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回 三箭立威
    只听柴翁又严声责问:“荣儿,还不给贵客赔礼谢罪?”

     柴荣犹然撅着嘴道:“哼!只要这个姓郭的箭法比我准,我就给他赔礼谢罪!”

     苏小丁心中不停碎碎念:“作死么?你竟敢跟郭威用这样的口气说话?你还想不想从他那里继承皇位?”

     柴荣接着道:“如若不然,就滚出我们柴家!”

     “放肆!来人呐,把这顽童给我赶回书房,闭门思过,再也别放出来!”柴翁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

     说话之间,就有两个家丁站出人群,要把柴荣拖走。

     “且慢!”苏小丁猛地大叫一声,众人都惊望着他。

     “嘿嘿!要是不露一手,我们郭老大不就被你们看扁了么?莫说是这区区二三十米的距离,就是百步开外,我家郭老大也能箭不虚发!”

     郭威忙道:“兄弟,不要说大话!”

     苏小丁却在寻思:“柴荣虽称呼郭威姑父,但其实后来认郭威做了干爹。堂堂后周太祖,怎么能被自己的干儿子看不起?要是今天不杀杀柴荣的威风,以后我这皇叔还怎么当?”又扯着嗓子叫道:“而且是三箭连发,箭箭都能射中靶心!”

     郭威笑道:“我兄弟胡说,诸位莫要信他!”

     苏小丁又喊:“要是射不中,这柴府的大女婿,我们就不当了!”

     柴荣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小跑着把弓箭拾过来,递给郭威,道:“这个地方,离那靶心,约莫着就有百步,你来射一个我看!”

     他沉吟片刻,又道:“要是你能射中,我就服你,认你做我姑爹!”

     郭威接过弓箭,面露难色。苏小丁怂恿道:“怕什么!要是不露一手,以后你这大女婿整日被人瞧扁,岂不是太也憋屈?”

     郭威无奈,只得弯弓搭箭,瞄准箭靶,蓄势待发。

     “既然如此,好教诸位见笑了!”郭威谦然道。

     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这铁胎硬弓是打仗专用的强弓,他用起来反而更加顺手。

     “嗖”一支长箭离弦而出。

     众人还未看清,那柄箭就已逼近箭靶,“噗”的一声闷响,箭已射在红心之上!

     还没来得及喝彩,又是一声鸣镝作响,长箭飞出,再次分毫不差,射中靶心!

     “好!”众人一片惊叹!

     郭威斗然大喝一声:“嗨!”臂上神力使出,把那铁弓拉的几欲折断,单手一撒,第三支箭爆射而出,夹带着“呜、呜”的气流声音,射在了靶心之上。

     “砰!”

     众人刚想再次拍手叫好,怎料那支长箭势如破竹,带着一阵爆裂之声,竟然在那箭靶上激射出一个酒杯大小的孔洞,贯穿而过!余势未消,又飞出去几丈之远,才斜着插在了地上。

     众人看了这番神技,都惊呆在了原地,半响说不出话来!

     苏小丁虽然也被这股阵势所震惊,但仍是故作镇定,摇着折扇,斜眼看着柴荣,摇头晃脑道:“古人夸赞李广箭力强劲,说是‘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我家郭老大虽然没有把箭射到石棱中,但也是射穿了箭靶,姓柴的小鬼,你现在见识了什么叫赛过李广的箭法了吧?”

     柴翁却是喜得合不拢嘴,道:“荣儿,看到没有?这就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以后再也不许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柴荣惊的目瞪口呆,心中叹服,吞了口吐沫,过了良久,才缓缓的道:“厉……厉害……”。

     苏小丁笑道:“知道厉害就好!”

     柴荣用鄙夷的眼光瞥着他,道:“我是说我姑爹厉害,又不是说你厉害,你得意什么?”

     苏小丁道:“你既然认了我家郭老大当姑爹,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叔叔,你就是我的侄儿了。我得了这么一个乖巧可爱的侄儿,自然是得意的紧呢!”

     柴荣大怒,又要还嘴。柴翁哈哈大笑,拦着道:“好啦好啦!两个孩子别吵啦!苍天庇佑,使我柴家觅得如此一位文韬武略,文武双全的佳婿!这可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喜事!”

     他思量片刻,又道:“郭公子,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士?快快告诉老朽,我好差车马将你家高堂二老一块儿接至此地,咱们择日不如撞日,尽快让你和我那小女完婚,你看如何啊?”

     郭威听了这话,不喜反忧,心中愧疚,转身朝柴翁深深作了一揖,黯然道:“柴老伯,实不相瞒,我郭威家中父母早已过世,从小就是个居无定所的江湖浪子,四海漂泊,无依无靠。”

     柴翁笑呵呵的道:“这算什么?英雄不问出身,我家闺女看中的,是你的满腔的才华,和一身的武艺!”

     郭威听了这话,更是自愧无地,道:“实不相瞒,郭威实际上是一介粗人,只是会些拳脚把式,过往只读过一些兵书,其实是胸无点墨,并不通晓文采,今日在擂台上比试之时,多亏了我这位结拜的义弟苏小丁暗中提醒,才通过了比试,那箭射雀屏的缘由,以及那首小词,都是他的功劳。”

     “啊?”众人发出一阵错愕之声。

     “这个小孩儿,看着也就十三四岁年纪,不承想,竟然有如此文采?”一群家丁指着苏小丁,纷纷私语议论。

     柴荣侧目看着苏小丁,心中也是惊疑万分,说不出究竟是怀疑,还是暗自佩服。

     苏小丁瞬间成了众人围观的焦点,倒也不显拘束,故意咳嗽了两声,掏出了那把铁骨折扇,在胸前不住挥舞,果真似一个小小文豪一般,心中不住嘀咕:“郭老大也真是老实,要是我的话,就干脆一瞒到底,等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生米煮成熟饭了,谁还管你是不是真的文武双全?”

