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回 柴家小童
    苏小丁心道:“这是谁家孩子?怎么如此大呼小叫,一点儿也不知道礼数?”

     还在纳闷儿,就见一个男孩儿快步闯进门来。苏小丁细细打量,见他眉清目秀,丹唇若朱,生的竟是十分周正俊朗,就如观音菩萨座下的善财童子一般模样,年龄也不过八九岁,身高只比自己矮了半头。

     只见那男孩儿走到郭威面前,指着手问:“听说你箭法超群?可以百步穿杨,赛过李广,是么?”

     郭威不知这男孩儿是谁,连忙起身道:“在下的确练过几年箭法。”

     男孩儿又问:“我还听说你满腹经纶,饱读诗书,能作得一首好词?”

     郭威心里有愧,结巴道:“呃……这个么……”

     那男孩儿不等郭威说完,揪住他的衣袖,强行往外拉,一边说道:“走!我要和你比试比试!”

     郭威无奈,只得跟着那男孩儿出了厅堂。苏小丁快步跟出,就见外面是个宽阔的场院,角落里摆一面武器架子,架子上刀枪剑戟无所不有。

     那男孩儿走上前去,拿起了架子上的一把铁弓,对着二三十米开外处的一面箭靶,弯弓搭箭,臂上缓缓用力。

     只见他涨红了小脸,竟硬生生把那铁弓拉了开来。

     苏小丁仔细看那副铁弓,乃是战场之上所用的硬胎弓,而非是平素射箭娱乐时用的普通软弓。这小孩儿比自己年纪小不了几岁,竟然能拉开如此一把硬弓,这臂上的膂力显然是极大,超出了他应有的年龄范围。

     那小孩瞄准了远处箭靶,轻呼一声:“你给我瞧好了!”右手一松,弓弦争鸣,一根长箭如流星般飞出,“嗖”的低响,稳稳的射在了靶心之上!

     郭威赞道:“好箭法!”

     小男孩冷笑道:“还没完呢!”又快速先后搭上两根箭,手起弦落,弓催箭发,两支长箭又是一前一后,双双射中箭靶中央。

     不一会儿的功夫,箭靶中的红心上,就已经斜插着三支飞箭。

     苏小丁吓了一跳:“我的妈呀!这古代的小孩儿原来都这么厉害,老子这么大的时候,还窝在网吧玩LOL呢!这小孩儿是谁?为何这般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臂力,还有这么准的箭法?”

     那男孩儿把弓箭丢在地上,回身走到郭威跟前,得意道:“怎么样?你服不服?”神情之间,显得极其倨傲。

     郭威拱手道:“这位小朋友年纪轻轻,却能拉开硬弓,箭不虚发,郭某自然是佩服,佩服!”

     男孩儿冷眼道:“既然服了,那还不快快离了我们柴家庄园,就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郭威错愕:“为……为什么?”

     男孩儿道:“连我这么个小小的孩童,你都不如,还好意思娶我姑母?”

     郭威迷惑不解,问:“你姑母?你姑母是谁?”

     苏小丁道:“他姑母当然是柴家大小姐了。你这小鬼,怎么如此不讲礼貌?”

     那男孩儿这才注意到苏小丁的存在,转头问:“你又是谁?你比我大不了几岁,怎么竟敢喊我小鬼?”

     苏小丁笑道:“我家郭老大马上要迎娶你家姑母,他今后就是你的姑父,我是他的结拜兄弟,按照辈分,你该喊我一声叔叔,我叫你小鬼,难道有错么?”

     男孩儿一双大眼横眉怒视,道:“你这厮!不要只是嘴上占便宜,要是你也能拉开这道硬弓,我喊你一声叔叔倒也无妨,若是拉不开,你就反过来喊我叔叔!”

     苏小丁佯装没听清,揉着耳朵问:“要是我拉不开这弓,我喊你什么?”

     男孩儿道:“叔叔!”

     苏小丁应声道:“唉!乖侄儿,小嘴儿真是甜!”

     男孩瞬时气红了脸,急道:“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人!我姑母岂能嫁给你这种人?有我在此,你俩休想得逞!除非……”

     苏小丁道:“除非怎样?”

     男孩儿手指郭威,道:“除非他真的是文武双全,不论是文韬还是武略,都能胜的过我一筹!”

     苏小丁笑道:“杀鸡焉用宰牛刀?我都能胜得过你,更别说我家郭老大!”

