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回 乱世欢迎你
    不一会儿已经奔了回来,这次鸢儿带着他走的是府宅的正门,远远就看到大门外面搭起了几个麻布缝成的帐篷,用几只高高的竹竿儿挑了起来,帐篷外面有一帮人,一字长蛇般,横七竖八的排着长长一条队伍,绵延直至街尾。

     苏小丁仔细看,见这队伍里的人数,少说也得有几百号,都是破衣烂衫,面黄肌瘦,手里要么提着半块摔破了的瓷碗,要么提着缺了口的破壶,拖家带口,三三两两的牵着几个孩童,眼睛都直勾勾的瞅着队伍最前面的那几个帐篷底下。

     他往前走,看到那帐篷底下支着几口硕大的铁锅,下面生着炉火,锅里白雾腾腾,正在蒸煮着不知什么东西,几个家丁模样的中年男子,每人手持一把铁勺,正在锅里不停搅拌。

     其中一个年纪颇长的家丁见他俩过来了,忙点头哈腰,脸上皱纹拧在一块儿,赔笑道:“哟!今儿个少爷怎么有这雅兴,不在屋里读书,竟跑出来探视我们这群下人来了?”

     苏小丁不知如何作答,鸢儿抢着问:“苏福,这会儿老爷在府里么?”

     那苏福答道:“不在,老爷刚才似是有急事公干,匆匆去府衙里了。”

     鸢儿大喜,牵着苏小丁,忙往门里走。他这会儿才看清,那府宅的门洞之上,有一个大大的匾额,上面写着“苏府”二字。

     “嘿嘿!原来我穿越到古代,也还是姓苏,这还真是巧了!”

     正要进门,忽听苏福吆喝一嗓:“来来来!都来吃粥了啊!”那群排队之人听了,一个个激动异常,推搡着要往前挤。

     苏福忙喊道:“别挤别挤!都有份!都有份!”

     苏小丁不懂,遂问:“鸢儿姐姐,他们是在干嘛呢?”

     鸢儿答:“这你都不知道?自然是在给饥民施粥呐,老爷是心慈的大善人,最见不得这群饥民挨饿了!”

     苏小丁远远一看,果然见那锅里的粥刚刚煮开,正值滚热,盛了粥的饥民却不顾烫嘴,蹲在墙角,张口就吃了起来,显然是腹饥已极。

     他奇道:“为什么大唐盛世,却有这么多的饥民啊?”

     鸢儿笑道:“鸢儿没念过书,也知道那大唐盛世,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少爷读的书,难道都变成肚子里的屎尿了么?”

     苏小丁隐隐觉得不妙,又问:“嗯?大唐盛世竟然是上辈子的事了?啊!我知道了,难道现在是‘安史之乱’的时期?”

     鸢儿道:“安史之乱是什么?”

     他急道:“就是,就是安禄山、史思明合起伙儿来造反啊!唐玄宗李隆基、杨贵妃,还有李林甫、高力士!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鸢儿笑道:“呸呸呸!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我当然知道,几百年前的事了!哦……我知道了,少爷欺负鸢儿没念过书,是在绕着弯考鸢儿。哼!我不理你了!”

     苏小丁似被一桶凉水浇头灌顶,寻思:“安史之乱竟然都是几百年前的事了?那现在到底是什么朝代?”

     “李唐王朝,除了安史之乱的时候百姓流离失所,还有什么时候也是这样?”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进了内堂,他越寻思,越觉不妙,道:“姐姐,要不我再来考考你,今年的年号是什么?”

     鸢儿回身叉手,笑道:“今年是天成五年,鸢儿要是这也不知,那也太蠢笨了吧?”

     “天成五年?天成是什么年号?怎么从来没听过,一点印象也没有?”

     他读过《新唐书》,也隐隐约约知道唐代几个皇帝的年号,怎么从来都没有这一个“天成”?只得又问道:“那我再来问你,当今皇上的名字叫什么?”

     古代帝王的名讳是交谈时的大忌,平民百姓不可能随便谈及,鸢儿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这下还真被问住了,只得摇头道:“这个……这个被你问住了,鸢儿不知道。”

     “当然是李嗣源!杭儿,你不好好修习圣人之言,只顾在这里讨论当今圣上的名讳作甚?要是让你爹知道了,非要再痛打你一顿不可!”一个妇人清亮的声音,从内堂竖屏后面传来。

     接着便有一个衣饰华丽的中年女子,从屏后莲步而出。

     鸢儿见了她,噗通一声双膝跪地,不敢言语。

     那妇人责道:“鸢儿!臭丫头!是不是又带着少爷出去厮玩了?”

     鸢儿颤声道:“没……没有……”

     妇人怒道:“又撒谎!”转头对苏小丁道:“哎……杭儿,为娘不是不让你出去,只是方今各路豪强称雄割据,天下刀兵林立,狼烟四起,外面最是混乱危险,为娘只有你这一个孩儿,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爹怎么还活得下去?”

