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回 乘龙快婿
    牛希济目瞪口呆,满头大汗,如何也想不出,这五大三粗的郭威,为何能做出如此精致典雅、言情并茂的词来。

     “怎么样?酸秀才?郭公子是不是写的比你好?连我这旷世奇才都甘拜下风,你还不知道赶紧低头认输么?”吴材嘲笑道。

     牛希济仍是强辩:“哼!到底哪个写的好,又不是我们说了算的,最终还需要柴小姐评判!”

     柴通早就把三幅词作恭敬的卷了起来,一一递入了帷幕之后。过了片刻,帷幕中递出一张纸条儿来,柴通接了,笑吟吟的走过来,朗声道:“我家小姐看了三位的大作,亲笔写出评词,下面我就来读上一读。”

     众人都竖起耳朵,静静倾听,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上,全场鸦雀无声。

     “第一首词作,吴材吴少爷的‘妹妹坐床头’……咳咳,语境恶俗,文辞粗劣,让人读之欲呕,心中生厌,不能通过!”

     “哈哈哈……”众人听了,又把爆发一阵大笑。吴材尴尬不已,羞的满脸通红。

     “第二首,牛希济牛公子的这首词作,意境雅然,借物喻思,乃是上佳之作!”

     说到这儿,牛希济哈哈大笑:“听到没有?柴大小姐还是更喜欢我的词作!”不住的摇着折扇,显得极是傲然。

     “只不过……”柴通又念道。

     “别急着得意,别人还没说完呢!”吴材听柴管家说“只不过”,连忙抢嘴。

     “只不过……我家小姐还说了,这首词作虽然极好,但韵律与柴小姐不符,并且词意之中,暗含浮躁滥情之意。”

     牛希济听了,面露尴尬,错愕道:“这……这……”

     柴通微微一笑,接着念:“而第三首词作,也就是郭威郭公子的作品,不仅文采飞扬,清新雅致,而且与小姐作品中意暗合,乃是上乘佳作,这第二轮比试,以郭公子之作为头名!”

     苏小丁和郭威听了,大喜过望,相拥庆祝。苏小丁故意绕着牛希济转圈,挥舞着折扇,学着他的口气道:“承让……承让……看来这位柴大小姐,待会儿是要和我家郭公子畅叙幽情,探讨文墨了。”

     牛希济懊恼无比,无言以对,大袖一拂,就欲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去。

     “且慢……”柴通把他拦住道:“虽然这第二轮比试,郭公子是略胜一筹,但我们小姐说了,两个作品都是佳作,都可以进入第三轮比试。”

     牛希济眼前一亮,又重新振作起来。

     柴通道:“二位公子能够通过前两轮比试,就都已经算是文武双全的奇才了,事不宜迟,闲言少叙,下面就由两位来应对那第三道题目。”、

     牛希济寻思:“我看这郭威五大三粗一个莽汉,哪里像是能写出那么精妙的词作来的?刚才定是他走运,才侥幸得胜。这第三轮比试,我说什么也不能输了!”

     苏小丁心想:“我和郭老大一文一武互相配合,又拉出后世的欧阳修前来助阵,才侥幸通过前两轮比试,这个柴皇后为了找个好姘头,果然是费尽心机!不知道这第三道题目,又会藏着什么猫腻儿?”

     柴通看了看郭威,又看了看牛希济,笑道:“见识了前面两道试题,两位定然是在琢磨,我们柴家又会拿出什么稀奇古怪的题目来刁难二位,哈哈,其实不然,这第三道题目,仅仅只需要二位回答一个问题。就请牛公子先来吧。”

     苏小丁暗叫一声:“糟糕!原来是要临场回答问题?这下我可再也帮不了郭老大,只能凭他自己的运气了。”

     牛希济信步而出,道:“那就请柴管家提问吧!”

     柴通点了点头,道:“其实这问题也很简单,我家小姐就想问问牛公子,人生匆匆,不过百年,你这一生的理想和抱负却是什么?”

     牛希济本还以为是什么高深的问题,听了这话,不禁失笑,也不思索,张口便说:“小生此生志向,当然是能与柴大小姐郎才女貌,双宿双栖,只羡鸳鸯不羡仙。二人吟诗作对,切磋文笔,夫唱妇随,举案齐眉,做一对儿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想得美!想得美!想得美!”牛希济每说一句,苏小丁就在心里暗骂一句“想得美!”。

     柴通微微一笑,又转头问郭威道:“郭公子,请你也来回答,你这一生的理想和志向又是什么?”

     苏小丁心里紧绷一根弦,小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暗叫:“这个贼秀才花言巧语,专门修炼嘴上功夫,处处只会调戏妹子,果然是个极厉害的对手!哼!老子平生最恨这种嘴上抹油的小白脸!郭老大啊郭老大,你可千万别脑子犯傻,说你的理想是赌钱和喝酒,不然的话,那顶绿油油、嵌着翡翠的绿帽子皇冠,你可要戴定了!”

     怎知郭威听了提问,也是毫不思索,挺起胸膛,朗声言道:“在下的志向,就是要征战疆场,血洒河山,帮助皇帝一统华夏,肃清夷狄,使四方百姓不再流离失所,枉受战乱之苦!使我中华强盛,不再受北方契丹胡虏的侵扰!”

     他这几句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众人听了,连连拍手叫好!

