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PUBSWACN"><source id="dWVgbckX"><bdi id="168295"><dl id="AhWIbM"></dl></bdi></source></dir>
  • <thead id="FSGQYX"></thea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抓捕
        “孤没有看到孤的过往……”塔丝丽娅眼里一片黯然。

         “连记忆都读取不了吗?”冯云也不禁微微失望。

         “孤的事汝不用费心,先管好汝本身,这次汝躲不掉了,居然直接寻到汝了,不过孤感觉不了有什么恶意,汝自己灵活应对吧,有孤帮你暂时隐匿,应该发现不了汝的精神波动,切记小心。”塔丝丽娅凝重地吩咐了一二,便慢慢地消失在了精神海。

         “如果塔丝丽娅没有骗我的话,那么应该还没有发现我是脑域者,难道是因为那个SST感官代入器而被盯上的?我看十有八九,毕竟塔丝丽娅说我身边有不少的精神波动,该死!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这才几天,怎么可能那么迅速,交出去吗?可是李姨还在!该死!”冯云心里一阵犯难,手心里全是汗。

         精神海内的意识交流看似漫长,实际上只是转瞬之间,冯云的意识已经回归,推开门,走进了办公室。

         只见办公室的主座坐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国字脸中年人,两道剑眉横在了有神的眼睛上,使他看上去就有一股浩然的正气。

         “冯云同学是吧?来,请坐。”中年人客气地请冯云坐下,言语间带着温和。

         难道那样东西是正府丢的?但是好像又不是来找我麻烦的。冯云心里一阵不定。

         “警官您好!不知道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呢?”冯云战战兢兢地说道,心里一阵没底。

         “哈哈!这位同学,你别害怕,我来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你可以叫我刘警官,放松点。”国字脸男人发出一声大笑,看着冯云紧张得样子,以为是突然被警察找上门的那种不安。其实他哪知道,冯云心里害怕的是会不会被秘密处理掉。

         “好的,好的,张警官!我一定知无不言,我一向是良民啊!”听到这样的因由,冯云一点也没放松下来,结结巴巴地答道。

         “嗯嗯,我知道,我看过你的档案,纪律一直很好,这个我明白。那么,你是怎么认识廖子语的?”刘警官直视着冯云的双眼,徐徐问道。

         “啊?子语?”这是怎么回事?冯云心里突然傻了个眼,但是也松了一口气。一来,这警察果然不是冲着自己来,所以自己暂时还是安全的。二来是为子语高兴,看来她被拐卖的这件事终于得到警察的注意。只是奇怪的是怎么来问他这个路人甲乙,应该直接去问子语啊。

         “刘警官,子语是我昨天天认识的,那时候我看她似乎被什么坏人追着,神情慌张,夜深人静的一个女孩在外又慌忙的跑着,我就帮她藏了起来,然后收留了她一夜,我严重怀疑她被人贩子或者传销组织迫害,然后逃了出来,本来我今天是想带她去报警的,可是我自己要考试,只好打算考完试再带她去找你们的,不过这下可好了,你们自己找过来了,看来你们重视起这个案件了,我看她也很可怜的,所以真希望你们可以保护她。”冯云想起了遇见子语时,女孩脸上的那种无助与惊慌,心里不禁微微发酸。

         “哦!这样啊。那么在说昨晚你们两个是独处的,期间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过?”刘警官的眼里闪过了一丝精芒。

         “奇怪的事?”冯云突然想起了昨晚那充满涟漪的一幕,连忙摇头,“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就是她晚上做噩梦惊醒过来了一下,然后又睡回去了,我看她受到的创伤比较大。”

         “是吗?那好吧,冯同学,谢谢你的配合,现在没事了,你可以直接回家了。廖子语的事我们会接手的了。”刘警官下起了逐客令。

         “那我可以去跟她作个最后的道别吗?”冯云没想到跟子语的离别来得那么快,心里没理由的一空。

         “不需要了,我们的人现在已经过去接她了,你可以走了。”然而刘警官却丝毫没有商量的样子。

         就在这时,刘警官的纳米对讲机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呼叫。

         “队长,目标接近暴走了!我们快控制不住了,请求击杀!”

