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回 拳脚相加
    原来苏小丁自从小学五年级起,就开始追过许多同班女生,不是别人嫌他矮小,看不上他,就是被其他男同学横刀夺爱,而自己注定总是那被抛弃的悲剧角色。好不容易穿越回古代,遇到了一个对自己俯首帖耳的丫鬟,没想到这会儿竟然又被别人夺走了。

     想到这里,但凡是个有血性的男人,都没法再忍……

     再加上他和柴荣之前本就有些嫌隙,闹过几句口角。

     又何况他本来就喝多了酒,此时清风徐来,吹在脸上,更加使他迷了心智。他提着扇子,跳过花圃,转身来到了那间书屋的正门,抬起腿来,“砰”的一声响,把那木门一脚踹了开来。

     屋里两人正在聊天,突然见到屋门大开,吓了一跳,又见一人提着一把扇子,醉醺醺的冲进来,指着柴荣骂道:“姓柴的小子!竟敢泡我马子,老子跟你没完!”

     柴荣定睛一看,见是苏小丁,笑道:“唷!我倒是谁?原来是我姑爹的跟屁虫!你擅闯我的书房,不敲门也就罢了,竟还敢破门而入,到底是何居心?”

     “你特么还敢说我是跟屁虫?老子是你姑爹的结拜兄弟,你以后拜他当了干爹,按辈分就要喊我一声叔!鸢儿是我的丫鬟,以后就是我的小老婆,你竟敢调息你叔的老婆,也就是你的婶婶,到底是何居心?”他酒性催发,舌头打结,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大堆。

     “你……你……你是少爷?”

     鸢儿则早就认出了他,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道:“少爷?苏杭少爷?是你么?你怎么会在这儿?”

     苏小丁道:“好鸢儿,就是我,说来话长,让我先料理了这调戏你的小淫贼再说!”

     鸢儿大喜过望,喜极而泣,跑上前来一把搂住苏小丁,哭道:“少爷!果真是你!你……你还活着?自从被抄家之后,鸢儿四下打听,得知你被流放西域,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我……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她说到这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苏小丁被她搂住,闻着淡淡的体香,感受着她柔顺的长发,心中稍慰,道:“好鸢儿,好姐姐,我当然还活着,不仅活着,我还活的好好的呢……所以,不要哭啦……”

     鸢儿抽噎道:“我怎么能不哭,你可知道,自从苏府被抄家以来,鸢儿独自一个人,有多么的孤苦伶仃?受了多少委屈?”

     酒劲上头,苏小丁更加神志不清,恨恨的道:“嗯!我知道,肯定是这个柴荣小贼,整日欺负你,叫你受尽了委屈,你不要怕,我既然来了,就替你铲除了这个祸害!”

     柴荣虽然不明白前因后果,但苏小丁一进来就“小贼,淫贼”的骂个不停,心里也是激起了一通火儿,再加上二人之前就有宿怨,心中大怒,骂道:“什么东西!竟敢在我们柴府如此嚣张!不就是个寄人篱下的跟屁虫么?”

     苏小丁家破人亡,四处漂泊,最忌讳的就是“寄人篱下”这四个字,柴荣之言正好是在他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此时再也不能忍,大叫一声:“鸢儿姐姐,你且闪在一边,看我和这个小贼单挑!”说完单手使劲儿,把鸢儿一把推开。

     鸢儿大惊,连声道:“不!不!不!他不是小贼,他也是少爷……”

     苏小丁哪里还理她说什么?单手提着折扇,迎头就朝着柴荣劈去。

     柴荣见苏小丁拿着一把铁骨的扇子朝自己打来,也不敢大意,往后急撤两步,搬起了身后的椅子,迎空招架。

     说来奇怪,那折扇砍在椅子上,“唰”的一声脆响,椅子竟然凭空断为了两截。

     柴荣大吃一惊,不知这扇子里藏着什么古怪,眼瞅着苏小丁一通乱劈乱砍,扇子所到之处,无论是书案茶杯,毛笔砚台,全都断成两瓣。

     苏小丁手里劈砍,嘴里不停,不住骂道:“你奶奶的柴荣,你以为你是个皇帝就了不起么?就算是皇帝老儿,也不能抢我的老婆!老子今天要除恶惩奸,改写了这段儿历史,叫中国历史上再也没了后周世宗这号人物!”

     柴荣不知他嘴里在说些什么,惊骇不已,只能四处躲避,所幸他也学过三两招武艺,倒也是身法灵敏,每次危险逼近,都能将将躲开。

     忽然见苏小丁一扇挥来,柴荣向左闪在一旁,苏小丁扑了个空,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柴荣瞅准机会,一脚踹出,正好踢在了苏小丁屁股上。

     苏小丁只觉臀上一阵酸疼,身子不由自主,一个狗啃泥,和身扑倒在了地上。

     酒劲儿还未散尽,苏小丁只觉头晕脑胀,眼冒金星,嘴里骂骂咧咧,晃晃悠悠就要爬起身来。眼看着自己那把铁骨折扇竟然插在了地上,便又俯身下去,想把匕首拔出来再砍。

     怎知那扇子却死死的插入地上青砖之中,直没至柄,苏小丁使劲儿拔了两下,竟是纹丝不动,无论如何也拔不出来。

     柴荣见此机会,哪里还会放过?跳起身来,整个人朝他扑来。他来不及躲闪,被柴荣一扑,顺势倒地,柴荣在上,苏小丁在下,两人缠在一块,撕打起来。

     “老子掐死你这小淫贼!”

