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PUBSWACN"><source id="dWVgbckX"><bdi id="168295"><dl id="AhWIbM"></dl></bdi></source></dir>
  • <thead id="FSGQYX"></thea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双格
        一拳打出,周围的气纷纷围绕着这一记冲拳,宛如实体的气缠绕着发出令人压迫的气势。

         直面对上这一拳的子语仿佛就是直面一块迎面撞来的巨岩,让她产生了一种窒息的感觉。让她全身连动一个手指都要用上百倍的力气。她看到了冯云像她冲来,焦急担心的情绪布满了冯云的整个脸。

         “不!不要看我,阿云!你快走,我不想你看到我这个样子!”子语发出痛苦的哀求,眼里渗出了鲜红的血泪。

         “子语!”冯云顶着刘警官的拳势依旧向着子语跑去。

         “小子!你不要命了!”刘警官见状,反手一收,强行将打出的拳势收回,随即化拳为掌,大山般的拳势随即化为泥沼般的黏稠,缠绕在子语的身上,把她死死地封住在原地。

         拳势一改,冯云顿时压力削减,立马跑到了子语的身边。

         “你没事吧!”冯云担心地问道,可是无形的气仍然缠绕在子语的一米范围内,使冯云根本无法碰触到子语,只能隔空相望。

         “不要看我!你走!不要看我啊!”子语拼命地摇头,把自己的脸庞躲在了纷飞的长发里面。

         “臭小子!你找死!”刘警官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他手下的副队立马把冯云压制在地上。

         “你知道刚才多危险!若不是我收手及时!你早就死了!竟敢用普通的身躯去抵挡我的攻击!把他拉下去,做一个记忆催眠!”显然是极度地愤怒,刘警官说完便立刻示意手下把冯云带走去作处理。

         “呵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看看懦弱的自己,根本什么都做不了,还是我来帮你吧!”就在冯云即将被带走的时候,被气固锁在一边的子语忽然说出了一声怨毒的话语,身上的气息一瞬间改变,变得阴冷无情。

         无光的血红色眼睛忽然将视线转移到了抓着冯云的副队身上。

         “不好!”刘警官怒喝一声,一道无形的气墙随手打出,挡在了副队个冯云二人的身前。

         “啊啊啊!”可是,攻击并没有像预期那样是正面而来,而是从副队的身上爆发而出。副队整个人迸溅出一团团血气,大量的血气从他的毛孔上快速流出,他痛苦地发出哀嚎,并不断地在地上打滚,整个人很快就消瘦下去了。

         “你敢!山憾!”刘警官见到下属受创,不禁恼怒,一下暴起,提腿横踢向子语,沉重如巨岩的气势再现。

         “砰!”显然就是一套练习了很久的制式攻击招式,这一记侧踢堪称完美,踢击带起的重压将子语整个人踢得如炮弹般飞射出去,飞射出去的身影狠狠地撞穿到了天台的一个水池里。碎石铺了一地,水池的水顷刻就流了一地。

         在子语被踢飞后,躺在地上的副队身上的血气才不再外冒,只是他整个人仿佛被脱了水一样,皮肤起皱,头发脱落,呼吸微弱不可闻。

         见识到了子语的危险性,冯云一下子被震惊在了原地。但是脑海里又闪现出子语面对噩梦时的那种惊恐以及无助,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且,刚才子语还不断地叫自己走,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只是说出了那句话后才性情大变的,这绝对是有问题,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

         见自己的属下变成了这般模样,刘警官极其恼怒跟自责,就是自已一时兴起大意所造成的下属受到了如此大的伤害。他挥了挥手,让后面的特警帮重伤的属下做紧急的治疗,以及再次把冯云带下去。

         “子语!子语!”冯云挣扎着往子语的方向望去,开发过脑域的冯云身手绝不比受过训练的特警差,三除两下就挣脱了出来。

         “混账!我没时间再跟你开玩笑了,你这个不要命的小子。”刘队怒火正盛,连冯云一个普通人居然可以逃过特警的擒拿这件事都怒火蒙蔽了而忽略了过去,直接大手一凝,洪厚的气势再现,把冯云死死地压在了地面。

         “滴滴滴!”水池的自来水还在流出,慢慢地带着一丝丝血液也留了出来,染红了碎石,夹带着阵阵的血腥。

         “怎么会这样……”看着子语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面前,冯云大脑一片空白,这是冯云第一次看到亲近之人死在了自己的眼前,心里冲击之大,使他一时停止了挣扎,完全处于失神的状态。