         “不可妄动!一定要活抓目标!撑着,我现在马上过去!”刘警官神情一片凝重,严肃道。

         “收到!啊啊啊……”对讲机快速地回复里突然夹带着一阵女子的哀鸣传来。

         “子语!”冯云听出了那把熟悉的声音,心中猛然升起了一股火气。

         回头一把拉住打算离开的张警官。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么想把子语怎么样!你么不是警察!”冯云怒目而视,咬牙切齿地问道。丝毫没把进来前塔丝丽娅提过眼前的人比他强大好几倍的警告。

         “小伙子,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廖子语是个危险的人物,前几天发生在石村的命案就是她做的,而且不单只石村,她身上已经背负了几单命案了。你居然和这么危险的人平安无事的呆了一晚,算你运气好。”刘张警官说完便随手甩开了冯云,力气之大让冯云猛退了几步。

         “不可能!难道子语是脑域者!”冯云看着刘警官离去的身影,心里突然蹦出了一个可能性极大的想法。

         “塔丝丽娅!子语是脑域者吗?”冯云立刻想到了塔丝丽娅,她的感知能力是绝对不会错的。

         “说不定,那个女孩是有点奇怪,孤感受不了其的精神波动,但是孤就是觉得奇怪,不过,孤也没感受到其的恶意,也就没提醒汝罢了。”塔丝丽娅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当然她隐瞒了几次感受到了子语身上快速地闪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杀气,毕竟那杀气存在的时间非常短,而且后来确实也没什么恶意,也就不提出来再让冯云徒增烦恼了。

         ……

         “情况怎么样了?”整个学校都被清了一空,而教学楼这里更重重警戒,刘警官来到了教学楼,冲着一个在外围警戒的特警问道。

         “报告队长,目标现在被我们逼到了天台,但是她的状态非常的不稳定,已经接近暴走的边缘了,副队不敢贸然行动,现在只是把她围在了天台。”那名特警敬了个礼,连忙回答道。

         “行,你继续在这里警戒,剩下的交给我。”刘警官翻手就把西装外套脱了,露出了一身特殊的战斗服,拉出一把明显改造过的54式手枪,并换上塞满了一颗颗荧绿色子弹的弹匣。

         “我也要去!”冯云冲到了张警官的面前,被警戒的特警一把揽住。

         “什么人!”特警用乌黑的枪口顶住了冯云的脑门,满面肃杀地问道,大有一言说错便开枪射杀的气势。

         “小伙子,我现在没时间跟你啰嗦!带他下去。”刘警官的耐性似乎也到了极点,挥手就让身边的特警把冯云带走。

         就在这时,楼顶发出一声刺眼的利鸣,声音之中夹带着精神冲击,无差别的精神冲击一下子覆盖了整个教学楼。

         “糟糕!”刘警官也顾不得有冯云这个外人在,一个跳跃便沿着外墙飞踏上了楼顶。

         压制住冯云的特警显然只是普通人,受到冲击后,立刻痛苦地捂着耳朵倒在了地上挣扎,口中白沫不断地涌出。

         “子语!”冯云也受到了精神的冲击,耳朵也一阵难受,不过他心中一动,精神力涌现,护着自己的头部。冲击的刺激一下子就减轻了。冯云咬了咬牙,也飞快的沿着楼梯奔向楼顶。

         天台一片混乱,许多跟刘警官穿着一样特殊战斗服的特警手持95式自动步枪改把一个女孩围在了天台的中央,他们没有被精神冲击一下击倒,而是顶着精神冲击慢慢地收窄着包围圈。虽然他们都可以顶受着精神冲击,只是他们脸上都露出不同程度的抽搐也显示了他们也并不轻松。

         而被围着的女孩显然就是廖子语,只是此时的她满头棕色的发丝不自然地发散飘零,白哲的面容布满着凶狠的杀意,原本墨黑的瞳仁化为无光的血红。她正张开嘴巴发出一波又一波的利鸣。

         “队长!情报出错了!一个低级而且开发脑域不到两个月的脑域者是不可能发出那么强大的精神冲击的!”在现场指挥的副队看到的张警官的到来,急忙地想他汇报。

         “不!她真的只是个低级脑域者,她比较特殊!把人撤回来,剩下的交给我了。”刘警官挥手示意副队把人手撤回来,自己挽起袖子就往子语走去。

         “撤撤撤!”副队指挥者众人解散包围圈。前线的特警收到了命令不禁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虽然受过专业的精神对抗训练,但毕竟还是普通人。一听到命令,赶紧有序地退开子语的身边。

         “小姑娘,不用害怕。我不会算伤害你,只要你肯跟我回局里一趟,我保证你绝对不会有事。”刘警官友善地冲子语说道。

         “不要!我不要!不要靠近我!”子语的语气带着惊慌,并不断地往后退。她慌乱中一抬手,手指直向接近的张警官。

         被手指摇摇锁定的张警官突然感到自己浑身一阵血气涌动,全身的血液仿佛变成了狂怒的野兽翻滚不已,大有一种破体而出的架势。

         “有意思!居然能直接影响人的血液!好霸道的能力,而且还是低级脑域者而已就可以影响到我,真是特殊。”刘警官露出一副兴趣攘攘的样子。他突然大手一握,浑身的气势一震,强横的精神力迸出。在他气势一变的刹那,全身的气血瞬间恢复了平静,再无异动。

         紧接着他挥拳一冲,直接对着暴动的子语隔空就是一拳。

         刚冲向天台的冯云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发出一声惊呼。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