     男孩儿骂道:“呸!你是哪里来的小贼?竟敢在我柴府如此嚣张狂妄!来来来!我和你比试一下刀剑,谁要是输了,谁就跪在地上,喊对方三声爷爷!”

     苏小丁一只手搭在耳朵后,又问:“喊对方三声什么?”

     男孩儿说:“爷……”刚说到一半儿,突然警觉,怒道:“好你这满嘴流油的贼厮鸟,看我怎么教训你!”

     这男孩儿从小到大都是读的圣人之言,儒家之道,何时遇到过苏小丁这种善打嘴仗的二十一世纪小流氓?此时恼羞成怒,转身拾起了地上的弓箭,拉开弦,搭上弓,指着苏小丁就想射出。

     苏小丁见这小童一进门就无礼至极,故而在嘴上占尽了他便宜,见他火大了,笑吟吟刚想躲闪,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院外传来:

     “荣儿!快住手!就知道胡闹!为何对贵客如此无礼?”

     院门突然敞开,走进一群人来。当中是一个老者,年逾六旬,皓发银髯,拄着一柄龙头拐杖,颤颤巍巍的慢慢走来。四周跟着许多女眷和家丁,那位柴家管家柴通,也赫然在列。男孩儿见状,连忙收了弓箭,垂手侍立,不再言语。

     那老者走到跟前,夺走了男孩儿手中弓箭,气道:“哼!逆子!不好好读书,整日只知道射箭,如今越发骄横,竟然用箭指着客人了!罚你闭门读书,三天不准出门!”

     那男孩儿委屈不已,一双大眼里泪汪汪噙着泪,却又不敢言语,显然对这老者十分惧怕。

     柴通忙走上前来,单手指着那老者,引荐道:“郭相公,这位就是我们柴小姐的父亲柴老爷啦!”

     郭威听了,忙拉着苏小丁上前三步,一起躬身下拜,道:“后生晚辈郭威、苏小丁,拜见柴老伯!”

     那柴翁把弓箭丢在一旁,眯着双眼,不住的把苏小丁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满脸露出疑惑的表情,嘟囔道:“咦?我家姑娘难不成是看走眼儿了?怎么她选的夫婿,竟然如此矮小?”

     柴通忙赶上前来,指着郭威道:“错了错了!老爷,这位才是小姐心仪的郭公子,那位是他的结拜义兄弟苏公子。”

     “哦!我就说呢!”柴翁又抬起头来细细端详郭威,笑着夸道:“嗯,仪表不凡,相貌堂堂,这还差不多!”言语之间,显然很是满意。

     苏小丁听了这话,颇受打击,暗骂:“你奶奶的臭老头,瞧不起老子么?”

     柴翁又转头向那孩童凶道:“荣儿!这是我们千辛万苦招亲选婿,好不容易才选出来的娇客!以后他就是你的长辈,你对长辈无礼,还不快点磕头谢罪?”

     那孩童满脸倔色,道:“哼!说什么招亲选婿,选来选去,也不过是选出了一个沽名钓誉之徒!”

     柴翁责道:“混账!你别再说话!”转头又对郭威笑道:“郭公子千万勿怪,这是老朽的孙儿,名叫柴荣,今年才九岁,因为平时太过娇养,性子有些乖张。他向来和我那女儿的关系最是要好,见她快要出嫁了,故而心中不舍,所以才有如此顽劣的举动。”

     郭威忙见礼道:“怎敢!柴荣年纪小小,却练得一手好箭法,叫人佩服!方才之事,全都是些误会,须也怪不得他。”

     “卧槽!”

     “柴荣?”

     苏小丁这才缓过神儿来。

     “大名鼎鼎的后周世宗柴荣?五代十国唯一一个还算得上贤明的皇帝?怎么是这么丁点儿的一个小屁孩儿?”

     苏小丁看多了评书演义电视剧,在他潜意识里,一直以为柴荣应该是个年近而立的翩翩男子,英明神武的一代帝王,是而对这小童名叫柴荣之事,显得错愕万分,连忙伸出手指,细细的低头掐算。

     “也对!郭威才二十多岁,柴荣九岁,倒也说的过去。”

     “擦,一不小心,我竟然把周世宗给得罪了……”

     “怕个球?我怎么说也算是他未来的皇叔。皇叔数落几句侄子,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想到这里,他又是阿Q精神泛滥,自圆其说,得过且过了。

     ***********************************

     烦请大大们手指轻动,点击下收藏,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