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下一瞬间,雷泺圈起唐宁的腰一把拎起来,喊了声:“跑!”然后迈开长腿向车子方向跑去,他拉开车门把唐宁随意抛了进去,也顾不上唐宁的额头撞在操控台上了,自己则一个翻滚从车顶跃到另一边,拉开车门跳进驾驶室。

     放手刹,挂档,踩油门,雷泺动作一气呵成,车子摇摆着车身飘出草地窜上盘山公路,一台夏利硬是开出法拉利的飙车感觉。

     “自己抓紧扶稳!”才一说完,车子一个右急转弯,唐宁被甩到车窗上,整个脸摊平着贴在玻璃上形成一块嵌着眼睛鼻子香肠唇的大烧饼。望着窗外与车子并排飞行的大蜜蜂,唐宁表示:你丫的下次预警能提前两秒钟吗!

     然而还没等唐宁愤慨完,车子又一个急转弯,唐宁又一次被甩出去,趴在雷泺裤裆上,唐宁被甩得七晕八素的,无意间却发现雷泺座椅的左边别了一把枪,他便伸出右手去拿枪,结果发现枪卡住了,唐宁便把左手也伸过去,以身体趴在雷泺大腿上的别扭姿势,两只手抓着枪柄又是扯又是摇。

     雷泺:“你干嘛!现在不是时候!”

     唐宁:“你脑袋里想什么肮脏的东西!我要拿枪!”

     雷泺快速瞄了眼,腾出一只手在座位旁边的按钮上一按,枪自动弹了出来,唐宁一把接住。

     此时,一只追赶上来的大蜜蜂用身体往车窗上一撞,玻璃咔嚓一声出现了蜘蛛网裂痕,大蜜蜂再接再厉又一撞,玻璃窗砸出了拳头大小的洞,蜜蜂高兴地转着尾针,一个蓄劲准备俯冲进来,然后就被一颗子弹贯穿身体跌落地面,再被车子后轮压成蜜蜂酱,唐宁仰躺在雷泺大腿上双手举着枪,接连对着车窗破洞砰砰砰几枪,搞定了车窗外那几只与车子并排飞行,嚣张着想攻进来的蜜蜂。

     雷泺:“goodboy,你已经学会用枪了,还打得挺准的,外面就交给你了。”

     唐宁:“你不也是丧尸吗!为什么你也跑!你下去和它们好好谈谈,我们帮它们把蜂巢安回树上去,道个歉握个爪言和吧!”

     雷泺:“我只能和有晶核的高级丧尸交流,和这些低级丧化动物昆虫等无法交流,它们数量那么多又暴躁富有攻击性,我一下车就被它们咬成渣了,不逃我傻啊!何况我觉得他们攻击我们不纯粹是因为我们毁了它们的巢,而是因为我们抢了他们守护的晶核,我猜是那晶核让蜜蜂变异的,毕竟昆虫变异的情况不多见,变异成体型大这么多倍这么强悍的从没听说过。你觉得我们即抢了人家的圣物又毁了人家的巢穴,这仇这怨能坐下来谈么?别说握爪了,跺爪都不管用!”

     唐宁:“这么严重?哎哎,刹车,前面急转弯,你别当你还是末世前的富二代官二代在玩赛车玩得那么潇洒,这只是台夏利!不耐撞的夏利!这么窄的山路不能玩漂移!”

     “我知道!”雷泺狂踩刹车脚踏,可惜车子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雷泺暗骂了一声:“*!”,关键时候刹车失灵了。

     车子依旧保持着夺命狂奔的速度撞向公路的护栏,车头在碰到水泥护栏的瞬间被压扁解体,形成一块块钢板飞向后方,水泥护栏也被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出一个缺口,车身凌空飞出公路再坠落山体。

