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PUBSWACN"><source id="dWVgbckX"><bdi id="168295"><dl id="AhWIbM"></dl></bdi></source></dir>
  • <thead id="FSGQYX"></thea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女孩
        “吩咐你调查的那件事有什么进展?”依旧是昏暗的办公室,午老头坐在办公椅上,对着倚在墙边的黑麒问道。

         “没什么进展,当时为了追击逃跑的那名漆黑十二夜,我没办法分太多的心,掉落的箱子我只知道掉落的一个大概方向,可是范围比较大,又是人员流动量比较大的市中村。”黑麒依然面无表情。

         “那最近发生的这件事,你怎么看?”午老头吧一叠资料仍在了办公桌上。

         “那件事我有耳闻,发生的地点就在箱子掉落的那个方向,我有点怀疑跟我们要找的箱子有关。”黑麒淡淡地扫了一眼桌上的资料答道。

         “跟我想的差不多,只是正府那边也介入了,这也是个麻烦。正府那边的脑域者也不太好对付。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只想把这件事暗地里处理掉。”午老头眉头深皱,沉凝道。

         “没事,我会小心点的。”黑麒点了点头。

         “你们在聊什么啊?”一把懒洋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不一会儿,门就从外面打开了,在门即将打开的时候,黑麒鳖了一下桌面的资料,资料立刻就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搅成了粉末,然后被一阵风卷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头金发的白色西服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大大咧咧地拉开一张椅子就坐在了午老头的对面。

         “哼!白麟你什么时候可以改一下你这种性格?就不懂先敲门?作为我座下的白色死神,你可不可以给我认真点!上次就是那么懒散的态度就被人入侵道分部里面了!那件事我还没有追究你的责任!”午老头对着懒散的白麟劈头就是一阵骂。

         “哎呀呀!要我变成他那样闷骚的人?臣妾做不到啊!”白麟打了个哈欠,用一口烂白话应付回去。

         午老头被气得一阵无语。

         “没什么事我就退下了。”黑麒显然对这样的情形见怪不怪,快步地离开了会议室。

         “对了,你还没说你们在聊什么啊?是不是关于最近那个疑似脑域者的杀人事件?”白麟对午老头的怒气视而不见,反而饶有兴趣地追问。

         “哼!那件事正府已经插手了,相信他们那边也会出动脑域者的,所以你千万不要去碰。但是我也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做。”午老头没好气地说道。

         “哎!我都听腻了,还不是加紧严防巡查,检视交州市内外来脑域者的动向,不管是哪个势力的驻点机构还是哪个家族的驻点分部都要严密监视,不得松懈。我都听了N次了,你不烦我都烦,一天找我来说好几次,你不烦我都厌倦啊。”白麟翻了翻白眼,不耐烦地嚷道。

         “你知道就好,你做事一点都不认真,我可放心不下。没事了,你走吧。”午老头下起了逐客令。

         “真无趣。”白麟转身就关门离去了,只是嘴里还一直在嘟喃。

         ……

         “应该是这里附近了。”一道白色的人影在夜静人少的巷子里漫步,并时不时停下细细感应,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气息消失了?去哪里了?”白色人影忽然就停足不前,看着面前三条同样狭窄漆黑的巷子犹豫着在思量什么。

         “吱吱吱!”突然在白色人影的身边汇聚了一大堆红色的眼睛,它们紧紧凑拥道白色人影的身边并发出大量的杂声。旁边的一栋房子五楼突然发出了孩子的哭声,然后五楼的窗户很快就亮了起来。借着微弱的灯光,才看清了红色眼睛的真面目,是一群发红了眼的老鼠。它们整齐有序地围着白色人影,似乎在等什么吩咐的样子。

         白色人影见状,低语说了点什么。那些老鼠听后,发出叽叽喳喳的声音便自动分成了三部分,分进了三条不同方向的巷子奔去。

         冯云离开了面店,自己一个在街上胡乱地逛了很久,总算把乱糟糟的心情驱逐了,买了罐啤酒和烤串就回家了。就在他掏钥匙准备打开楼下的大门回去的时候,一席白衣带着点慌乱往他这边跑来。已经是脑域者的冯云身手早已不言而喻,微微闪身就打算躲开那道正在急忙奔跑的身影。

         可是那道身影在经过冯云身边的时候一个踉跄,就要摔倒了。冯云眼明手快,一手就把快要跌倒的人影捞住。

         “喂喂喂!这么窄的巷子不要跑那么快,又没路灯,小心点嘛!咦……”冯云叮嘱上几句,却发现自己捞住的身体上有两团柔软挤压着他的小臂。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个女孩子,一席吊带的白色连衣裙,衬上一束马尾辫子。

