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持续的高温烘干着地面,蒸发着地上排着长龙的人的耐心,队伍里开始有人小声的嘀咕抱怨,而唐宁此时就排在长长的人龙中间,等待着进入基地的资格审核。

     原来,不是每个人都能随随便便地进出基地,所有想进入基地的人都要登记下自己的特长,异能者优先,然后还要进行身体健康检查以确定进入者没有携带丧尸病毒,整个程序冗长繁杂,而且普通人进入基地还要先上缴三分之二的食物和金钱,不少人为此感到不公而试图讨价还价,当然没一个成功的。许多异能者光明正大地插队,遇到对他们稍微不满的人便亮出拳头,享受一番对方吃瘪又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因此,队伍前进得非常缓慢。

     “砰砰砰!”

     前方传来了拳头砸桌子的声音并伴随着某大汉的怒骂,原本排队排得昏昏欲睡的众人立马醒了,八卦的目光齐刷刷的往前面瞄去:哪个不长眼的熊家伙敢大闹基地审核处啊,真是大快人心呀,啊哈哈哈哈!

     唐宁仗着个子高,竟一眼就望到原来是狼大在大闹审核处,唐宁暗骂一声:草!怎么走到哪都遇到这位不肯消停的人渣!

     此时狼大一手握拳砸桌,把不锈钢桌子砸得如木桌般嘎吱嘎啦响,一副快要散架的样子,另一只手伸着食指指着对面那审核官鼻子大骂:“我是四级异能者,放眼全国,有几个异能者能达到四级的,你们竟然把我拒之门外,不让我进基地!凭什么!你们这群狗仗人势的东西!奴才!愚材!废物!呸!”

     审核官估计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不怕报复,敢对他进行人身攻击的人,也来了脾气似的加入桌子对拍比赛,只是委屈了那摇摇欲坠的桌子了。审核官一边拍桌一边骂:“谁让你不愿意签这个基地进入协议,所有进基地的人都必须签这个协议并遵守协议上所有的内容才能进南城基地,你不签就一边凉快去,少在这里闹事,我管你四级五级六级呢!别碍着后面的人!”

     狼大:“妈的,你这协议上写着不许嫖女人,不嫖这日子怎么过啊!”

     审核官一脸看文盲的样子鄙视着狼大,说:“上面原文写的是不许强|奸|妇女,如果女的愿意用身体换金钱或者食物,基于自愿平等的交易是允许的。”

     狼大理直气壮地说:“如果劳资有金钱有食物,早就自己组建基地了,用得着来投靠你么!如果干女人要花钱和食物,那和不许嫖有什么区别!还有这里写着不许抢劫,不许滋事,不许这又不许那的,日子怎么过呀!?你们就是这么苛待异能者的吗!”

     审核官一脸‘我真是日了狗’的样子闭嘴了,他大概是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无法和这么高级的神经病沟通得来,当务之急还是断绝继续交流,先治疗一下自己受伤的三观吧。

     狼二在旁边拉着狼大低声劝道:“大哥,人这辈子撒得最多的谎不就是勾旬我已阅读并同意上述条款’么,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直接签个名,进城再说。”

     审核官阴测测地“嘿嘿”了两声,把一张打满字的a4纸拍在桌面上,双手从中间往旁边一抹,展平纸张后得瑟地说:“喏,这是我们南城基地的法律,上面详细记载了违反基地进入协议后要受到的惩罚,所以不要想着先混进基地再说,就你这样子,我们有的是机会把你打成筛子,你能完整地进去基地不代表你们还能完整地走出来。”

     狼大大眼一睁,快速扫了a4纸一眼,继续大骂:“卧槽!嫖女人鞭刑一百,没收所有食物;聚众斗殴收监一月,没收所有食物;草!动不动就没收所有食物,这跟抢有什么区别,你们比秦始王还要暴|政,叫你们的最高领导人雷泺将军出来和我对话!”

     审核官这回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白痴!”

     “你说什么!”狼大正要暴起,旁边的三个警卫两把枪一管小型炮立马对准了狼大,审核官用比狼大还嚣张的语调说:“打啊,打啊,白痴,有种你继续打,看你四级异能者的拳头快还是我们的枪快!没种就滚一边去,要不然这枪会走火的!”

     狼大一脸愤愤不平,在战狼四人组的其他成员的拉扯下离开了。

     唐宁:真是大块人心,看来基地治安不错,这我就放心了!

