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回 招亲选婿
    苏小丁个子矮小,视线被身前的人阻挡,只能狠命的踮起脚尖儿,不住向那帷幕之后瞭望。只见和着柔美的琴音,帷幕缓缓拉开,居中有一面矮矮的案几,上面架着一把古色古香的焦尾七弦琴,案几后面端坐着一个青色衣衫的女子,撩动着手指,正在缓缓弹奏。

     苏小丁仔细端详那柴大小姐,只见她眉若弯月,腮凝春桃,仪态婀娜,兰质蕙心,端的是个颇为美貌的女子。他见多了21世纪的美女,这古代的美女倒是头一回见,不禁张口就要喊出:“我去!这个妹子不错喂!要是满分是10分,我给她打8分!”

     正要开口赞叹,忽听身后郭威痴痴的喃道:“不料这人世间,竟然有如此美貌的女子……”

     转头一看,就见郭威双目直勾勾的,正在盯着那个柴小姐,仿佛丢了魂魄一般。

     苏小丁心中一塞:“我擦……慢了一步,竟然被郭老大抢先说了!看他这副花痴样儿,显然是看中了这个柴大小姐,既然他看中了,所谓朋友妻不可欺,我岂能再有非分之想?”

     想到这里,他只能收了眼神,定了定心思,又侧耳倾听那女子所弹琴音,但听那琴声时而如珠落玉盘,时而如清涧泉鸣,时而如碧湖秋月,时而如夜雨闻铃,让人听的魂牵梦萦,黯然痴绝。

     远处街市之上,行人听了这美妙的琴声,愈发的凑了过来,把这台子围得密不透风。众人鸦雀无声,悄然无言,不知是在聆听这美妙的琴音,还是被柴大小姐的美貌所吸引。

     过了一会儿,琴声缓缓收止,小鬟又把帷幕拉上,将那小姐遮在了后面,围观众人这才回过神儿来,纷纷夸叹,连连赞扬。一时之间,人群之中,又骚动起来。

     那柴通又笑吟吟的走上台来,示意众人收声,朗声道:“诸位乡亲刚才也已目睹了我家小姐真容,因而只要有年龄合适,未曾婚配,自负有才华的成年男子,都不妨上台一试,只要能通过我家小姐亲自定下的三道试题,这乘龙快婿,就非你莫属了!”

     “选个夫婿,竟然还要解题破闷儿?”

     “三道试题?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大家闺秀,果然净爱搞些稀奇古怪的名堂!”

     围观众人纷纷不住议论纷纷。

     苏小丁听了,忙笑着怂恿郭威道:“郭老大,听到没,你年龄合适,也没有婚配,正好符合他们的条件,赶紧上台试一试!”

     郭威红着脸,连连摇手,道:“不行不行!我一个粗人,哪能配的上人家大小姐?兄弟莫要说笑!”

     苏小丁道:“难不成郭老大是不喜欢这个姑娘?”

     郭威支吾道:“当然……当然是……”他这话答的模棱两可,也不说清到底当然是喜欢,还是当然是不喜欢。

     苏小丁见他害臊,心里暗笑:“没想到皇帝老儿年轻的时候,也曾这么闷骚!”便故意咳嗽一声,道:“既然郭老大如此谦让,那做兄弟的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自个儿上去了!”

     郭威听他要上,心中大急,却又故作镇定的问:“呃……难道兄弟这么小的年纪,也喜欢上了这位小姐?”

     苏小丁大笑:“哈哈!郭老大不要再装了,你要是不喜欢这位小姐,为什么发问的时候,要说一个‘也’字?”

     郭威尴尬而笑:“兄弟,你果然是有许多鬼机灵,为兄的那小心思都瞒不住你。”

     苏小丁道:“既然郭老大喜欢,咱们就上去!你连千军万马都不怕,还怕她的三道试题么?”

     郭威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上,穿着破旧的粗布衣衫,时不时的还缝着几道补丁,窘道:“你看我一身破衣烂衫,就像个庄农的打扮,如何好意思上台?不怕被别人笑掉大牙么?”

     苏小丁道:“怕什么?英雄不问出身!”他看郭威和自己这身打扮,确实有些寒酸,转念间,道:“我有办法了,跟我来!”

     说完拉着郭威,挤出人群,来到了街上的一家成衣铺里。

     “老板,最新最好的衣服,选合身的帮我俩拿两套来,快点!”苏小丁一进门,就扬声大叫。

     成衣铺的掌柜,斜眼一扫,见他俩衣着简陋,就慢腾腾的转身,拿出了两件粗布衣服出来。

     苏小丁道:“谁让你拿这种衣服了?本大爷要绸缎的衣服,能把我俩打扮成公子哥儿的那种衣服,越贵的越好!快快快!快点换来!”

     掌柜道:“那种衣服可贵咧,你有钱么?”

     苏小丁一拍桌子,怒道:“你这老头儿,竟然敢瞧不起本大爷?”转手把钱袋摊开,把那赌钱赢来的一百多两银子显摆给掌柜看,咧着嘴道:“不给你点真货看看,你算不知道什么叫土豪!”

