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回 争风吃醋
    三天之后的夜里,正好是七月初七,七夕佳节。月上梢头,繁星点点,竹影婆娑,暗香浮动。

     柴府院中,张灯结彩,红笼高挂,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好不热闹。

     院落之中,摆满了二三十桌酒席,都是柴家宴请周围乡里乡亲的大排场,此时杯盘狼藉,残羹剩酒,赴宴的乡邻吃完了美味佳肴,都挤到了婚房之外,乐呵呵的观看一帮顽童闹洞房。

     郭威和柴小姐一身红衣,坐在当中,喜笑颜开,满脸充盈着幸福的神色。

     而苏小丁却孤零零的坐在远处的一个台阶上,手里提着一个酒壶,正在自斟自饮,表情苦大愁深,显得十分蛋疼。

     “奶奶的!老子就不该帮郭老大牵线搭桥,撮合这桩婚事!”

     “自从他见了那柴大小姐,就像丢了魂儿一般,再也没空搭理老子了!”

     “这叫做什么?这就叫‘为他人作嫁衣裳’,自己反而成了白眼狼……”

     原来那柴翁十分欣赏郭威,心想择日不如撞日,就匆匆选定了这七夕佳节,宴请四邻,为他两人完了婚事。郭威自从见了柴小姐后,二人如胶似漆,恩爱有加,苏小丁凑在旁边,反而成了一盏亮堂堂的电灯泡。

     还好他以前就颇有些给别人当电灯泡的经验,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就灰溜溜的躲到一个角落,喝着闷酒,独自黯然伤神。

     他孤孤单单,无人问津,借酒消愁,此时已有些许醉意阑珊,把酒壶里的酒往嘴里倒了两下,酒滴断断续续,竟然空了。

     “哎……”

     “今天看了几眼那位柴大小姐,穿上红妆,打扮一番以后,果然是娇艳不可方物,倒是便宜了郭老大……”

     “可叹啊可叹,我苏小丁长了这么大,还从来没谈过女朋友!虽然现在是一副十三四岁的身躯,但其实我的内心也已经是二十多岁年纪了。虽然我的面容十分的稚嫩,当我的内心已经是历尽了人世间的各种沧桑……”

     “再这样下去,我简直是注定要孤独一辈子的节奏……”

     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消愁愁更愁”,他酒性催发,神志恍惚,索性站起身来,手里拎着酒壶,在这柴府大院里四处晃悠,嘴里缓缓哼起了歌词: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样孤单一辈子……”

     柴府大院,虽然不算豪奢,倒也算得上阔绰。苏小丁绕过了厅堂,沿着一丛花圃晃晃悠悠的前行,突然觉得腹中憋胀,原来是喝多了酒水,竟有内急之意。

     “哗啦啦……”苏小丁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绕过了花圃,直接站在一个墙根儿底下,解手起来。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

     突然之间,一阵朗朗的读书声,沿着墙角旁的小窗,飘扬而出。

     这是庄子里的一篇《秋水》,苏小丁倒也读过,心道:“靠!大半夜的,是谁这么配合?老子刚撒了个尿,他就夸我是‘百川灌河’?这也忒是抬举我……”

     他解完手,缓缓提起裤子,又想:“奇哉怪也!这柴府办喜事,都在闹洞房,吃酒筵,为何还有人耐得住寂寞,竟然在这儿读书?”

     他心中好奇,转身来到窗前,用手指蘸了点吐沫,轻轻往那窗纸上一戳,沿着孔洞往屋里瞅看。

     只见屋里灯焰如豆,淡雅古朴,当中是一面宽大的书案,书案上坐着一个男孩儿,手里持着一卷书,正在秉烛夜读,他打量这男孩儿的背影,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柴荣。

     “原来古代也有学霸。外面这么热闹,他却一个人关在屋里读书,也不嫌空虚寂寞冷。”

     “罢了罢了,身为学渣的我表示不能忍,还是找个地方,接着喝酒去也……”苏小丁嘴里自言自语,转身绕过了花圃,晃晃悠悠的想要离去。

     “少爷!这么晚了,怎么你还在读书?”突然一阵铃铛般悦耳的声音,从窗户中传出,苏小丁还没走出几步,就呆在了当地。

     “啊!索性现在也无旁事可做,我就读书来解解闷儿。”柴荣答道。

     “外面张灯结彩,其他的小孩儿都在闹洞房、耍花灯、炸鞭炮,你怎么竟说没有的旁事儿可做?”

     “哦,姐姐有所不知,我素来不喜欢喧闹,就喜欢在屋里独自背书。”

     “既然如此?不如你来默写,我来替你检查,你看如何?”

     “这样……嗯,也好!”

     “嗯,那我来帮你研墨。”

     苏小丁呆在窗外,听着屋里那声音,显然是个女子在与柴荣对话,一颗心脏扑通扑通七上八下,直欲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一般。

     他越听越是起疑,蹑手蹑脚转过身来,跃过花圃,又俯身在窗户上,透过小孔,往里偷看。

     这不看则以,一看之下,竟是大吃一惊,仿佛头顶被一盆冷水灌顶浇下,又仿佛晴空里有一个炸雷在耳畔响起,浑身不住发颤,双手不听使唤,手指一软,提着的那个酒壶不慎滑落,“咣当”一声脆响,掉在了地上。

     “什么声音?是谁?”屋里那女子听见响声,立刻警觉。

     苏小丁心知不妙,忙俯下身子,右手捏住鼻子,尖起嗓子,“喵”的一声,学起了猫叫。

     “哦!估计是只野猫,踢翻了外面的花盆,姐姐不用理会!”柴荣道。

     “嗯!我猜也是呢!少爷,墨研好了,你可以写啦!”