         “不太可能啊。我出手有那么重?”虽然当时处于暴怒的状态下,可是对于自己的出手程度,刘警官也是刻意的控制着,可是眼前的这一幕让他充满了疑惑。

         “我要杀了你!”突然被刘警官用气压制着的冯云发出一声冲天的怒吼,精神力猛然地爆发,一下就挣脱了刘警官压制住他的气,瞬间出现在了刘警官的面前,一拳轰出。

         “嗯!这小子!开发了脑域!”刘警官被冯云的这一举措震惊了,面对如此近距离的攻势,他只能抽臂防御。

         冯云的这一拳被刘警官挡了下来,刘警官一个轻松的后撤就把拳击带来的冲击化开,并与冯云拉开了一段距离。他细细地感应着冯云的精神力,以及看出了冯云对精神力的应用还十分的生疏,不禁松了口气,心里就认定了冯云是刚才因为那一幕带来的冲击刺激下开发了脑域。

         暴露了自己是脑域者的冯云显然不知道刘警官心里所想,但是现在的他除了愤怒之外就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了,眼里都是一片疯狂之色。见刘警官那么轻松就化解了自己的那一拳,他心中杀意更盛,又再一次冲向了刘警官。

         “我要杀了你!额……”冲锋的怒吼赫然被打断,冯云在冲向刘警官的时候,迎面被一股肉眼看不见的势击中,整个人被惯性带起的冲击飞摔了出去,然后被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了面上,才止住了冲势。

         “哼!”刘警官冷哼了一声,缓缓收起了出拳的姿势,看着被自己踩在了脚下的冯云。

         “我……要杀了……了你!”冯云全身痛得在发颤,抖动不已的右手紧紧地抓着刘警官的裤脚。

         “一个愣头青!完全没看清局势,什么都不了解就知道往前冲,像你这样的人,通常是死得最快的。”刘警官呵责着冯云,眼中却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带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神情。

         “我要杀了你……”冯云依然重复着这一句。

         “把这小子带去治疗,然后带到局里。”刘警官转身便走,不再看冯云一眼。

         然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流了一地的血水终于缓缓地流到了他的脚边,转身的时候一脚踏在了地上的血水上,血水飞溅而起,就在这时,异变突起,飞溅的血水顿时化成一道道血芒向着刘警官的大腿射去。

         “哈哈哈!终于,终于抓到你的破绽了!”毁坏的水池一爆而开,子语的身影重现出现,除了嘴角挂着几缕鲜血和衣服破损之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眼里的疯狂更盛,身上的杀意越发地浓烈。

         “什么!”然而她的笑声并没有持续了多久便被自己的一声惊呼打断了。

         只见锐利的血芒在距离刘警官的大腿一甲之距就被一层无形的气阻隔而开,全部被定住了。

         “哼!我堂堂一个中级脑域者岂会再被偷袭第二次,不过因为我自己的松懈也被你们弄了一头灰,看来不认真一点是不行了,就让你们看看中级脑域者跟你们这些刚开发脑域的菜鸟的差距吧!”刘警官敛起了小觑的念头,精神力在急剧的攀升,不一会儿就突破了200索,直到了213索的时候便稳定了下来,全身的气场根本不是刚才可以比拟的。

         “子语!”冯云见到子语安然无恙,不禁大喜,强忍着疼痛就想往子语身边爬去。

         “够了!你这个愣头青,给我乖乖地安静一下!”刘警官声若惊雷,令在场的所有特警都纷纷捂耳面露痛苦。他虚手下压。冯云便感到一股重如山岳的气将他死死地按在了地上,根本动不了丝毫。

         “阿云!住口,杀光他们!不!阿云!杀!”看着被刘警官压制在地上的冯云,子语面上的表情一阵变换,一时痛苦无助,一时阴冷疯狂。

         “你对……子语……做了什么!”冯云身上的压力重如山岳,使他连说话都倍感艰难。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算了,你也已经算是勉强可以知道一些机密的人了,她是个罕见的双重人格脑域者,所以我说过我根本不会伤害她,相反还要保护好她。”刘警官将冯云身上的压力一收,冷冷道。

         “你说的是真的?”冯云只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松,立刻对视着刘警官的双眼问道。

         “哼!以我的实力,要杀她又有何难,还要拖那么多时间,出动那么多人力?一拳就可以把那个姑娘打成肉碎了。”刘警官冷言道,转身又将手掌抬起,摇对子语,他打算尽快将这场闹剧收尾。

         “慢着。”冯云把刘警官抬起的手揽下。

         “你又怎么了!我说过我不会伤害他的!”刘警官眼中喷火,大有想手撕冯云的冲动。

         “不!你出手没轻没重的,我怕你伤了子语,我可以相信你的话,但是现在要交个我来。”冯云不理会刘警官是否同意,看着不远处还在双重人格交战的子语,大步便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