     “你才是小淫贼,你这个跟屁虫!”

     两个人嘴里互不相扰,身上拳脚相加。柴荣平时虽未学过武艺,但他经常练习拉弓射箭,因而膂力颇大。苏小丁虽然弱不禁风,但是仗着自己年纪略长,虽然被摁在下面,但也不是非常被动。

     两个顽童势均力敌,在地上滚来滚去,拳打脚踢,一架架名贵的家具,都砸的东倒西歪,一本本典藏的书籍,都踩的四分五裂,闹得这古色古香的书房一片狼藉,鸡飞狗跳。

     鸢儿站在一旁,急得哭了出来,想要劝架,又苦于自己力不从心。忽然心念一动,飞快的转身跑出门去。

     苏小丁这会儿又把柴荣压在了身下,一时之间占据上风,笑道:“姓柴的小贼,你现在服了吧?”

     柴荣骂道:“我服天服地,服猫服狗,也不服你这个跟屁虫!”

     苏小丁采取心理攻势,不怒反乐,笑道:“嘿嘿!论武艺箭法,你比不过我郭老大,论文笔才华,你又比不过我,你还有什么好洋洋得意的?真是好笑,哈哈哈……”

     柴荣道:“哼哼!你不过是指点我姑爹做出了一道小词,侥幸过了我姑母的第二道试题,竟然就在这里沾沾自喜,我看你不过是装腔作势罢了!哼!要是我当时在场,保准比你做的词好!”

     苏小丁一边不住撕打,一边嘲笑道:“你这小贼,不过是学了几句四书五经,就敢在这里卖弄风骚!老子最恨你这种花言巧语,四处调戏别人家大姑娘的小白脸,今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算不知道猴儿屁股为什么有那么的红!”

     柴荣冷笑道:“嘿嘿!鸢儿姐姐是我们柴家的丫鬟,我和我家的丫鬟说话,关你何事?你这丧家之犬,还是赶紧滚开的好!”

     苏小丁听了这话,无明业火勃然骤起,此时居高临下,占尽优势,心中暗骂:“你奶奶的臭小子,老子非要把你的脸打开花,叫你在调戏我的妹子!”抬起拳头来,举手就往柴荣鼻梁打下。

     柴荣早就料到他要出手,虽然被压在下面,但双手仍然可以活动,当下右手伸出,在脸前一格,恰好挡住了苏小丁的拳头。紧接着大腿膝盖一顶,苏小丁猝不及防,身子猛的前扑,柴荣伸出左拳,“砰”的一声,正好打在了他的鼻子上。

     苏小丁本想拳打柴荣,怎料反而被对手打中一拳,只觉鼻子一阵剧痛,登时鲜血往下直流,连忙用双手捂住。

     柴荣觅得机会,手上使劲儿,一把将苏小丁推翻在地。

     柴荣站起身来,见苏小丁倒再地上,痛苦的捂着鼻子,已然毫无招架之力,笑道:“我这招叫做‘泰山压顶’,看你是服还是不服!”便抬起右足,要往他的头上踩下。

     苏小丁心念电转:“要是连这九岁的小屁孩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面再在道儿上混?”眼瞅着柴荣一脚踏下,他猛的身子一歪,双手狠命抱住了柴荣支撑在地上的单腿,顺势就往后使劲儿一拽。柴荣猝不及防,仰天就倒,苏小丁抓住机会,纵身而上,大叫一声:“老子这招叫做‘饿虎扑食’,专打淫贼小白脸!”举起手来,照着柴荣鼻子就是一拳。

     柴荣摔在地上,疼痛无比,哪里还有心思躲闪?

     “砰!”鼻子上也是重重挨了一击,瞬时鲜血飞溅。

     苏小丁哈哈大笑,道:“你的鼻子已经被我打歪了,看你今后还怎么调戏别人老婆!”

     柴荣忍着疼道:“你说这话,就好像你的鼻子没有歪一样!”

     苏小丁这才发觉鲜血往下直滴,连忙后退几步,又用手捂住鼻子。

     两人远远相距站开,四目对视,都是各自手捂着鼻子,谁也不敢再先有动作。

     “哈哈,哈哈哈……”二人都觉得对方表情动作十分滑稽,竟然互相嘲笑起来。

     “既然不能用手,那就用脚踢!”苏小丁一边笑,心中念头急转。一想到这儿,抬腿就朝柴荣踢去。

     怎料柴荣也是同样的想法,右腿抬起,朝着苏小丁飞踹而来。

     眼瞅着两人就要互相踹中,突然都觉得脖领一紧,身子腾空,四肢离地,竟然被人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