     千钧一发的瞬间,雷泺双手绕过来抱住唐宁的头部,身体从驾驶位上一跃到副驾驶位上,横插在唐宁和汽车操控台上,以与唐宁面对面的姿势,为唐宁充当着人肉汽车气囊。

     唐宁只觉得身体一阵凌空失重,然后雷泺的俊脸就在自己面前放大,紧接着车身沿着悬崖翻滚撞击着跌落山体,无数嶙峋的怪石扑面而来又向后飞掠过去,其中一块巨石的撞击直接把整个车顶掀翻,车身内一下子光亮了很多,在这之前,雷泺用力把唐宁的头部按在自己怀里,然后唐宁就听到雷泺一声闷哼以及金属重击骨头的声音,紧接着就看见翻滚向后的车顶,借着突然而来的光亮,唐宁看见雷泺后面的西装全被刮破了,露出一道道深深浅浅的伤痕,唐宁正想说些什么,然后“咚”的一下,整一辆车子带着二人没入悬崖底的水潭中。

     毫无防备地,水从鼻子耳朵里快速涌了进来,唐宁想呼吸,但已经来不及了,肺部受到缺氧和水压力挤压的双重折磨,这痛楚比曾经受过的水刑真实剧烈多了,唐宁挣扎着手脚乱蹬,奈何身体被车身带着一路往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透着阳光的水面离自己越来越远,自己坠入水底无限的黑暗中。

     “嚓”身旁轻微地机械响动,是雷泺为唐宁解开了扣着的安全带,唐宁的身体终于脱离了车身,被雷泺带着往上游,然后雷泺的俊脸又一次近距离放大,并且唇瓣堵上了唐宁的双唇,那是一个霸道又炽烈的吻,夹杂着空气的单方向输送,这一吻吻得如同生命中最后一个告别,赌上所有的力气和感情,似乎要让你无法忘记我,即使以后世事变迁,沧海桑田。

     唐宁傻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前面的人发呆:他在干嘛?抓着一个落水的男人强吻,当自己美人鱼么?

     雷泺握拳捶了唐宁右胸一下,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说:笨蛋!呼吸!

     唐宁被捶得嘴里冒出了一串气泡,但好歹找回自己呼吸的节奏。

     雷泺借机绕到唐宁背后,圈着他的脖子拽着他往上游,期间,雷泺又给唐宁嘴对嘴渡了一回气,唐宁不得不感概:雷泺肺活量真好,一个人吸气两个人用气,还是因为他作为丧尸可以不呼吸?嗯,改天得问问。

     “哗啦~”雷泺和唐宁同时从水面冒出头来,雷泺狠狠地甩了下头发,继续拽着唐宁往岸边游去,唐宁咳嗽了几下咳出几口水,然后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他仰躺着身体配合着身后的雷泺划着水,眼睛则盯着上方湛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一种劫后余生的快感从心底升起来:妈的,回去可以写一部狗血剧本,我男人求婚不成,扔了戒指与我双双跳崖殉情,结果跌入深潭里,我们在水底一番深情对望缠绵kiss,然后一起仰泳享受阳光温和的正午时光,嗯,太恶寒编不下去了,反正我命硬就是了,还有,下次出门一定要备点杀虫喷雾剂放车上,丧尸敏感型的那种!

     当南城基地守门的士兵漫不经心地打开基地大门时,个个都吓了一大跳,他们永远英明神武威风凛凛气质卓然的雷将军此刻正黑着一张扑克脸,身上全是深深浅浅的伤痕,伤口还有种泡得发白的感觉,而他本人正用一种瞪谁谁不孕的眼神瞪着众人,而被雷泺搂在怀里的唐宁耷拉着一张小可怜脸,发梢间还不经意地藏了一条小水草,他身上披着一件比他身体大一号的黑色西装,西装上全是划痕和破洞,这感觉,就像两个帅帅哒的要饭的。

     士兵结巴着说:“雷,雷将军,需要我给你联络专用车吗?”

     刚走出两步的雷泺唰的一下转过头说:“别自作聪明!我不是雷将军,不需要什么专用车!你今天没看见我从这里走进基地,雷将军很忙的!他今天一整天都待在基地内部没出过门,知道没有!”

     这恶狠狠的眼神,这咬牙切齿的口吻,令士兵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知,知道了,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今天没放过任何人进来。”

     “哼!”雷泺转过头搂着唐宁的肩膀继续往前走:三年来第一次这么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