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回 原来是穿越了?
    苏小丁也不知道她说的山谷是哪儿,但这篇《采薇》是诗经里的名篇,他高中的时候就已倒背如流了,顺手提起了旁边的毛笔来,在砚台里面蘸了几下,扑在宣纸上书写起来。

     他哪里会写毛笔字?一个个字有大有小,歪七扭八,形如狗爬。

     鸢儿见他写的字竟然还不如之前,又圭怒起来,提起戒尺道:“少爷!你真不像话!不会默写也就罢了,怎么连字都不会写了?”

     苏小丁头上冒汗,心里发虚,右手不住的微微颤抖,写出的字愈发的草乱。鸢儿气不打一处来,戒尺高举,眼看就要打下。

     此时正好写到:“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艰难的将这篇《采薇》写完,见她要打,忙摇手道:“别打别打!姐姐别打!你先看看我写的对不对?”

     鸢儿停手,转身走到一旁的书柜,取了一部蓝皮线缝的《诗经》出来,翻到了《采薇》一篇,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看。看到最后,竟然一字未错。

     她转怒为乐,笑道:“字写的没长进,不料书却背的过了,老爷知道了,定是十分欣喜呢!”

     苏小丁忙赔笑道:“是是是,这字确实是写的不咋地!关键这是我头一回写,姐姐您多包涵,多包涵。”

     鸢儿听不懂他说什么,只笑道:“哟?少爷今天怎么如此嘴甜,不停的姐姐,姐姐乱叫。平时不是巴不得鸢儿离你远远的么?”

     苏小丁心道:“你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我见犹怜,怎么会巴不得让你离的远远的?”

     鸢儿又笑:“少爷!难道你不想鸢儿带你去上回那个山谷玩玩么?”

     苏小丁忙道:“想啊,当然想去!”

     鸢儿道:“呸!就知道玩!也罢,鸢儿从来是说话算数,不打诳语!”转身走到门口,微微把那雕画的木门儿打开了一道儿细缝,朝外面偷偷瞄看。见左右无人,便连连朝苏小丁挥手,道:“走,趁这会儿没人,快走!”

     苏小丁忙离了书案,来至鸢儿身后,尾随着她朝门外走去。

     穿堂过屋,蜿蜒迂回,时而有青瓦白墙,时而有廊宇芳园,时而有流觞曲水,时而有假山怪石,苏小丁见这是一座甚大的古代宅第,自己只曾在百度图片里,搜索苏州园林,才看到过如此的境界。

     亭台楼阁,钟鸣鼎食,仿佛是到了《红楼梦》里的描绘的大观园中,应该只有大家贵族,才配居住这样的豪奢府宅吧!

     苏小丁惊叹不已,连连发问:“姐姐,这里到底是哪儿啊?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鸢儿回身,手指纵在嘴前,嘘道:“低声!留神被老爷听到了!快点走!”拽住了苏小丁的手,拖着他快步前行。

     苏小丁虽然满腹狐疑,不明自己所处何时何地,但感觉到鸢儿一双滑腻腻的小手,捏住他的手掌,说不出的温柔受用。他从未谈过女朋友,此时初次触碰女子肌肤,倒也是心中痴绝,脸生红晕,也只好顺她心意,跟着她一路而行了。

     鸢儿牵着他,不住穿梭,走出了一道侧门,沿着街市一路而行,不多久又出了城门,走了也就数里路程,钻入了一丛小树林里。

     林中昏暗,小路曲折,又行了一会儿,眼前豁然开朗,竟然是个幽静的小山谷。只见小溪潺潺,莺啼恰恰,万花开遍,姚黄魏紫,一派美景尽收眼底。

     苏小丁感叹不已,喜道:“哇塞!这里真漂亮!姐姐,这是什么地方啊?”

     鸢儿道:“少爷又装傻,明明是你先发现的这地方,上回带着鸢儿来的,怎么现在反而问我?”说罢带着他来至一片花圃之旁,和身躺在了柔柔的绿草地上。

     苏小丁也挨着她躺在草丛中,看着天上白云飘飘,四周花香浓郁,身旁又有这娇憨可爱的小丫鬟相伴,心中微荡,一股莫名的念头油然心生:

     “一路上所见所闻,明明是古代的样子,莫非……莫非我真的穿越了?”

     “不可能!不可能!人世间哪有这么诡异离奇的事?”

     “如果不是的话?为什么我本来一米六的个头儿,现在却只剩一米四都不到了?”

     他现在的躯体,明显是一个年龄十二三岁左右,身形瘦弱不堪的古代少年。

     “记得我刚才是在出租屋里玩手机,听那袁腾飞讲历史,怎么稀里糊涂的就到这里来了?难道是在做梦么?”

     他伸手在自己脸上狠狠捏了一下,疼痛异常……

     “不是做梦!莫非……难道……我的祈求灵验了,真的穿越到宋代来啦?哈哈,哈哈哈……”

     “噗……”鸢儿格格直笑,道:“少爷,你今天真是奇怪,干么要捏自个儿的脸,还在那里不停傻笑?”