     苏小丁惊魂未定,犹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听里面二人未发现自己,就又缓缓的站起身来,沿着小孔再往里瞧。

     只见书屋里面,柴荣伏案书写,一旁有个绿衣的小丫鬟,肘支在书案上,双手托颐,言笑晏晏,正在俯身看着柴荣写字儿。

     这小丫鬟长得清新秀丽,一双鹅蛋儿的脸,一弯细柳儿的眉,不就是他刚刚穿越到这五代乱世的时候,俏立一旁,陪自己读书写字的那个小鸢儿么?!

     “怎么会是她?她怎么会在这儿?”

     苏小丁狠命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往里瞧,见那柴荣已经默写完了《秋水》一篇,那小丫鬟在书柜里翻出了《庄子》,逐字替他核对。

     对到最后,果然也是只字不差,丫鬟笑道:“少爷果然是刻苦勤奋,竟然也是默写的一字不差呢!”

     苏小丁看了这一幕,见这小丫鬟拿书的动作,说话的神情,与那日自己刚刚穿越时一般无二,此时再也不加怀疑。

     “没错!她肯定就是鸢儿,她怎么成了柴荣的丫鬟了?她明明是我的人啊……”

     “卧槽……我怎么这么悲催?我还整天替郭老大操心,担心他的老婆被别人夺走,怎么自己稀里糊涂的,就已经被别人戴了绿帽子了?”

     又顺眼往里看,见鸢儿与柴荣在屋里谈笑风生,语笑嫣然,二人时不时的耳鬓厮磨,肩头想抵,显得极其温馨亲密。

     而他自己却是流落天涯至今,孤苦伶仃,无依无靠,一想到这儿,悲从中来,心里仿佛打翻了一座油盐铺,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儿。

     “天下的女人都是一个样,水性杨花,朝三暮四!这才多久,就和别的男的好上了!”苏小丁心中愤愤不平。

     “鸢儿姐姐。”又听窗里柴荣问道。

     “干嘛?”鸢儿答话。

     “你刚才替我检查默写,说‘竟然也是默写的一字不差呢’,为什么要说一个‘也’字?难不成,还有别人也会默写这篇《秋水》么?”

     鸢儿听了,蹙起眉头,叹气道:“哎……看少爷默写,倒让鸢儿想起了一个人来。”

     “想起了谁?”

     “想起了我们苏家以前的苏杭小少爷……”

     “哦?就是你以前那个被抄了家的苏家少爷么?”

     “嗯……被抄家的那天下午,鸢儿和苏杭少爷也在书屋里默写,后来吃完饭的时候,苏家的太太见苏少爷神情迷糊,总说胡话,就差鸢儿出去请宫里的太医给他来把把脉,怎料等到鸢儿回来时,府里一片狼藉,不见人影,已经被官兵抄过家啦……”

     柴荣笑道:“这就叫做冥冥之中自由注定,要不是那苏家太太差你出去请大夫,说不定你也被抓走了。后来也就不会被我姑母遇到,招入柴府,成我们柴家的一个小丫鬟了。”

     鸢儿犹然在回忆往事,黯然心伤,没有言语。

     苏小丁在窗外,心里感动:“原来鸢儿姐姐还没有忘了我……倒是我冤枉她了,她一个小姑娘,定是因为苏府被抄了家,无处可去,只能安身在这柴府之中。”想到这里,心里酸溜溜的醋坛子稍稍平复。

     “鸢儿姐姐!”柴荣见鸢儿不答话,又忙转移话题。

     “什么事儿?”鸢儿答道。

     “我打算去丽正书院读书,你跟我一块儿去么?”

     “丽正书院是什么地方?”

     柴荣显得极为兴奋,笑着答道:“说来话长,这丽正书院本已有几百年的历史,早在唐朝开元年间就是中原士子一心向往的求学圣地。当今圣上听了大臣冯道的建议,打算推崇文治,就下旨在洛阳郊外重新开办丽正书院。我听了这个消息,央求我祖父,下个月初一,就要去那里参加考试,若能通过,就可以进去读书了呢!”

     鸢儿道:“原来是皇家办的私塾,那种地方,鸢儿这种丫鬟奴婢为何也要一块儿去?”

     柴荣道:“你能替我研墨,能检查我背书,还可以帮我料理杂事,我读书的时候,离不开你呢!”

     鸢儿笑道:“但是我一个姑娘家,怎么进得去书院?”

     柴荣道:“这简单,你乔装打扮一番,扮作一个小书童,不就能随我一起去了么?”

     鸢儿道:“我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书童?”

     柴荣道:“怎么不像,不但是书童,而且还是个美貌俊俏,貌胜潘安的小书童呢!”

     鸢儿双颊一红,娇笑道:“少爷净是胡说!”

     柴荣举起一只手道:“我柴荣若是有半句虚言,甘愿被雷劈!”

     鸢儿不答话,只发出一阵羞笑的声音。

     “草泥马!柴荣你个龟孙!竟然敢调戏我的妹子!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苏小丁听到这里,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从腰间抽出了那把铁骨折扇,狠命一甩,无形的匕首应声弹出。

     ***********************************

     求大大们收藏~~小弟的书虽然没有金手指,没有争霸,没有后宫种马,但绝对情节曲折离奇,文笔也还过得去,求您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