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最后唐宁被反锁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了三天禁闭,在这三天里雷泺只给唐宁投喂少量白馒头,弄得唐宁双眼冒光走路虚晃,说话也不利索了,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唐宁肾虚了。

     第四天刚出狱,唐宁坐在雷泺房间里的餐桌边上一阵风卷残云,前面所有的盘子都被舔了个底朝天,当把第18只盘子垒在右手边形成一小栋碟楼时,唐宁舔了下嘴边的米粒,大叫一声:“还有吗?”

     坐在对面的雷泺泰然自若,显然是对唐宁这副小怪物般超大饭量又粗鲁无礼的进食场面见怪不怪,他一手夹着红酒杯轻轻摇晃着,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桌上翻着报纸,说:“你饿了几天突然暴饮暴食对胃不好,今天就先吃这么多吧!出来以后就要洗心革面好好做人,一会儿有人给你量身裁件西装,再剪个头发,今晚陪我出席一个晚宴。”

     唐宁舔着勺子说:“出席什么晚宴?为什么要出席晚宴?我不去!你们上流贵族的生活我不懂,我去会给你丢脸的!”

     雷泺头也不抬,继续翻着报纸说:“只要你不冲上台抢了麦克风,再扯开嗓门来一首3只小熊,谁会注意你这小透明!这回来访的是央城的元首白旭之,在末世前,央城是国家首都,全国政治中心,白旭之是全国政治最高领导人,我爸年轻的时候还在他手下工作过,后来经他一力提拔坐上将军的位置,我作为他的后辈,多少得给他点面子宴请他,为他接风洗尘。在南城基地建成初期,城内的贵族企图贿赂我,可惜我并没有让他们留下多少,这导致今天开个晚宴也得四处找人凑数,军部今天轮休的人全都要加班,装名流出席晚宴了,剩下的人本来就要坚守岗位,实在腾不出更多的人手充场面了,何况这次访问的名头是基地建设和科研交流,前段时间你以如此炫酷拉风的姿态进入基地,现在风头正盛着呢,万一人家提起你,我却只能回答你生病没来,这才是真正的耍大牌摆架子,满地丢脸呢!”

     唐宁歪着头想了下说:“按照你的描述,今晚的宴会很盛大隆重,接待的人既是你的长辈又是身份尊贵的领导人,你应该很敬畏尊重他,但为何你的语气是那么的漫不经心,甚至还有一点点到处拉人头充场面的不耐烦?”

     “喔~”雷泺手一顿,视线终于从报纸上移到唐宁脸上,略带戏谑地说:“你终于学会看人脸色揣度语气了?我以为你会往一心扑在科研上不谙世事不屑于理会世俗的科学狂人方向发展。”

     雷泺放下红酒杯坐直身体,难得认真地说:“没错,我讨厌白旭之,末世来临后,因为交通闭塞,每个城市的人都自立为王组建基地,央城对全国的统治已经名存实亡,但央城毕竟是全国的政治中心,拥有最先进的武器,规模最大的军队以及各种丰富的资源,白旭之在第一时间把央城封锁起来成立首都基地,那是全国最大最先进的基地,而那时的南城基地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基地,然而三年后的现在,南城基地挤上了老大的位置,首都基地却没落了,但白旭之没有反省自己管理不善的问题,而是坐着飞机出访周边的小基地,到处发表演讲,游说小基地的领导人和普通民众把基地并入首都基地的蓝图,成立基地大联盟共同对抗丧尸。当然,这都是政治家冠冕堂皇的外交话术,说白了就是搞基地吞并。我又不是那些小基地的领导人,没必要屈服于首都基地的炮火威胁下同意基地联盟计划,何况我根本不看好基地联盟计划,仅仅一个首都基地就管不好的人,给他一个更大的基地联盟,他只会管理得更乱,这样子更加速了人类的没落。”

     嘴角往上一挑,雷泺换上讽刺的语气说:“白旭之来南城基地的理由颇为有趣,他知道像南城这样的大基地是不会同意基地联盟计划的,就不敢直说是来演讲游说的,而是说他的飞机在访问完小基地回程的途中因为意外坠毁了,他担心途中会被丧尸袭击,就带着自己的人马到最近的南城基地避难,再等首都基地的援兵来南城基地接他们后,他们才离开。迫于舆论压力,我不能见死不救不开门给他进来呀!但一想到得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养着一大群废人,我牙疼,不过他的身份摆在这儿,我也只得陪他玩玩外交这套了,先礼后兵嘛,我就是这么一个有原则的人。作为南城基地的一员,你有什么好害怕的,你只需要挺直腰杆跟在我身后出席晚宴就行了,毕竟这年头,有枪的就是爷!”说完,雷泺颇为匪气地把手|枪往桌上一拍。

     唐宁被这霸气的声音吓了一跳,脑门上闪过一排感叹号:明白了,鸿门宴!!