     苏小丁转头看她,忙问:“鸢儿姐姐,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朝代?”

     鸢儿一双大眼不停乱眨,长长的睫毛莹莹闪动,奇道:“少爷,今日你是怎地了?为何总是问些奇怪的问题?”

     苏小丁支吾:“呃……我刚才睡了一觉,这会儿头疼的难受,好多事情不记得了……好姐姐,你……你干脆就直接告诉我,当今的皇上是不是姓赵?”

     鸢儿奇道:“赵?不是啊,从来没听说过姓赵的当皇帝啊。”

     苏小丁心里一寒,寻思:“她竟然不知道皇帝姓赵?难道说现在不是宋代?”

     鸢儿又道:“少爷,你是不是睡觉中了风寒,怎么总是说胡话?”

     苏小丁又问:“皇帝不是姓赵,那……那是姓什……什么?”

     鸢儿道:“当然是姓李啊!你不知道么?”

     苏小丁暗中惊道:“啊?姓李?难道……难道不是宋代,而是穿越到唐代来啦?”忙问:“那现在难道是唐朝么?”

     鸢儿连连点头,道:“是啊,咱们就是唐国啊。”

     苏小丁略微失望,转瞬又想:“不过唐代也不错啊!刚才看我家亭台楼阁,深宅阔院,俨然是一个富贵旺族,那我不就是这唐朝的一个富二代么?总比以前在上海,连个工作都找不到,当个小吊丝的好吧?哈哈,哈哈哈……”

     眼瞅着这山谷中景色清幽别致,身旁又有小鬟相伴,确实是比宅在那破旧的出租屋里,自己玩弄手机的光景强了许多。

     “嘿嘿,李唐王朝,太平盛世,有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孟浩然。还有那‘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杜牧,哈哈!‘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我既然来到唐代了,说什么也要认识一下这个杜牧,让他带我去扬州玩玩!”

     想到这里心痒难耐,呵呵傻笑,又忙问:“鸢儿姐姐,我来问你,我叫什么名字啊?还有,还有我爹是谁?他叫什么名字啊?”

     鸢儿见他一会儿手舞足蹈,一会儿又颠三倒四的问这些奇怪的话,心中大骇,蹙眉道:“少爷!你不会真是读书读傻了吧?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苏小丁也意识到自己这么提问甚是古怪,哑然失笑,忙说:“别啊,这里这么好,我还没玩够呢!”

     鸢儿爬起身来,满脸都是疑惑,皱眉道:“不行!你今天有点怪,咱们还是回去吧,不然老爷夫人责怪下来,鸢儿可是担待不起!”说罢伸出手来,拽着他要走。

     苏小丁巴不得她那白白的小手牵着自己,连忙就坡下驴,一把捏住,心中大乐,跟着她又沿原路往回走。

     出了山谷,走至一个村庄附近,远远听见一阵哭喊之声,若隐若现的传来。

     苏小丁好奇,想凑过去看一眼,怎料鸢儿却一把将他拽住,拖着他,俯身藏到了路边的一丛杂草里。

     他趴在地上,见鸢儿屏息静神,大气儿都不敢多喘一口,更是惊奇,透过杂草,举目偷瞄,见远处的村庄尽头,竟有十几个手持刀枪的兵卒,拖着几个村里的庄稼汉,吆五喝六的往这边走来。

     那几个庄稼汉,小的不过十六七岁,老的四五十左右年纪,一个个声泪俱下,痛声哭号。而那群兵卒却是面目狰狞,流氓地痞一般形容,令人见之可憎。

     待过了十多分钟,那群人才渐渐走的远了。

     鸢儿等哭喊声听不见了,才爬起身来,拽着他说:“当兵的又来抓壮丁充兵役了,碰到他们定然没好事情,咱们快点回家!”

     苏小丁起身,又跟着她,两人一路小跑往回赶,他疑惑不解,问:“鸢儿姐姐,他们为什么要抓壮丁啊?”

     鸢儿边跑边答:“明知故问,抓兵役,当然是为了打仗啊!”

     苏小丁又问:“打仗?这太平盛世也要打仗么?”

     鸢儿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喘道:“少爷!莫非你真是读书读迷了心窍?这年头,打仗不是很正常的事儿么?”

     苏小丁心道:“也对!古代打个仗确实是司空见惯的事,唐朝不也是有李靖、徐懋功征讨突厥么?还有薛仁贵征高丽,郭子仪平叛乱,就连诗圣杜甫,都还写过《石壕吏》呢!”

     “无所谓,反正不管他们怎么抓兵役,也抓不到我这富二代公子哥的头上,我是土豪我怕谁?”想到这里,怡然自乐,索性不再多问。

     ***********************************

     啊啊啊~不想玩单机啊~~求互粉,求推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