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回 赌徒郭威
    这时二人边走边说,已经离了军营,来到了一片原野之上,此时夕阳西下,晚霞如虹。郭威望着远处雄伟壮阔、固若金汤的太原城,迎着丈原之上的飒飒晚风,顿时心中豪气纵横,大声道:“我郭雀儿自幼学武,熟读兵法,视川蜀军如一群犬彘耳!料那孟知祥、董璋鼠辈,焉能是我敌手?”

     苏小丁愕然道:“呃……好吧!郭老大你是英雄豪杰……我苏小丁怎么劝,也是无济于事……”

     郭威转过身来,面容坚毅,眼里放光,把苏小丁扛在肩上,大声道:“好兄弟!我现在就去找个马市,买匹骏马,咱们这就快马加鞭,一同赶去西蜀!”

     苏小丁见苦劝不从,心中无奈,只得点头默许。

     二人离了荒原,进到太原城里,找了马市,买了一匹上好脚力的骏马,又出了太原城门,顺大道一路南下而去。

     苏小丁从来没有骑过马,与郭威同乘,倒也是新奇无比。二人昼夜兼程,风雨奔波,又沿着原路折返,离了太原,绕过了潞州,不一日,已进入了孟州城地。

     这孟州城,即为如今的河南焦作,地处河东之南,距东都洛阳不过几十公里路程。苏小丁见自己重回故地,想起自己前些时日,身披重枷,手带镣铐,被狼狈发配发往夏州的惨状,不禁唏嘘不已,自觉恍如隔世。

     孟州城中熙熙攘攘,人流不息,郭威牵马走在街中,苏小丁坐在马上,只觉腹中饥饿不已,见旁边有个酒楼,肚里馋虫勾引,便道:“郭老大,我肚子饿了,要不咱们吃点酒菜再赶路吧?”

     郭威却是愁容惨淡,从怀里掏出了钱袋,里面凄凄惨惨,只剩下了三两银子。原来他俩一路上大吃大喝,打尖住店,花销不禁,从严县令那里敲诈来的那二十两银子,眼看着就要花光了。

     郭威叹气道:“哎,这还没到洛阳,咱们的钱就要花光了,川蜀离这里还有千里之遥,后面没有了盘缠,咱们怎么还能赶到那里?”

     苏小丁心道:“我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谁让你们古代没有高铁坐呢?”顺势笑道:“郭老大,既然没了盘缠,我看咱们还是别去川蜀打仗了,你看这孟州城如此热闹繁华,不如我俩就在这里游玩一段时间,等他们天雄军班师的时候,我们再前去投靠。”

     郭威惨笑不止,他之前一时冲动,想带着苏小丁快马加鞭,赶去川蜀,直到这会儿才恍然明白,这实在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的想法。

     他牵着马,低着头,失落的走在街中,忽然眼角儿瞥到一旁有个店面,门外面驾着一道儿黑色的小帘儿,帘儿上画着一道儿圈儿,圈儿中间赫然写着一个大大的“赌”字。

     原来是一间赌坊!

     郭威素喜赌博,看到这赌坊,只觉心中亲切无比,掂了掂手中的三两碎银,笑道:“兄弟,哥哥我有办法了!”

     苏小丁还未反应过来,就见郭威快速找了街边一个树桩,拴了马匹,一把将他抱下马来,身影一闪,一溜烟儿窜入了赌坊中。

     苏小丁笑道:“原来郭老大赌瘾犯了,想用这三两银子本钱翻盘,赚些去四川的路费。”他只在电视剧里看到过古代的赌博,心中好奇,只能拍拍屁股,也跟着进了赌坊。

     刚一进门,就见里面挤着不知道多少赌徒,都一撮儿一撮儿的挤作几团,吆五喝六的正在赌博。郭威早已拔开一帮赌徒,夹在了人群中间,大声叫嚷:“让开让开!庄家!让咱也赌上两把!”

     苏下丁走到郭威身后,见赌桌前挤满了人,只能仗着自己身子矮小,从几个赌徒的腋下,钻到了前面。

     他扒着桌角,就见庄家喜笑颜开,正把郭威的三两银子都换做了竹筹,笑道:“既然要赌,先把底钱押上!”

     郭威随众赌徒一同押了底钱,挽起袖子来,抬着胳膊,把骰蛊举过头顶,将里面的六枚骰子摇得哗啦啦作响,猛的大喝一声,使劲儿把那骰蛊倒扣在了桌上。

     众赌徒也纷纷摇了骰子,都把筹码推到当中,有押一两的,也有押五钱的,郭威见自己手里银子太少,心里不太自信,把怀中竹筹取了一根,推到台前,道:“先押五钱银子!”那庄家不悦,道:“叫的这么欢,却押的这么小,真是扫兴!”