     鸢儿听了,忙替他开罪道:“太太莫怪少爷,都是鸢儿不好,刚才少爷读书读的乏了,鸢儿就带着他出去透了透气,下次再也不敢了!”

     苏小丁听了她俩一句句的对答,呆在了当地……

     他仔仔细细的分析了穿越之后的各种情景,以及方才这妇人,也就是自己现在的娘亲的话语。

     唐国、征兵役、打仗、饥民、天成五年、豪强割据、狼烟四起、李嗣源……

     他大汗淋漓,浑如雨下,心中似有十五只水桶,七上八下的不住翻腾,战战兢兢的得出了一个明显的结论:

     “我擦……原来这里不是人们平时所说的那个唐朝,而是……而是历史上的……后……后唐?!”

     “没错!就是五代十国,梁唐晋汉周里面的那个唐代!”

     “一点没错!李嗣源!晋王李克用的养子,听了手下部将石敬瑭的建议,起兵作乱,从后唐庄宗李存勖手中夺得皇位,在位七年,史上称他为后唐明宗!”

     他恍恍惚惚的,记起了穿越时候在耳畔回旋的那首诗句:

     “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都来十四帝,拨乱五十秋。”

     他定了定心神,稍作总结:自己本来在出租屋里的床上听着袁腾飞讲历史,不知怎么,仿佛是那手机作怪,稀里糊涂的就穿越到了这五代十国的后唐年间,还脱身在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身上,这小孩也姓苏,名字里应该带个“杭”字。

     “我靠!这不是坑爹呢么!”

     “以前看小说和电视剧里面的穿越,别人都是穿个唐朝、宋朝,要么就是明清,了不起穿个乱点的,也是个汉末三国,春秋战国……我倒好,怎么竟然穿越到五代十国来了?”

     “俗话说的好:宁做太平犬,莫为乱世人。我这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怎么竟然穿越到历史上最乱的一个时期来啦!”

     他自幼酷爱历史,却对五代十国这段黑暗、复杂的时期向来嗤之以鼻,认为这个时期,人人自危,良心泯灭,政权交割和朝代更迭之中,充满了尔虞我诈和厚黑学的精神。

     而这个时期的老百姓,更是历史上最惨的,五十多年,神州惨遭涂炭,政权不断更迭,天下黎民,都成了一个个藩镇军阀们政治军事博弈的牺牲品。

     不错,“天子宁有种乎,兵强马壮者为之尔!”这个时代,哪里还有君臣之道,谁来再管圣人之言?只要能保住性命,只要能荣华富贵,谁还顾那“道义”二字。

     “我擦……我这真是倒霉催的……”

     “杭儿,杭儿!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苏夫人见他不言不语,大汗淋漓的只顾发呆,急的连连发问。

     鸢儿道:“夫人,鸢儿今天也觉得少爷甚是奇怪,要么总是发呆,要么就总说些叫人听不明白的胡话。”

     苏夫人听了,更是焦急万分,道:“怎么会这样?好好的孩子,昨天还是活蹦乱跳的,怎么今日就成这样了?”

     鸢儿道:“禀夫人,鸢儿觉得是少爷平素读书太过劳累了,他昨儿个才开始学《诗经小雅》,今儿就已经能把里面的一篇《采薇》默写的一字不差了。鸢儿猜少爷一定是昨晚不知熬夜到什么时辰,才背过的呢!再加上平日里老爷太过威严,我猜定是使坏了脑子,吓破胆儿了。”

     苏夫人凑上来,心疼的把他搂在怀里,急道:“哎呦,老爷也真是的!我就说读书不能急于求成,看把我这心肝儿逼成什么样了?”

     苏小丁见这苏夫人如此慈爱,心中温暖,寻思:“哎,也罢也罢……既然来了,走也走不掉了,还好在这茫茫乱世,还有个这么好的娘亲疼我。”张口道:“娘,您别担心,我没事。”

     苏夫人见他答话,欣喜无比,双手抚摸着他的头,道:“孩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哎……你也不要怪你爹严苛,他身为当朝户部侍郎,又只有你这么一个孩子,自然希望你能学成一番学问,承继父业,将来有一番作为。”

     “等等......”苏小丁听到这儿,心里闪过一丝明亮。

     “纳尼?“

     “刚才我妈说我爹是户部侍郎?没错,户部侍郎!怎么也是个三四品的大官儿吧?”

     “我擦,原来我不止是个富二代,还是个官二代咧!”

     想到这里,他又兴奋起来:“乱世?乱世又咋了!咱再也不是那个悲催的小吊丝了,现在也是算高富……不对……也算是个‘矮富帅’了!”

     ***********************************

     为了写书,小萌新都拼了老命了~求大大们收藏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