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回 丽正书院
    苏小丁天生胆小,见那李从宣一声令下,这两个本来蠢萌的大个子书童,竟然说翻脸就翻脸,呲牙咧嘴、气势汹汹的朝自己打来,吓的三魂七魄直欲离身而去,慌忙的往后躲闪。

     柴荣却是横眉怒目,大叫一声:“呔!狗仗人势的东西!”挺身跃到了最前面,直面李哼李哈二人!

     眼看着李哼李哈的两双铁拳,就要打到柴荣的那脆弱的小身板儿上,突然听到“铛……铛……铛……”一阵敲锣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有人大喊:“众位参考的士子们!速速来书院广场集合,须有重要事宜宣布,万万不要耽搁……不然的话,误了诸位的前途,只能是自行承担后果……”

     “住手!”李从宣听了那人的喊声,只能喝止住了他的哼哈二将。李哼李哈顿时停住了拳头,又乖乖的回到了李从宣身后。

     柴荣虽然逞强挡在了前面,但也早已被吓得小脸煞白,见两个大汉收手了,这才渐渐平复了忐忑,仍是颤抖着声音,要强道:“哼……有种……有种别走……本少爷和你俩大战……大战三百回合!”

     李从宣冷笑道:“哼哼!就凭你?今天算你们走运!咱们往后走着瞧!”说罢一收折扇,领着李哼李哈朝书院前面的广场走去。

     “我呸!这个李从宣到底是什么来头?神气个什么?”柴荣见人走的远了,才提高了嗓音,大声的发问。

     苏小丁也骂道:“我呸呸呸!管他是什么来头儿!反正不是个好鸟!老子最狠这种富家公子哥,风骚的小白脸!”

     柴荣附和道:“就是!小白脸最可气!都不是好鸟!”

     “他那两个木桩书童,看起来倒是挺乖巧温顺,只不过一凶起来,倒是有点吓人!”苏小丁又道。

     柴荣大笑:“哈哈,你说他俩是榆木脑袋,这也形容的太也贴切不过,哈哈哈……”

     两人骂声连连,相视大笑。

     “咦?你俩不是向来不合拍儿,整天打嘴仗么?怎么这会儿又好上啦?”鸢儿站在他俩中间,突然发问。

     两人本来怀有宿怨,但刚才一同骂战李从宣,不知不觉间竟然志同道合,沆瀣一气,结成了同盟好友,这会儿被鸢儿一语道破,柴荣顿时尴尬,脸上一红,支吾道:“呃……这个么……”

     苏小丁道:“切,很奇怪么?有句话说的好,叫做‘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古人也曾说过‘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我和柴荣是好兄弟,虽然以前有过矛盾,但遇到了这可恶的小白脸,就要兄弟同心,一致对外!”

     柴荣伸出大拇哥,点头道:“你引经据典,引述先哲,果然是比我有学问!只不过你却说错了一句话!”

     苏小丁奇道:“嗯?我说错了哪句话?”

     柴荣道:“我俩不是‘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而应该是‘叔侄阋于墙,外御其侮’!我和你不是兄弟,你是我郭姑父的结拜兄弟,那就是我柴荣的叔叔!我以后就喊你东坡叔叔!”

     苏小丁大笑:“好!柴荣侄子,我们联合起来,一起对抗这个姓李的小白脸!”说罢胳膊搂住柴荣的肩头,两人哈哈大笑,勾肩搭背,一起大摇大摆的朝着书院广场而去。

     鸢儿见他二人竟然因为那个李从宣之事,反而和好了,直看的目瞪口呆,一吐舌头,也跟着快步而去。

     三人跟着人流,转过了几座森严的建筑,又穿过了几株参天的古木,便来到了一个殿前的广场上。

     只见这广场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挤了几百位应试的童生。苏小丁粗略的放眼一看,见他们最大的不过十六七岁,最小的也只有八九岁年纪,果然都是初出茅庐的后起才俊。

     正在四处乱看,突然见广场前面有座雄伟的大殿,殿前有个高高的台阶,有几个官员打扮的人缓步走上了台阶,转过身来面对众童生。

     其中一人显然是个太监,站到最前面,从袖中抽出一道明黄色的玉帛,朗声叫道:“宣读圣旨,众人行礼!”

