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PUBSWACN"><source id="dWVgbckX"><bdi id="168295"><dl id="AhWIbM"></dl></bdi></source></dir>
  • <thead id="FSGQYX"></thead>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肖遥还真逍遥
        十月的京城,繁忙依旧。来往游人,走南闯北的商贩,熙熙攘攘。城内一片繁荣景象,而高墙内的皇宫却非常静谧。

         清晨的一抹阳光照在了钦全脸上,这可能是这么多年来睡得最好的一次,没有了任务在身,倍感舒适。穿戴好了衣装,打开房门准备迎接清晨的新鲜空气。

         钦全笑容满面,轻轻推门,却感觉被什么人挡住了。这是皇宫内院,居然有人敢挡住他的房门,虽然在床上的时候就听到了门口粗重的呼吸声,本以为是护卫在门口站着,现在看来不是。

         钦全毕竟涉世未深,年龄虽不小却还有孩童心性,心中偷乐的同时,内力聚于掌上,猛得一推门。

         “啊啊啊啊啊!!!”一个小个子男人尖叫着飞到了空中,口中叫嚷着飞上了对面的屋檐。

         钦全也是一惊,这小子怎么这么弱小,护卫不应该都是挺武功高强的吗?于是急忙腾空而起,飞上屋檐检查。

         小个子男人头倒着插进了瓦房顶,钦全也是一脸的无辜,只得蹲在旁边,用手指捅了捅小个子男人,轻声问道:“兄台,您,您没事儿吧?”

         小个男人慢慢把头从瓦片里抽了出来,脸上被划了几个伤口,脸黑黑的,看到眼前的人,顾不得疼痛,咧开嘴笑的开花:“钦大少,是你吗?”

         钦全轻轻点点头,“别叫我什么大少,鄙人钦全,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不敢当不敢当,我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天南海北无所不知的逍遥散人肖遥啊!”小个男人脸上的伤口流着血,红色混着黑色,露着牙齿开怀的笑着,一点都没有看出来有何不敢当。

         钦全一阵无语,不忍直视,拉着肖遥的手臂飞了下来。

         “你先去洗洗吧,你这样我没法带你出门。”钦全手扶着额头,没想到皇帝配个人给他居然是这样冒冒失失的。不过好像之前周元璋有说过,手下人毛手毛脚,而且自己也答应了,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好咧钦大少!”肖遥还是开开心心的样子,一点看不出来刚刚被打飞破相的囧样,一路小跑到水盆边洗得整个水盆红黑交错。

         钦全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天生乐观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坐在茶桌旁端起茶壶给自己盛了一杯。

         “钦大少,我洗好了!”肖遥又一溜小跑到钦全身边。

         看着洗干净的肖遥,不得不说长得还是白白净净,眼睛不大却充满灵性,一看就知道是个公子哥。看他笑的如此童真,钦全也不禁笑了出来:“肖遥啊肖遥,你还是真的逍遥啊!”

         “哈哈,谢谢钦大少夸奖,我老爹当初就是希望我逍遥一点不要被拘束了才给我取了这个名字。”肖遥摸着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哦?听你这么说你的父亲是被拘束了噢?”

         “对啊,我爹是当朝吏部尚书,管群臣升迁贬谪,虽然高官厚禄,但是也基本上没有自由了。他不希望我也被关在京城里无所事事,于是从小就让我跟随从京城分配下去的官员走遍了全国。”

         钦全刚喝进去的茶差点喷出来,原来是这样,这就是皇帝说的家世平平,居然是吏部尚书之子。不过这细皮嫩肉的少爷还真是走遍了大江南北啊。

         “陛下有告诉你要带我去哪吗?”钦全指了指凳子示意肖遥坐下,肖遥却一脸的不情愿。

         “钦大少,陛下我是没见到,但是老爹说了,是在三川蓥华山,虽然具体在哪不太清楚,但是三川我也是去过很多次的,这您不用担心。而且您是陛下的恩人,也是我大华朝的恩人,在您面前,我就是个跟班儿,您坐着我就得站着,您躺着我才能坐着,有危险我得第一个上,好吃的得您先吃,有好的姑娘也是您先选,有......”肖遥又回到嬉皮笑脸的样子。

         钦全听着前面都还顺耳,心想肯定是家里老人教的原话,不过到后来什么姑娘由他先选,这个就很尴尬了,肯定是这小子满嘴跑花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急忙打住道:“肖遥兄弟,你先缓缓,什么跟什么别瞎说,你不需要当我的跟班儿,我也没有这个习惯,咱俩一起出远门,所以大家都是江湖儿女,我们以兄弟相称,这样可以吧?”

