”

     胡德才随口而出“人一有钱就会空虚。”

     “空虚?”我不明白。

     “他怀疑很多人巴结他,是图钱,他宁肯花钱买乐子,也不肯借出一张钞票,这很有趣,也很无奈。”

     “也许,你只猜对了一半。”我话留余地。

     胡德才瞅向我“是吗?我期待另一半。”

     “或许,时间能证明一切。”我“跟着”感觉,回应。

     大家下车后,胡德才走在最前方,就像倚老卖老的“带头大哥”,很是“威风”。

     来到楼房外,紧闭的院门前,胡德才抬手按响门铃,我借机打量院儿里的景物,其内有假山;花草树木;青石路径;惬意的红顶四柱凉亭,仿佛回到古时,让人见景生情醉心世外,因此,我对从未谋面的杜德全越发好奇。

     很快,一名穿着白色短袖、短裤的寸发少年,跑了过来,按动开关,打开了银白色的伸缩门,我们跨步进入,少年跑向胡德才,高兴得又蹦又跳。

     “胡爷爷,你可来了,今晚别走了,我要听鬼故事!”少年拉住胡德才的胳膊不放。

     我看向少年“小朋友,你爸爸在家吗?”

     少年侧头瞅向我“你是谁?找我爸爸干吗?”

     “......我要盖楼,想找他商量。”

     少年摇头“不在,他已经三天未归了!”

     “去哪儿了?”我问。

     “……听我妈说,去榆林村了!”

     我猜测“去榆林村找鲁大宝,对吗?”

     “好像……”

     少年刚要往下说,被走出屋门的女子喊住“晓勇,回去做作业!”

     我瞅向声源处,发现是一名体态丰韵的中年女子,他走到少年面前,一瞪眼“考试每次都不及格,你还有脸玩儿?“女子又瞅向胡德才“胡大叔,你咋来了。”

     胡德才一犹豫,向她介绍我“......他想找德全盖楼,所以我带他过来看看。”

     “是这样啊。”女子打量我。

     我附和“是啊,我听说杜兄建楼名声在外,因此,想找个有实力有信誉的土木公司合作,我很着急。”

     女子一迟疑“......他前天去榆林村,到现在已经三天,手机也关机了,说实话,这很奇怪,我很担心!”

     “他在榆林村有朋友?”我问。

     “朋友?这没听说过,赌友倒是好几个。”女子回应。

     “是刘超、鲁大宝、徐涛吗?”我问。

     “对对对,就是他们!”女子非常肯定。

     “可是,刘超现今是通缉犯,鲁大宝则是嫌疑犯,那徐涛又行踪不定,杜德全还找他们干吗?”我质疑。

     “也许——是找别人!”女子猜测。

     胡老六嘴贱“在刘燕家吧!”

     胡德才咳嗽一声,警告胡老六不要胡说。

     女子当即脸色大变“放着好生活不过,到处鬼混,我受够了!”她竟然哭了。

     我岔开话题“外边真热,能进屋里坐一会儿吗?”

     女子一擦眼泪“没问题,请进吧!”

     我们跟随她进入一楼客厅里,那立式空调冷风强劲,让我感到冬天来临。

     大家喝着茶,继续聊着。

     “他经常不回家吗?”我问。

     女子一皱眉头“偶尔这样,不过每次都能通过手机联系上,可这一次,他竟然关机了,我有些担心。”

     “你认识刘燕吗?”我注视她。

     “扒了皮都认识,这个老不正经的女人!”

     “刘燕死了!”

     “什么!她怎么死的?”

     “被弓弩射死的。初步怀疑是刘超、鲁大宝和那个陌生人徐涛所害,而刘超、鲁大宝却说与杜德全有关,就是这样。”

     “这是胡说八道,我家德全不可能杀人!”女子大声喊叫。

     “如果不是他,为何三天不归家,正如你所言,这很不正常。”我强调。

     她还不死心“不可能,他杀刘燕的动机是什么?他有我,他跟刘燕只是玩乐,他不缺钱,他心理正常,这是陷害,是诬蔑!”

     胡德才放下茶杯,用老眼瞅瞅我,而后看向精神异常的她。

     “王丽,你不要多想,现在只是怀疑而已,再说那刘超和鲁大宝已经是通缉犯,即使被抓到,也会供认不讳,因此,口头上诬陷德全,纯属嫁祸,这是意料之中的。”

     女子王丽一皱眉头,突然平静下来,莫名其妙地问我“假设德全去榆林村,不是找刘燕,而是找赌友呢?”

     “这......”我不敢妄言“或许——两者都不是。”

     “都不是!”王丽更加困惑。

     “我听说,最近德全大哥有了合伙人!”胡老六多嘴。

     “是谁?”我好奇。

     “是楼瑞!”王丽抢答。

     “在榆林村?”

     “是的,他是榆林村的包工头,做事很有一套。”

     “德全现在有建筑项目吗?”

     “没有,但最近楼瑞找过他。”

     “楼瑞人品如何?”

     “......他能说会道,说到做到。”

     “还是个帅哥儿!”胡老六口无遮掩。

     我决定“我们回榆林村,帮你找德全,静候佳音吧。”

     “那就谢谢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王丽,你认识鲁大伟吗?”

     “鲁大伟?哪个鲁大伟?”

     “鲁大宝的哥哥。”

     “想起来了,他来过我家,找德全盖别墅!”

     “他死了,你知道吗?”

     “呀,怎么死的?”

     “猝死。”

     “我看他身体很棒,怎么会猝死,难以置信。”

     “鲁大伟何时来过你家?”

     “四天前的早晨!”

     我琢磨“三天前,那人找我调查鲁大伟之死,而鲁大伟四天前来过这里,难道鲁大伟之死和杜德全有关?”

     我即刻抽离“妄想”。

     “或许德全失踪,和鲁大伟之死有关。”我说。

     “您的意思是?”王丽紧盯住我。

     我慎言“可能,他知道的太多。”

     “呀!”王丽猛然醒悟,是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