     广场上乌压压的几百人,听了这话,都赶忙伏在地上,磕头不起,苏小丁也慌忙双膝跪地,竖耳倾听。

     只听那太监宣道:“皇帝诏曰:朕承先皇之志,负社稷之重,夙兴夜寐,殚精竭虑,惟愿天下苍生安泰,江山永世安宁。然自朕有国以来,边陲骚乱,四海未宁,灾荒群起,黎民困顿,每思及此,朕既茶饭不思,寝食难安,忧心如焚,直至鬓角微霜矣。”

     “然当今朝野之中,武将林立,文官不兴,能征善战者颇多,运筹帷幄者实少,朕思其缘由,盖皆因未兴科考,未倡文治,以致天下士子无学识之地,无报国之门也。”

     “故而,朕传令重修丽正书院,以弘文馆大学士冯道为知院,以宣徽北院使冯赟为副知院,兼任主考官,赐御制经史子集,藏书九卷于其中,宣召天下后起之秀,共集此地,学识习政,论道修书。他日苗起成禾,细木成栋,昭昭士子,共同辅佐大唐王朝久世安泰,万载永宁!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童生见太监读完圣旨,齐声长宣。

     鸢儿听的云里雾里,伏在苏小丁耳边,悄声问:“这圣旨上絮絮叨叨,说的是个什么意思?”

     苏小丁道:“圣上是说,他手下的大官儿们多数都是能征善战的武将,但那些会安民理政、出谋划策的文臣却非常的少,所以就决定重开丽正书院,想要培育出一批青年才俊来,帮他治理国家!”鸢儿听完连连点头。

     太监收起圣旨,又道:“有请咱们丽正书院的副知院,宣徽北院使冯赟冯大人讲述科考细则以及后续诸事事宜。”

     说罢,台阶上的众官员里,就有一个身着紫袍的人缓缓走出,朗声道:“本官就是冯赟,明日既要科考了,众位士子待会儿可去前殿的报名处登记。”

     “咱们今天来应试的士子里面,可谓是卧虎藏龙,齐聚了天下所有的青年才俊,其中最是赫赫有名、首屈一指的,当属咱们东都洛阳的李从宣李公子,他可是当今天下少有的盖世神童,五岁便可赋诗,七岁即可题文。”他说到这儿,便把手指向了站在众人最前面的那位翩翩公子李从宣。

     只见李从宣抿嘴直笑,不停的摇着象牙折扇,显得得意洋洋,目空一切。在他四周,这会儿又多了两三个富贵公子打扮的人,围着他不住的夸赞,表情极为谄媚。

     众童生都叽叽喳喳的低声议论。苏小丁纳闷道:“不知道这个李从宣到底有什么背景,竟然连冯赟这么大的高官,都要大拍特拍他的马屁?”

     柴荣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小人得志罢了……”

     只听冯赟接着道:“本官之所以提出李公子的大名,只是想告诉你们,在今天的应考者里面,可是聚集了天下最顶尖的才子,更何况,咱们这科试本来就是百里挑一,竞争极强,故而你们一定要谨慎应对,千万莫要疏心大意,明日一定要拿出最好的状态,参加咱们的科试!如若不然的话,最终花落旁家,你们只能妄自兴叹,蹉跎终生了……”

     冯赟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天,无非都是些鼓励士子的话,大致意思不过是只要考上书院之后,将来学成栋梁之才,朝廷一定会大加录用,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云云。

     苏小丁本就担心自己考不上,听了这些话,只能是心里添堵,索性拉着柴荣和鸢儿道:“与其听他胡扯,不如找个僻静的所在,多去温习一下书籍!”

     柴荣深以为然,三人便一起离了广场,到殿前的登记处报了名,录下了姓氏籍贯。又转身找了个树荫之处,盘膝坐在地上,掏出书卷温习。

     鸢儿挨着苏小丁坐在一块儿,开始还兴致勃勃,笑吟吟的看着他俩读书,过不一会儿竟然犯起了困,脑袋一歪,倚在了苏小丁肩头,酣睡了起来。

     苏小丁本在读书,见鸢儿俏脸如玉,离自己面孔不足寸许距离,虽然扮作了书童,头发都束成了髻角,但仍然掩不住其娇憨可人的神态,不禁心头一热,头脑发昏,不由自主就想朝她那洁白的额头吻去。

     眼看就要亲上,突然想到:“按照先前的赌约,我若是过不了此次科考,柴老爷就不会把鸢儿许给我,就算我现在趁人之危,流氓耍的飞起,也是徒劳白费!”

     一想到这儿,他心头一塞,连忙定了定心神,又拿起书来,想要接着温习。

     怎奈鸢儿细弱的鼻息在他耳畔不住的抚扰,少女身上淡淡的柔香缕缕的传来,仿佛是一头四处乱窜的梅花鹿,闯入了他那本就蠢蠢欲动的心房,此时欲罢不能,欲拒还休,身子好像不受控制了一般,低下头来,又想趁机偷偷亲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