     唐宁推开面前的碗碗碟碟,双手交叠放在桌面上,用异常认真的语气说:“我不去!”

     雷泺“噗呲”笑了声,说:“若你是我手下的兵,我早抽死你了,工作哪有挑三拣四拈轻怕重的,你开心就跟着我,不开心就甩开我,这是你对领导人应有的态度吗!”

     唐宁:“你们两个基地领导人之间斗法,我去了一不小心炮灰了怎么办?”

     雷泺恨铁不成钢地望了唐宁一眼,狠狠地叹了口气,继续低头翻报纸。

     唐宁:“你看的是什么东西?”

     雷泺:“报纸,南城基地报。”

     唐宁颇为讶异道:“末世不是资源紧张嘛,连网络都没有了,保留报纸干嘛?”说完,唐宁的魔爪伸过去把报纸扒拉了过来,只见报纸最上头印着‘南城基地报’五个大字,下面是最普通的黑白印刷,没有任何彩画,排版也是密密麻麻的,纸质是很粗糙很劣质的那种,估计成本不高。

     雷泺托着腮懒洋洋地说:“越是信息闭塞的年代,我越要保留报纸业,现在南城只有我授权并暗中资助的一家报业,我掌控了南城唯一的信息传播渠道,人们只能知道我想让他们知道的,相信我灌输给他们的,何况这报业是赚钱的,即使我是免费派发报纸到工厂以及人群聚居地,让平民传阅。”

     唐宁掀着报页慢慢地往后翻,只见报纸第一页是重要新闻,包括基地准备在下一个月放宽外来民众的基地准入条件,扩大耕地;南城旧贵族薛家因为上个月故意殴打平民至死被收监并没收财产等;第二页是赏金猎人的任务发布信息,占了整整一版,有仅仅一句话的‘明天早8点城南门集合到城外东桥救人,重酬’到一整个豆腐块的‘后天去隔壁城市华州市中心世贸广场扫荡物资,只收三级或以上异能者,自带枪支武器,有意者请到x街x号找xx报名组队……’在第二页的最下端还有一行加粗的小字‘本报纸所有广告和组队寻人信息均按字数计算价格,每一字十元南城币,单独隔开加粗框另加五十元,有意者请到x街x号南城基地报业处投稿’,唐宁顿觉头顶一排黑线:怪不得雷泺说这报业不亏钱,他不但是个腹黑政治家,还是个黑心商人!

     继续往下翻,第三版被分成上下两部分,上部分是商品贩卖信息,如某某手里有一盒盘尼西林和速效救心丹,两包饼干起换,具体价格面谈;某某出租自家房子,月租三包饼干等。

     当看到下部分的信息时,唐宁愣住了,双手搭在报纸上久久不能回神,在下部分,登载着各种寻人信息。

     雷泺也察觉到唐宁的走神,联系到他看的版块,雷泺说:“你想找你的亲人吗?”

     唐宁眼睛一亮,然后伸手摸了下裤兜,空的!没钱!眼神又不由自主地暗了下去。

     雷泺笑得无比诱惑,说:“登报纸有什么难的,作为幕后老板,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的寻人启事上头条一个月,但作为交换,你看今晚的晚宴你方便出席么?”

     夜幕降临,南城城中心的宴会厅内灯火辉煌,衣香鬓影,唐宁穿着刚裁剪好的笔挺西装走在雷泺身后,如此高富帅的装扮让平时穿惯衬衣白袍的他很别扭,唐宁扯扯前面雷泺的衣袖,说:“唉,你真的会把我的寻人启事放报纸上一个月吗?”

     “当然,我有必要在这等小事上骗你吗?”雷泺转过身扶正唐宁身前的领带说:“我按照你报出的身份证号码在末世前的公安局系统上搜出你父母的照片,把照片连同寻人启事一起登报,单独隔开加粗框的那种,不用谢我。我还另外印了纸张分发到基地门口的审核官手里,如果你的父母面试想进城了,他们会第一时间放行并通知我们,总之你不用担心啦,今晚,我们好好的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