     又排了大半个钟头的队,终于轮到唐宁了,唐宁恭恭敬敬地在进城登记表格上勾选了异能者这一栏,并在旁边备注写道:脑力异能者,然后就把表格交过去了,毕竟后面的那些栏目‘资产有什么’‘食物有什么’‘是否有亲友在城里面’等等,唐宁还真的编不下去,唉,单身穷逼狗的悲哀!

     审核官接过表格看了一眼,然后抬起头用诧异的目光把唐宁从头到脚来回扫描了几遍,问道:“你真的是脑力异能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异能者,你究竟是怎样的脑力异能法?”

     唐宁坦荡荡地直视着审核官的眼睛说:“是的,我是脑力异能者,我的脑袋进化了,比旁人聪明,我能发明和制造更多杀猎丧尸的武器。”然后唐宁恭敬地双手奉上自制的水枪,说:“这是我的作品——装有丧尸爆炸剂的水枪,这水枪是改良版的,能射出五十米的范围,少量的试剂融入水中就可以杀灭一大波丧尸。”

     审核官望着这明显用从垃圾堆里掘来的简易材料东拼西凑出来的,外形连玩具枪都不如的水枪,皱着眉头狐疑地问:“你用这东西杀过丧尸吗?”

     唐宁一噎,沉默了:我能跟你说实话吗?这东西是我刚刚做好的还没来得及测试投产,而且我有过一次非常不愉快的被测试经历,心里阴影面积大得能容一群草泥马开运动会,所以我见到丧尸都躲得远远的,而且你不提醒我,我自己都忘了要测试产品这事了,原谅我第一次作为科研工作者不按流程走也不知道流程,我以前学历史考古的,专业水平有限,吧啦吧啦……

     唐宁的沉默在审核官的眼里就变成了否认,审核官继续问:“既然你身怀如此厉害的武器,你大可以找个不错的团队,至少做个军师什么的啊,为什么你会搞到自己这么落魄的样子,一整条竹竿似的瘦不拉几,你很久没吃饭了吗?还穿得像个难民一样,这不合理呀!”

     唐宁又一滞: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我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求指教。

     审核官语重心长地说:“年轻人!做人要务实!像你这种打着科学幌子的伪科学家,我见多了,光是这个月我就见了不下五个,没有天生的异能,没有资源和食物,又怕死不敢去猎杀丧尸赚取晶核进化自己,就跑来说自己是大科学家,这逼吹的可以的了,不过我可不是那种爱听教授吹牛的大学生,年轻人,回去洗洗睡吧!”说完,审核官站起身来往回走。

     唐宁立马急了,“哎哎”了两声,伸出右手隔着桌子就想抓住审核官的衣袖,结果一把扑空了,那个审核官头也不回,一边往前走一边向后挥挥手:“年轻人,我要交班了,你还是走吧!南城基地不养废人!”

     这个审核官离开不久,下一个审核官就嘻嘻哈哈地上岗了,他抓起桌面上唐宁的进城登记表揉成一团,顺手往旁边的地面上一丢,视线越过唐宁的身体向后喊:“下一个!”

     唐宁身后的人急切地推开唐宁走到桌前,而石化中的唐宁还没来得及消化‘我才被面试了一分钟就被刷了下去!不,连一分钟都不够!尼玛,我从大老远跑来,别说一百块,一分钟都不给我!’的残酷事实,他还想说点儿什么挽回审核官的心,但一眼瞄见旁边那几个正擦着枪的警卫,其中一个还对他轻佻地努了一下嘴巴!唐宁那垂死挣扎无论如何也要进城的心便打消了。

     走了那么长一段时间来到这里,只为一个简单的支撑着他的信念——进南城基地!结果那信念被一种叫做现实的该死的东西轻飘飘地拍散了,唐宁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变得空虚起来,巨大的失落感伴随着一点点的——不甘?!嗯,不甘又能如何。

     唐宁如一只毫无意识的丧尸一样,双眼放空毫无焦距,一副生无可恋死不足惜的样子向前走着,然后他在距离基地门口三十五点六二米的地方看到了一棵高达六十五点一米的大树,别问唐宁为什么能把数据测算到小数点后一位,脑力异能者脑袋里自带目光测算工具,画圆不用圆规,就这么牛逼!

     唐宁一口气手脚并用蹭蹭蹭地爬山了树顶,别问他是怎么做到的,脑力异能者有一个强大的大脑来协调四肢运作,加上日常逃亡练出来的,就这么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