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圣山、文宫、《天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嘉从意识世界中慢慢清醒,他感觉到脑海中多了些什么,但是脑子沉沉的,怎么也抓不到那个东西。

     睁开眼,模模糊糊看到三个人守候在自己面前,不等看清,郭嘉就昏倒在坐垫上。

     “快,我们把他带到厢房。”水镜看到郭嘉昏迷,焦急的说道。

     昏迷的郭嘉再次来到了自己的意识世界,不过这次并没有巨人讲学。

     在郭嘉面前的是一个伛偻的老人,看起来格外苍老,额头突起,浓密的胡须格外顺滑,双眼如同星辰,只是神态间带着些许隐藏不了的虚弱。

     “小子郭嘉,不知前辈是谁?”郭嘉一脸恭敬地问道。

     “老朽孔丘,郭嘉,我知道你。”孔丘答道。

     “孔丘?那不就是孔子么?”郭嘉震惊了,“见过孔圣。”

     “不必多礼,若无意外你必将成为我辈中人。之所以来找你,是因为师尊算到你将成为正魔大战的关键,为了让你有自保之力,特意分出一半心神来为你授学奠基,但是从此以后就要看你自己的了。”孔子解释道。

     说完孔子一个转身就消失在这片世界中,郭嘉站在原地向意识之海望去,在遥远的海面上屹立着一座顶天立地的大山,此山无峰,在其顶上是一个平台,一个念头郭嘉就出现在平台上。

     平台上异常空旷,在其中心有一个看起来崭新却狭小的茅草屋,走进去茅草屋中摆放着一个坐垫,坐垫前方漂浮着一本散发着金光的书,书名《天道》。

     刚刚拿起书,书就融进了郭嘉身体。

     水镜三人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郭嘉,“如何是好,我等三人都没有去钻研医术,不然可凭医书来唤醒他,要不我们派人去请神医华佗来拯救一番吧。”

     三人急不可耐的就要夺门而去,就在此时,躺在床上的郭嘉低低的发出一声呓语,慢慢的睁开了双眼。

     睁开眼,郭嘉看到三个硕大的脑袋浮在头顶,惊恐的坐了起来。

     看到郭嘉一脸见鬼的表情,三人讪讪的摸了摸鼻头,为了消除空气中的尴尬,黄承彦说道:“刚刚你在意识中见到了谁?”

     郭嘉脑子还迷糊着,下意识答道:“孔丘。”

     “吓,孔圣!”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后又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确定是孔圣么?”

     脑子转过弯的郭嘉终于明白过来,定是自己在脑海中接受孔子教导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了,“是的,他说自己是孔丘,但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你和我们说说孔圣的样子。”

     郭嘉将脑海中见到的巨人和意识海见到的老人的长相形容了一遍。

     庞德公道:“是了,就是孔圣,孔圣登上众圣之路之时,特意叮嘱后人不可为自己塑真人像,于是孔家就按照孔圣的特点铸造了只供后人祭拜用的雕塑,但是各家族不传典籍中还留存有孔圣真实相貌的记述,和郭嘉的描述完全相符,可以肯定那就是孔圣。”

     “对了,孔圣教给你的肯定是论语吧。”黄承彦问道。

     “那当然了,历代由孔圣面授的人得到的都是论语的圣道之书。”庞德公言之凿凿。

     郭嘉怎么说,明明自己看到的是《天道》,可是根据庞德公的话可以知道,历代得到的都是论语,难道自己告诉他们自己得到的是《天道》么,虽然知道不会被切片研究,但是郭嘉下意识的感到不应该透露天道之书的存在。

     于是答道:“是的,在意识海的山巅上的茅屋里见到了《论语》。”

     “什么,竟然还形成了圣山和文宫。”水镜惊讶道。

     郭嘉诧异了,难道不是所有人的意识海都有山和茅屋么?他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透露了太多的消息了。

     “好了,就这样,郭嘉,接下来你必须待在书院里,直到你修成圣器,不然不能出书院。”水镜拍板道。

     “啊!可是我还有妹妹呢,我必须要回家去。”郭嘉抗拒道。

     “没事,你妹妹也可以到书院里来,和黄公的女儿一起学习好了,就这么定了,你若要出书院必须得到我们三人的通行文书才行,不然不会有人放你出去的。”

     郭嘉见三人的表情异常严肃,事已至此,只能无奈答应。

     “我们不让你出去是为你好,你不知道得到圣山和文宫的人有多重要,历代得到圣山和文宫的人在外历练若是被魔族发现,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斩杀,因为有了圣山和文宫的守护,他们绝不会被魔族侵蚀,并且一定会登上众圣之路,成为魔族的心腹大患。”庞统解释道。

     郭嘉自然也知道他们是为自己好,但是前世的应试教育实在是给郭嘉留下了沉重的阴影,每周七天,天天补课,星期和节假日的作业更是让他头疼,好不容易到了三国,没想到还要被学院摧残,连下山回家都不许。

     三人了解情况以后就匆匆离去,去安排郭襄的入学事宜。

     三人走后,郭嘉将意识沉入眉心,来到了位于意识海的圣山之巅,一个念头《天道》从体内飘出,无风自动,翻开了首页,《论语》赫然排在首行,其后还跟着一部《春秋》,剩下的全都是一片空白。

     “《春秋》?竟然还有一部《春秋》,论语和春秋竟然不是独立存在,而是成为了《天道》的一节,看来没透露天道是对的,这本书绝对不一般。”郭嘉自然自语。

     收回《天道》,郭嘉仔细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浩瀚无垠的意识海看起来异常平静,无风无浪,方圆万里但又丝毫没有边际,孤零零的一座山伫立在这片大海中央,看起来神妙莫名。

     茅屋,不,此时应该称为文宫,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却给郭嘉一种它就是天地中心的感觉。

     手中捧着《天道》,站在山巅的边缘,看着意识海中的一切,郭嘉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巧合来到了这个时代,自己到这里,肯定有什么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