         “不是吧,真的可以吗?像您这样的大侠,不应该都是很冷酷的吗?”肖遥张大了嘴一脸的不相信。

         “冷酷是做给别人看的,就像陛下,我每天和他嘻嘻哈哈,他会放心我去保护他吗?”说罢钦全甩了一个白眼。

         “哎呀,钦大哥!你居然还会甩白眼啊!”肖遥乐得居然跳了起来。

         “你…………”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骑着战时缴获而来的纯种匈奴大马穿城而出。守门将士一看是肖大公子作陪,无人敢拦,就这么出了城。

         “钦大哥,您以前有杀过人吗?”

         “有。”

         “杀过多少啊?”

         “很多。”

         “那是多少啊?”

         “多少我不记得了,你再多说几句话,我相信我会记得又多了一个。”

         “啊?別,別啊,我不说了就是了。”

         出了京城南门,一条宽敞的官道映入眼帘。树两旁是正当时的红枫叶,风过叶落,与阳光相互交映着,美不胜收。

         “肖遥,你说为什么枫叶落时会这么美呢?”钦全骑在马上,晃晃悠悠地说道。

         “有些事物,生出来的时候你看不起它,就连它是怎么成长的你都不知道,可是最后它消失的时候,却是它绽放得最美丽的时候。”看着红枫叶,肖遥的神情变的很平淡,见不到平时的嬉笑。

         钦全发现突然有点看不懂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也许和他一样,肖遥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

         ……

         ……

         蔡桢和柳乘云连夜骑马飞奔向北出了国境,途中累死两匹好马,终于在夜半时分终于赶到了一处蒙古包群,经过几道关卡,进入了最大的一个蒙古包。蒙古包正中坐着一人,锦帽貂裘,正襟危坐,气势磅礴。座下分列三人,分别是匈奴左王阿里不哥,匈奴国师阳杰瀚以及东瀛长期在匈奴的联络人渡边三郎。

         二人一进入,便感到一阵肃杀的气氛。见到坐立当中之人,急忙下跪,大呼:“匈奴王朝右王蔡桢拜见大可汗!”

         “匈奴王庭护卫队队长柳乘云拜见大可汗!”

         “哼。你们这次做得可真好啊!”大可汗尚未发声,左侧的左王阿里不哥首先声讨道。

         “呐,阿里不哥,右王及乘云长途奔波劳累,让他们先行退下休息,明日再商谈此次行动的问题。”大可汗挥了挥手,示意左王不要再说。

         二人知道此次行动失败,对可汗的计划造成了很大的变动,在大华朝潜伏了多年,未达成目标,却因一件没放在心上的小事而折了戟。

         “臣等先行告退!”蔡桢与柳乘云躬身抱拳,退了出去。

         “可汗,不知为何今日不做决断?“左王不解道。

         但是可汗却只是挥了挥手,不再言语。众人见状,只能退去。

         ”蔡大哥,你说可汗会怎么处置我们?“回到自己的蒙古包,柳乘云一脸的急切。

         ”柳老弟,你不要担心,以我对可汗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太过为难我们。因为我们是汉人,而他们是匈奴人,对我们肯定没有那么信任,你我二人被派到大华朝当细作,肯定也是要考验我二人的忠心。这次任务虽然失败,但是我们也没有暴露太多,只是可怜我的家人遭受这无妄之灾。“说罢,蔡桢忍不住颤抖起来。

         ”蔡大哥,假如明日可汗要杀我二人,我等应该如果应对?“柳乘云恢复了平静,然后看着蔡桢,似乎很期待他的反应。

         ”是我等有错在先,可汗要杀要剐,我承受着便是,家室已无,我也了无牵挂。”蔡桢的反应很平淡,仿佛马上杀了他也无所谓。

         “蔡大哥,我们既然已经做了一次叛国贼,名声已坏,倒不如待到可汗要对付我俩时......”说罢,柳乘云拿手在脖子上横划了一下。“这样大华朝说不定还会厚葬了我们的家人,我们也能名留青史。”

         “你!你......”蔡桢脸憋得涨红,“这种话,休得再提,不然不等大可汗出手,我先杀了你!”

         柳乘云正欲解释。

         “报!右王大人,大可汗口谕,请接旨。”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传令兵的声音。

         “快快请进!”蔡桢连忙拉开门帘。

         传令兵在右王耳边耳语了几句,蔡桢的本来已经木讷的脸突然有了光彩,然后又变得阴暗,有意无意地看了柳乘云一眼,便让传令兵退下了。

         “蔡大哥,可汗有何事告知?”柳乘云更是一脸的急切。

         “我们的家人,可汗已经全部接回来了。”蔡桢听完后轻声地说道。

         “啊?已经全部接回来了?”柳乘云脸上不知是喜是忧,但是很快很高兴的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