     那掌柜看了这白花花的银子,忙赔笑道:“唷!恕小的眼拙!竟然没看出二位是土财主!”匆匆忙忙的转入了店铺后面,不一会儿的功夫,挑了两件绸缎织就、纹饰华丽的衣服出来。

     苏小丁道:“嗯……这还差不多!”匆忙和郭威把衣服换上,果然瞬时气质不同,成了两个富家公子的打扮。

     苏小丁从腰间掏出了折扇,递给郭威,道:“你拿着这折扇,摇上一摇!”

     郭威接过扇子,依言在胸前摇了一摇,果然是风度翩翩,仪表堂堂,再加上他身材本就魁梧高大,俨然成了一个文修武备的公子哥儿。

     郭威笑道:“兄弟,还真有你的!”

     二人乐的连连大笑,匆忙付了十多两银子,出了成衣铺。郭威心中打鼓,问道:“兄弟,这所谓的选婿招亲,到底是比些什么?”

     苏小丁边走边说:“这柴家既然搭好了擂台,无非就是找几个人,上去比试武艺,你郭老大武功盖世,还怕打不过别人么?只要夺了个头名,那柴小姐见你是个相貌不凡,衣着华丽的公子哥,肯定就倾心相嫁啦!到时候抱得美人归,洞房花烛,胡天黑地,你就偷着乐去吧!”

     郭威听了,红着脸不住呵呵傻笑。

     说话间,就已回到了那擂台前,二人跻入人群,见此时那台上已经站了十多个男子,都是跃跃欲试,摩拳擦掌,显然都是上去准备参加比试。

     苏小丁催道:“郭老大,你也快上去吧!”

     郭威扭扭捏捏:“兄弟,你大哥我打仗的时候冲锋陷阵,杀人流血,都丝毫不惧,但不知为何,遇到这种事情,反而心脏不住乱跳,两腿不停发抖。”

     苏小丁鄙视道:“太怂太怂!要不是我身材矮小,现在的外貌只是十三四岁的年龄,早就自己上去了!你一表人才,高大魁梧,怎么却如此外强中干?”

     “兄弟,‘怂’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要不……要不你和我一块儿上去?”郭威不住央求。

     苏小丁愕然:“这招亲选婿,哪里有两人一起上台的道理?”

     郭威道:“你身材矮小,我就说你是我的兄弟,他们看你是个小孩,谅来也不会多加为难。”

     苏小丁叹气道:“哎!谁叫你是我老大,我是你小弟呢?这泡妞的事,老大既然不太擅长,小弟岂能不帮?”

     郭威大喜,扛起苏小丁,纵身一跃,跳上了那高高的擂台。

     这擂台之上,此时已经满满站了二十几个比试者,苏小丁打眼一看,见这些人有老有少,大都是面目鄙陋,五大三粗的凡夫俗子,显然都是被这柴小姐的美貌所吸引,要上得台来,试试运气。

     转眼间,又看到了应试者里,站着一位白衣秀才,长得眉清目秀,风度翩翩,苏小丁心道:“这些人里,唯一长得有点儿人样的,就只剩这个秀才了。”

     突然台子角落,有一群人不停吆喝,苏小丁转眼望去,不禁偷偷暗笑,只见有四五个男子,正在用肩膀扛着一个肥胖无比的人,往台子上推。

     那胖子少说也有个两百多斤,生的肥头大耳,一身肉膘把他短小的四肢都包裹在了其中,那几个男子使出吃奶的劲儿,才硬生生的把他举上台来。

     “他奶奶的!怎么你们柴家选个女婿,偏要搭这么高的一个台子?有意跟本少爷过不去么?”那胖子上了抬来,吃力的爬起,嘴里乱骂一通。

     管家柴通见了,忙凑上前去,笑道:“这位爷,难不成您也想参加选婿的比试么?”

     那胖子道:“废话!难道不行么?”

     柴通打量了一下他的体型,面露难色,道:“这个……这个……”

     胖子道:“怎么?你是看本少爷的体型身材不好么?那个十多岁的小毛孩儿都能参加,我为什么不能?”他一边说,一边把手指着苏小丁。

     苏小丁忙道:“我不是参加选婿的,我是跟着我家大哥上来观战的!”

     柴通也道:“就是就是,这小孩尚未弱冠成年,当然不是参加选婿的,而是陪他的大哥上来的。”

     那胖子无言以对,只能骂道:“哼!你这老货,竟然瞧不起本少爷?你可知道我是谁?”

     柴通道:“呃……小的不知……”

     胖子转头朝着台下抬他的几个男子道:“告诉他们,本少爷是谁!哼!说出来不吓死你这老头儿!”

     那几个男子异口同声,道:“我们少爷,乃是这孟州府团练吴将军的独子,吴材少爷!你敢不让我们少爷参加选婿么?”

     ***********************************

     文风骚然,更新稳定,前方高能,精彩纷呈,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