         女孩慌乱地从冯云的怀里挣脱出来,脸蛋红红的,秋水般的墨瞳带点羞涩地打量着冯云。

         “这个……,不好意思啊,一时手快,不知道你是女孩子。”一时之间冯云手足无措,也倍感尴尬。

         “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谢谢你了。”女孩低头细语,耳根发红。

         “吱吱吱!”突然一阵鼠鸣慢慢从远处传来,并越来越接近。

         “啊!”女孩尖叫一声,惊乱地扑进了冯云的怀里,推着冯云进了楼道。

         “咔噹!”安全系统把残旧的大门自动关上,楼道里一片黑暗,只剩下两个人拥在了一起。冯云的手紧张得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吱吱吱!”鼠鸣在外面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儿便过去了,外面又恢复成了一片死寂。

         “那个……,市中村是这样子的了,老鼠比较多,不过貌似已经走了,不用担心了。”冯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轻声道。

         “啊!不好意思!”女孩又惊叫了一声,从冯云的怀里钻了出来。虽然在黑暗里看不见她的脸,但也不难猜出她的脸蛋肯定很红。

         “那个,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挺危险的,要不我送你一下?”冯云为了把尴尬消去,轻声问道。

         “我……我没地方可以回去了。”女孩弱弱地说道。

         “啊?”冯云也不知道怎么去回应,一时愣在了那里。什么情况?离家出走?还是被拐卖的少女逃亡记?又或者是仙人跳!

         “那个,我自己走就可以了。”见冯云不语,女孩拉开了门就打算离去。

         冯云这才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如玉的肌肤触感传入手心。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才发现自己的反应有点过激了,冯云立刻松开了手。

         “如果没地方的话,你不嫌弃也信得过我的话就到家将就一晚吧。”冯云明知道昏黑的楼道,女孩不可能看到自己的表情的,但是都不好意思地偏过头不看女孩,难为情地问道。

         “真的可以吗?”女孩怯生生地问道。

         “可以,我就自己一个人租房子住。”冯云答道。心里却想着,一个女孩子家家的那么晚在外面这么慌乱的跑着,又说没有家,肯定是被拐卖逃出来了,今晚收留她一晚,明天还是带她去警察局吧,但万一真的是个仙人跳,也不怕,毕竟自己已经是脑域者了,身手绝不会是那些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那就打搅了。”女孩低头客气道。

         “那就跟我上来吧。”冯云带着女孩就往楼上走去。

         “虽然是乱了点……”一进门,冯云抛下了一句话便飞一般地闪身进入了房间,风卷残云般把一些东西收了起来。只是因为动作太快了,一本封面是一个赤裸了上身的女人在搔首弄姿的杂志不偏不倚地掉在了女孩的脚下。

         “没关系的,是我突然打搅了,我也来帮你吧。”女孩似乎还没看清封面的内容,正要弯下腰去捡。

         “不!”冯云一声惊叫。

         “啊!”女孩紧跟着一声尖叫。

         少倾,简陋的单间里二人再次被尴尬的气氛笼罩了。

         “那个,我还没问你名字呢?我叫冯云,你呢?”冯云率先打破了这份尴尬问道。

         “我叫廖子语,给你添麻烦了。”女孩还是略微低着头,不太敢正视着冯云。

         “没有,没有。对了,你怎么不回家,没有地方可去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从什么传销组织那里逃出来了?不怕,我明天可以带你去报警的。”冯云问道。

         “……”可是子语就是低着头不说话。

         冯云见她那样,心里想可能还没从惊吓中反应过来吧,也就没有问下去了。

         “那个,你先坐坐,那里有啤酒还有我刚买的烤串,你肚子饿就去吃吧。我先去洗个澡。”冯云看她依旧不说话,也有点待不下去了,就慌忙拿了点衣服进了厕所了。

         “啤酒……洗澡……呵呵。”只是冯云没有察觉,在他进厕所的瞬间,子语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气。

         “沙沙沙!”沐浴喷头的水带起朦胧的蒸汽。冯云闭目内视自己的身体,潜意识慢慢地进入了自己的精神海。精神海里弥漫着少量如雾气般的精神力,冯云意识一动,隐约间发现自己的精神海好像存在着一丝异样。

         “砰!”就在这时,浴室的门突然从外面打开,一具裹着毛巾的白哲娇躯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