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回 马仔不好当
    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苏小丁正是发现了这楼梯狭窄,乃是固守的要冲,可以抵消衙役的人数优势。因此他大声提醒,要郭威冲进庙来,又喊他他拿了青龙偃月刀,居高临下的把守住楼梯口,才使局势瞬间发生了扭转。

     他此时蹲在二楼楼梯口,朝下偷看,见这群衙役狼狈不堪,不禁乐的哈哈大笑。

     陆老六见手下的衙役一个个歪七竖八的倒在台阶上,哭爹喊娘的惨叫,气急败坏的骂道:“一群没用的东西,平时拿着俸禄,吃喝嫖赌,只会逍遥自在,真到了用得着你们的地方了,却又都趴在地上装死!赶紧给我起来,再杀上去!”

     众衙役纷纷道:“他居高临下,手里还有那么沉重的一个武器,任凭谁也冲不上去,你要不信,自己来试!”

     陆老六气道:“一帮小兔崽子,只会长别人威风,灭自己气焰!看老子我来!”便掂了掂手里的钢刀,踢开了台阶上歪着的衙役,迈步爬上楼梯。

     郭威见是捕头亲自上来了,口中暴喝一声,擎起青龙偃月刀,在楼梯间不住挥舞,猛然垂直向下竖劈,刀刃斩在了楼梯上。“嘎啦……”炸雷般一声巨响,楼梯的台阶瞬时被劈开了一道长长的缺口,木屑翻飞,摇摇欲倾。郭威横刀而立,气势恢宏,渊渟岳峙,真如关云长再世一般。

     那陆老六刚爬了几步台阶,见了这般声势,哪里还敢往上?只觉迎面风雷阵阵,翻江倒海,吓得浑身打颤,两腿发软,一个趔趄,脚下踩空,和身摔在楼梯上,两颗门牙砸到了台阶棱角,应声而落。

     他疼的头脑发晕,嘴里嗷嗷惨叫,骨碌骨碌,像个皮球般从楼梯滚落下来。众衙役见了,连连忍俊不禁的捂手偷笑。

     过了好一阵儿,陆老六才哼哼唧唧的爬起来,捧着腮帮子破骂:“一帮小兔崽子,笑什么笑?”他越是骂,嘴中缺的两个门牙越是明显,衙役们见了,更是哄笑起来。

     苏小丁见这陆老六还未出手,就被吓的屁滚尿流,两个门牙磕掉,样子甚是滑稽,也是捧腹哈哈大笑。

     郭威一进门,才知道刚才并非是关老爷显圣,而是这位其貌不扬的小孩儿提醒了自己,见他连连发笑,忙拱手道:“方才多亏了这位小兄弟仗义提醒,不然咱早就被他们逮住了!”

     苏小丁憋住笑,道:“这是我应该做的,郭老兄不用多谢。”

     郭威奇道:“咦?你怎么知道我姓郭?”

     苏小丁一不留神说漏了嘴,只得学武侠小说里的口气,双手抱拳,朗声道:“郭大哥武功高强,天下闻名,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小弟久仰大名,却一直无缘得见,今日方见真容,幸何如哉!”

     郭威见他虽然年幼,说话却甚是仗义,心中喜欢,道:“小兄弟,咱们一会儿再聊,待我先解决了这帮狗腿子再说!”

     说完吸一口气,提起偃月刀,想迈步下楼杀散衙役。怎料刚下了两道台阶,猛然间双眼一黑,脚下踉跄,差点一头栽倒。苏小丁见他站立不稳,连忙走到楼梯口,一把将他搀住。

     原来郭威经过方才一场恶斗,已然使脱了力,再加上胳膊上伤口疼痛,失血过多,这会儿头晕目眩,四肢酸软,因而站立不稳。待略微定了下心神,朝苏小丁会心一笑,示意自己已无大碍。

     他抖擞了一下精神,重新擎起青龙偃月刀,把守在楼梯口,不再往下迈步。苏小丁心里瞧得明白,他已然筋疲力尽,不能再下去和衙役打斗了。

     陆老六手捂门牙,奇痛难当,心中恼火,恨不得把郭威碎尸万段,却又畏于他手中青龙偃月刀的声势,不敢贸然上去抓捕。

     转念间,看己方狼狈不堪,想要率领众衙役撤退,却又心存不甘,同时又惧怕县令大人责问,只得命衙役们手持刀枪,牢牢的守在这楼梯口,以防郭威逃脱。

     一时之间,众衙役守在一楼,进退两难。苏小丁躲在二楼,郭威手持青龙偃月刀,把守在一二楼之间的台阶之上。双方僵在当场,谁也不敢先有动作。

     “姓郭的贼子,你……你你你……你敢下来吗?”陆老六大声问道。

     “不敢!”郭威答的也甚是爽快。

     “你躲在楼梯之上,不敢堂堂正正的和咱兄弟们较量较量,算什么英雄好汉?”

     “那你敢上来吗?”