     转过一圈,有的赌徒开了骰蛊,见点数不好,就纷纷跑了,郭威心里不甘,索性又跟着押了一两。

     两圈下来,对面只剩下了一个精瘦的赌徒还在台中,他抬起骰蛊看了一眼,干瘪的瘦脸之上隐隐露出一丝诡诘的笑容,就又押了二两银子,问:“你敢不敢跟?”

     郭威心里一狠,道:“吓唬大爷我么?若是胆子小,谁还来赌钱?”便又和他跟了一两。

     那人又押下一两,叫到:“我和你一起开蛊,比大小!”

     郭威正在犯愁自己手里筹码太少,听他要比点大小,心中大喜,慢慢揭开蛊的一条缝儿来,俯身往蛊底观瞧,隐约看到里面有三个骰子是“六”,心中大喜,忙跟苏小丁低声道:“其余三枚骰子里,只要有一枚是‘六’,就能凑成个‘混江龙’,咱们的赢面就十分的大了呢!”

     苏小丁虽没玩过骰子,但他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也经常玩麻将、斗地主、炸金花,也粗略知道其中大致的规则。一听郭威这么说,心里自然是极其高兴。

     郭威朝对面那瘦子大笑一声,道:“兄弟,你输定了!”就一下把蛊全揭了开来。一看之下,大失过望,原来剩余的三枚骰子,一个是“幺”,一个是“五”,还有一个是个红色的“四”,偏偏没有“六”!

     郭威额头直冒冷汗,对苏小丁道:“莫急,只要对面没有四枚同样花色的,就还是咱们赢!”又朝催那瘦子道:“你快点开啊!磨磨唧唧的做甚?”

     那瘦子看了一眼郭威的骰子,两只小眼眯起,一只手乐颠颠的把那骰蛊揭了开来,只见里面六枚骰子,竟有四个都是“三”,组成了一道“雁儿行”,自然是比郭威的三个“六”大。

     瘦子大笑道:“承让承让!你输了!”庄家笑着收了底钱,把桌上剩余的竹筹都推到了瘦子怀里。

     郭威本来仅剩的那三两银子,瞬间只剩下了一两……

     原来早在唐朝,这掷骰子的赌博方式就已然非常盛行。当时与现在不同,共是摇六枚骰子,根据骰子点数的排列组合进行比大小,来定出双方输赢。若是六个骰子都是同一个点数,叫做“浑花”,是最好的一副局,而在所有的“浑花”里面,又以六个都是红色的“四”字最大。而其余的组合,如四个“四”叫做“满园春”,四个“幺”叫做“满盘星”,等等,也是各有称谓。

     郭威见输了许多钱,心里不服,吆喝着再开一局,又把剩下的一两银子全都押上。转过一圈儿,提前开了骰蛊,见六枚骰子花色各一,只有两个“二”是同点,可谓是极差的一个组合,赢面太低,锤头丧气的把骰蛊一推,只得跑了。

     又转了几圈,那瘦子又是赢了,转眼间就已赚了十几两银子。而郭威手中,三两竹筹已然全部输光……

     那瘦子得意洋洋,朝着郭威笑道:“这掷骰子的手艺,全凭手腕上的巧劲儿,你这大汉长得粗壮,伐木犁地尚可,若说玩着细巧的活儿么,还是要看咱的!你这三两银子,咱只能笑纳了,哈哈,哈哈哈……”

     郭威没了银子,赌瘾却是大发,心中又是恼羞成怒,又是意犹未尽,胸口无明业火骤然勃发,“砰”的一声,巨掌拍在桌子上,怒道:“咄!你这厮,莫要小人得志!有没有种借我十两银子?大爷我和你再战!”

     那瘦子先是一惊,转瞬间又笑道:“凭什么?你这穷汉子,输光了钱,就赶紧滚蛋,别在这里影响老爷们玩骰子!”

     郭威本想在苏小丁面前出点风头,用这三两银子赌赢几把,多换些盘缠回来,没料到不但输光了钱,还在苏小丁面前丢尽了颜面,又见这瘦子如此嚣张,心中忿忿不平,手臂骤然伸出,揪住了那瘦子的一只招风大耳,使劲儿捏住,骂道:“瘦厮鸟!我来问你,你到底借还是不借?”

     那瘦子一只大耳被郭威捏住,杀猪般惨叫,伸手在郭威胳膊上乱掰,但无论如何,也撼动不了,那赌场里的庄家见郭威人高马大,杀气腾腾,吓得连连后退,也不敢上来劝架。

     “快说!借还是不借?要是不借,大爷把你这耳朵撕成两瓣!”

     瘦子经受不住,只能连连求饶:“我借我借……你快松手,我借你钱就是……”

     郭威听他服软了,松开了手。瘦子只能满脸委屈,一只手捂着耳朵,一只手拣出了十两银子,借给了郭威,嘴里嘟囔道:“从来没见过如此不讲道理的人……”

     苏小丁看了,心里笑道:“果然是流氓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

     签约了,纪念一下,感谢几位编辑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