     管家柴通听了郭威所言,生怕柴老爷责怪他没有选好佳婿,急的直转圈,道:“哎呀!哎呀!我还倒你是个文武全才,怎料你们两个加在一块儿,一文一武,才合伙儿通过了我家小姐定下的那三道试题,这可真是大大的笑话!早知如此,我们还不如选那个牛公子!”

     郭威歉然道:“晚辈欺骗了各位,实在是羞愧无地,后悔不已。这位柴荣小朋友刚才说的对,想我郭威无父无母,一个贫穷浪子,流落天涯,如何配的上柴家大小姐?我二人这就告辞,免得拖累了柴小姐的名声。”

     柴通仍是抱怨道:“你想一走了之?走又有什么用?我们柴家招亲选婿的事儿,早就传遍整个孟州城了,事到如今,我家小姐清誉已毁,你……你……你怎么赔偿?”

     苏小丁看这柴通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有心戏弄他两句,笑道:“这事儿简单,你们柴小姐若是有个妹妹,索性就嫁给我,我兄弟俩一文一武,正好凑成一对儿文武双全的女婿!如此一来,传扬出去,不仅没有辱没你们柴家声誉,反而倒是凑成一段佳话!”

     柴通听了这话,眼前一亮,豁然开朗,喃道:“咦?这好像确实是个两全其美之策,只不过……只不过我家老爷只生了一个闺女,小姐也没有其他姊妹,这可如何是好?”

     苏小丁笑道:“没有小姐,有小丫鬟也行,我苏大才子来者不拒,都统统笑纳了。”

     柴通点头不止,转身向柴翁禀道:“老爷,您看苏公子所说的这个主意如何?”

     柴翁不悦道:“糊涂的老奴!苏公子是和你在说笑,你怎么竟当真了?”

     柴通被骂了一通,这才意识到苏小丁是在调笑他,只能朝他怒目一视,转过头去,愁容满面,抱头思索,怎么也想不出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郭威见自己惹了如此一个烂摊子,心中更是愧疚,略微沉吟片刻,朝着柴翁又是一揖,道:“千错万错,都是我郭某的错!实在对不住了!”牵起苏小丁,转身出门欲走。

     刚转过身来,怎知那柴荣却拦在他俩身前,笑道:“嘿嘿,不许走!”

     郭威奇道:“怎么?”

     柴荣道:“刚才我说了,要是你的箭法比我强,我就认你做姑爹。别看我柴荣年纪小,但我向来最是佩服有真本事的人,也从来说话算话,说一不二。你的箭法十分厉害,我心里仰慕的紧,想让你把浑身的能耐,都教授给我!”说罢撩动衣袖,跪在地上,磕头道:“侄儿拜见姑爹!”

     言下之意,他不但是要拜郭威做师父,还认了他这个姑父。

     郭威瞠目结舌,低声问苏小丁道:“这……这可该如何是好?”

     苏小丁早就料定柴小姐必然会嫁给郭威,从容自若的笑道:“乖侄儿都给咱俩磕头了,你的这个姑爹,我的这个叔叔,想不当都不行呢!”

     郭威愣在当地,进退两难,柴荣翻起身来,朝着苏小丁一撇嘴,拉住郭威衣袖,道:“走!带你去见我姑姑去!”

     柴通急道:“老爷,您看,这到底该怎么办?”

     “哈哈,哈哈哈……”柴翁倒是镇定自若,不住抚着胡须,仰天大笑。

     柴通奇道:“老爷,您为何发笑啊?”

     柴翁乐的合不拢嘴,道:“你们闹来闹去,老朽看在眼里,笑在心里。”

     柴通急问:“此话怎讲?”

     柴翁道:“实不相瞒,刚才你们一回来,老朽就进去问了我那宝贝闺女的意见,她告诉我,她定下的那三道试题里面,最重要的一道,既不是考武艺的第一道,也不是考文采的第二道,而其实是那询问志向和抱负的第三道!”

     “我家小女说啦,这位郭公子胸怀远略,志在天下,正是她想找的意中人选!此时不论郭公子是沿街乞讨乞儿,还是十恶不赦的贼人,她都是非郭公子不嫁啦!哈哈,哈哈哈……”

     柴通听了,喜上眉梢。郭威听了,更是惊喜不已,道:“柴小姐竟如此厚爱,教晚辈如何敢当?”

     柴翁笑道:“这就叫做缘分使然,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拜一拜我么?”

     郭威愣了一下,作揖道:“晚生拜见柴老伯!”

     苏小丁大笑:“还叫什么柴老爷?还不改口叫岳丈大人?”

     郭威恍然醒悟,跪在地上,俯身下拜,长宣道:“小婿郭威拜见岳丈大人!”

     “哈哈哈……”庄园之中,传来众人大笑之声。

     ***********************************

     推荐之后,貌似周点击量少的可怜,可能是因为读者对五代十国历史不太熟悉的原因吧......不过我会坚持下去的,毕竟是把写书当成了一种兴趣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