     “好!果然是伟丈夫,好男儿!”柴通也竖起大拇哥,连连夸赞:“既然如此,二位稍等,待老奴进去询问我家小姐的意思!”转身又钻进了帷幕之后。

     不一会儿,柴通又撩开帷幕而出,喜孜孜的道:“老天有眼,使我柴家终于觅得佳婿!”

     “是谁?是谁?”

     “别卖关子了,柴小姐到底看中了谁?”台下众人纷纷起哄询问。

     柴通大笑:“这乘龙快婿,不是别人,就是这位郭威郭公子!”

     “哦耶!”苏小丁大喜过望,连连欢呼。

     郭威也是激动异常,溢于言表。

     “凭……凭什么?你们要不说出个理由来,何以服众?”牛希济心存不甘,犹自发问。

     柴通笑道:“我家小姐定下的三道试题,第一道考的是武艺,第二道考的是文采,第三道么,则考的是一个人的志向和抱负!我家小姐说了,牛公子虽然满腹经纶,文采藻丽,然而胸无大志,整天只想着抱膝风月,实在非是英雄应所当为。”

     “而这位郭威郭公子,不禁箭法超群,文采飞扬,而且胸怀社稷,志在天下。我家小姐见了他,早已芳心暗许,非他不嫁啦!哈哈……哈哈哈……”

     众人听了,一片欢呼喝彩,牛希济连连嗟叹,只能灰头土脸,转身而去。

     柴通迎上前来,对郭威道:“郭公子既然已经被选定为我柴家的乘龙快婿,何不速速随我们一同前去柴家大院,见过柴翁,也就是你未来的岳丈大人?”

     郭威抱拳深揖,喜道:“既如此,全听老管家您的吩咐!”

     柴通大喜,连忙吩咐下人点燃鞭炮,以示庆贺。柴家早备下了高头大马,让郭威和苏小丁坐了,一路上敲锣打鼓,簇拥而行,后面跟着柴大小姐的小轿,迤逦朝着孟州城郊而去。

     不过半日光景,这柴大小姐三道试题选婿招亲的趣闻,早已传遍了孟州城的街里街坊,百姓都在传说,柴家那位才貌双全的大小姐,终于招得了一位文武双全的佳婿。

     苏小丁不会骑马,和郭威同坐在一匹马上,见前面家丁开路,两旁家奴敲锣打鼓,城中百姓挤在路旁,不住议论纷纷,连声夸扬,自觉春风得意,一时间颇为嘚瑟,仿佛这柴家的乘龙快婿是他自己一般。

     郭威忽道:“兄弟,你不仅救了大哥我的性命,还替大哥牵了如此一桩好的婚事,这番大恩大德,叫哥哥我如何报答?”

     苏小丁忙答:“只要郭老大好,做兄弟的我就开心了,何谈报答之事?”心里却在想:“报答还不容易?只要以后你能封我个王侯公卿当当,让我苏小丁在这五代十国做一个优哉游哉的小土豪,我就心满意足了!”

     郭威道:“哥哥我成了家室,一定也不会忘了兄弟你,将来在战场上立了功业,大富大贵了,也一定帮兄弟你寻一个才貌双全的媳妇儿!”

     苏小丁道:“只要能和郭老大在一起,我苏小丁不找媳妇儿也罢,就算打一辈子光棍儿,也是值了!”心里却想:“一个媳妇儿怎么够?既然是古代,说什么也要三妻四妾!”

     郭威感激道:“好兄弟!有你这句话,做哥哥的我记一辈子!”

     苏小丁笑而不语,心道“你奶奶的!这妹子虽然归郭老大了,但老子却是功不可没。看来我果然是绝世极品大才子、五代十国苏东坡。竟然凭着一腔才华和满脑机智,帮郭老大骗到了如此一个娇滴滴的大媳妇儿,他对我如此感恩戴德,那双后周太祖的大粗腿,老子可是抱的更紧了!”

     锣鼓喧天,热闹非凡,两人边走边说,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离了城镇,转入到了一个诺大的庄院之中。

     家丁引着二人下马进屋,来至厅堂就坐,看茶倒水,时鲜瓜果摆上,柴通道:“请郭公子和这位小朋友,在此稍作等候,我家老爷正在后院与小姐短叙,一会儿就会来此面见二位。我家后厨也正在准备酒宴,与二位接风洗尘!”

     郭威连声道:“如此太过叨扰了。”

     柴通笑呵呵道:“郭公子已是我家娇客,为何还如此客套?”说完转身而出。

     苏小丁品着茗茶,见这柴家大院,宽敞气派,虽然不及他们苏府那样豪奢靡费,但也算得上是大家大户,屋里的杯盏茶几,虽都不是名贵器物,但也都是匠心独具,精致雅然。心道:“嘿嘿,这柴家看起来,也是个当地豪绅,要是我和郭老大能够长久住在这座庄园里,吃喝不愁,闲散度日,倒也是逍遥自在,胜过神仙。”

     郭威却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见左右无人,低声问:“兄弟,刚才的比试,一大半儿的功劳,都多亏了你的帮忙,万一过会儿,那柴家大老爷询问起来,哥哥我一不小心漏了怯,该如何是好?”

     苏小丁寻思:“这确实是个问题,郭老大毕竟不通文墨,要是被别人问住,该怎么回答?”

     他低头思索,正要张嘴回答,忽听院中有一声清亮、略显稚嫩的嗓音响起,远远传来:“听说有人文武双全?竟然能通过那三道试题?我倒要瞧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

     求收藏,求收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