     “这……这……我……我也不敢……”

     “那你又算什么英雄好汉?”郭威笑吟吟的反唇相讥。

     陆老六气急败坏,喋喋不休的乱骂一通,郭威却不为所动,淡然自若的撕下身上衣衫,包扎好臂上刀伤。

     双方都是进退两难,骑虎难下,竟成了相持之势。

     眼看着关帝庙里的香火渐渐熄灭,青烟缓缓褪散,一两个时辰过去,天色渐渐变黑,而双方还是僵持不下……

     郭威持着偃月刀,守在楼梯口,劳累不堪,但又怕衙役们冲上来,丝毫不敢放松警惕。而楼下的一帮衙役,虽然疲惫,但惧怕郭威偷袭,也不敢贸然坐在地上,只能一个个手持刀枪,屏息而立。

     双方都已精疲力竭,谁都不愿再久耗下去……

     一个小衙役突然心生一计,低声对陆老六说了几句,陆老六拍腿叫好,大喜过望。转头朝着几个衙役吩咐了几句,那帮衙役笑呵呵的转身而出。

     苏小丁从二楼朝下望,不知这帮衙役弄什么玄虚,也想不出好的脱身之策,只能抓耳挠腮的焦急不堪。

     过不一会儿,就见那几个衙役转身而回,手里竟提着各式各样的鱼肉酒菜,一盘盘儿的摆在一楼地上,众人围成一圈儿,张口吃了起来。一时间这关王庙里酒香四溢,美味飘扬。

     一个衙役叫道:“好吃!我长这么大,头一回吃这么好吃的羊肉!”

     另一个大叫:“好酒哇好酒!这上好的汾清美酒,就算是喝得醉死,这一辈子也不枉了!”

     陆老六也扯着嗓子喊道:“兄弟们平日抓捕逃犯,过得都是刀头上舔血的日子,今天索性我来做东,请兄弟们大吃大喝一通,这些美味佳肴,一点都别浪费,都给我张口吃起来!”

     众衙役听了,齐声叫好。然而他们只顾叫嚷,却不动筷子,不碰杯盏,任凭那酒菜的香味,一缕缕的溢满屋中。

     郭威和苏小丁在二楼,折腾了半天,腹中早已饥肠辘辘,馋的口水直咽,却又无计可施。郭威向来好饮酒,这会儿闻着阵阵酒香,恨不得冲下去,把酒瓶夺过来痛饮一番。

     苏小丁道:“郭大哥,你还有力气冲杀下去么?”

     郭威失血过多,腹中饥饿,早已头晕目眩,低声摇头道:“实不相瞒,我现在周身不适,连这青龙偃月刀,都不一定能扛得起来,更别说下去打斗了。”

     苏小丁歉然道:“哎,都是我害了郭大哥,要不是我出这馊主意,咱们也不会被困在这楼上。”

     郭威笑道:“小兄弟哪里的话?若不是你好言提醒,我早就成了他们的刀下之鬼了。”

     苏小丁愁眉不展,看这二楼高约十多米,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从窗户跳出逃生的,心道:“这真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大腿还没抱成,反而和老大一起成了瓮中之鳖。”

     他眼瞧着楼下一盘盘美味佳肴,垂涎直下,心道:“哼!老子当时在苏府里面,吃得那些山珍海味,不比你们这些小菜丰盛?想我那个时候,身旁有丫鬟伺候,吃饭有美女小妾相陪,大块吃肉,大口喝酒,那是有多么的威风?现如今落得这样下场,用21世纪的词汇描述,只能是‘悲剧’二字……”

     楼下衙役还在不住叫嚷:“姓郭的贼子!下来束手就擒吧!你要是乖乖就缚,咱们就赏你口酒喝。”

     郭威嗜酒如命,听到这话,再也忍耐不住,愤然而起,对着苏小丁唱个团揖,道:“小兄弟,多谢你今日相救之恩,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连累于你,我这就下去,跟他们走!”

     苏小丁大惊,寻思:“别啊……你要是被抓了,我以后跟着谁混?”忙起身一把将他拦住,道:“郭大哥,别上当!他们是变着法儿骗你下去!”

     郭威微笑不语,一把将他推开,道:“小兄弟,你与我从不相识,却对我如此仗义,这份恩情,郭威永世不忘。”

     “嘭……”一声闷响,他把那青龙偃月刀掷在木地板上,砸出了一道深深的凹痕,步履蹒跚,沿着楼梯走下,朝众衙役朗声道:“也给我一口酒喝!我跟着你们走就是!”

     苏小丁听了大跌眼镜,心中愕然:“我呸,说的这么大义凛然,搞半天你是馋酒了……”

     那帮衙役见郭威未带兵刃,走下楼梯,纷纷上前,一双双刀剑挨到郭威身上,拽出铁链哗啦啦将他拷住。陆老六狞声奸笑:“本捕头略施小计,你这贼寇果然上当了,哼,你想喝酒?没门!”说罢单手提壶,把那汾清美酒全都倒入了自己的口中

     郭威怒骂:“狗贼,满口谎言!”

     陆老六捂着缺口的门牙,猖狂大笑:“对付你这种杀人逃犯,不使点奸计,怎么能够得手?嘿嘿……哈哈哈……”

     “陆捕头,楼上还有一个人,抓不抓?”一个衙役问道。

     陆老六斜眼看了苏小丁一眼,见他高不及腰,弱不禁风,还以为他是谁家调皮的小孩,到这庙里玩耍,便道:“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儿,抓他做甚?给我把这姓郭的贼子抓到监牢里,好好看守!改日待县令严大老爷审讯!”

     众衙役应声唱诺,牵着郭威,簇拥着走出了关帝庙门。他们折腾了大半天,终于抓住了杀人凶手,一想到可以回去向县太爷复命,都是兴奋异常。

     苏小丁坐在台阶上,目送郭威被人抓走,面色惨淡,心中叫苦不迭:“没想到在这五代十国,想给人做个马仔都这么难?当了还不到半天,老大就被人抓走了……”

     天色渐晚,更残夜漏,远远的街道之上,传来郭威的阵阵破口大骂之声……

     ***********************************

     新人不容易,每天点击量少的可怜,还是希望看书的朋友们收藏一下,帮小酒度过新人期,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