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禁止入学?!
    两人一路步行,片刻之后就来到位于颍川城西侧的白鹿山,这座山本来只是个无名小山,但是因为司马徽,以及庞德公还有黄承彦在此成立白鹿书院,所以颍川郡中人便称之为白鹿山。

     白鹿山并不十分高大,但是那西南的几座小山峰,树林和山谷尤其优美。一眼望去树木茂盛,又幽深又秀丽。

     沿着山路走六七里,渐渐的可以听到潺潺的水声,再走几步,转过一块巨石,可以看到流水从两座山峰之间倾泻而出,飞溅的水花在阳光下散射出一道迷人的彩虹。

     泉水沿着山峰折绕,沿着山路拐弯,有一座亭子四角翘起,飞架在泉上,亭上并无匾额,不过廊柱上挂着一副对联,上面写着:著书惊日短,舞剑伴星稀。

     这幅对联正是水镜先生挂在此处,用来勉励前来求学的学子们要勤学书文,锻炼身体。

     越过亭子,是一条平坦的石板路,与亭外数丈之处的下山路截然不同。

     在石板路的尽头是一片古色古香的大宅院,院外青墙绿瓦,翠竹包围,在顶豪华的大门上有个匾额,上书白鹿书院四个大字,字体瘦长,力道遒劲,给人一种对面是一位临风而站的君子的感觉,顶天立地,不畏艰险,却又对人展露出和煦的微笑。

     郭嘉走上前来,笃笃笃的敲了几下宅门,退后几步,束手静候,而郭襄就留在亭子边,翘首以盼兄长的好消息。

     随着宅门渐渐打开一条缝,一个老仆探头出来,审视了一下郭嘉,“公子可是要申请入学?”

     “对,小子郭嘉,见过老丈。嘉此次正是慕名前来申请入学,望老丈大开方便之门。”郭嘉躬身行了一礼。

     “进来吧。”老仆将门洞开,引郭嘉向内走去,进得院中,入眼是一片繁盛的桃花,红的白的,迷人眼眸,整个院中弥漫着醉人的花香,在朵朵桃花上不时有蜜蜂蝴蝶飞舞,生机勃勃。

     老仆在前方带路,穿过回廊,跨过前院,来到侧厢所在的独立院落,院子中有几个人正在对弈围棋,见到老仆带人进来,他们没有回答,只是瞥了一眼,继续对弈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其中一个留着齐胸长胡,双脸瘦削,鼻梁高耸,颧骨突出的中年文士开口道:“你是何人啊,想到白鹿书院求学,却不知你有何人的推荐文书,又或者你有什么引起轰动的文章,可以让我们收你入学呢?”

     说话间双手抚着胡须,发出夜枭般刺耳的笑声。

     “并无推荐文书。”郭嘉身子躬得更低了。

     “哦,那就是说有引起轰动的华章咯,拿来给老朽看看。”

     “小子并无华章,止有两篇不堪入目的故事,倩女幽魂和白蛇传正是小子的作品。”郭嘉语调中带着些许自豪,毕竟这两个故事是经过千百年历史淘洗,确实证明为大众喜欢。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啊。”那文士抚须的动作突然一顿,“终于找到正主了,你想到白鹿书院求学?”

     “是的,小子慕名已久。”

     “不收,你回去吧。”

     郭嘉一脸诧异,瞬间收手直起身来,“为何?”

     “不为何,身为学子,当心向圣贤,见贤思齐,写如此男欢女爱的故事,实在是有辱斯文。你走吧,这里不收你。来人,送客,以后此人再来不得放其入内。”

     郭襄正在门外痴痴的守候,突然,大门开了一条缝,郭嘉从门缝中挤了出来,看起来格外的落魄。

     “这朽木可雕的老夫子,男女间纯洁的爱情怎么就有辱斯文了。气死我了。”郭嘉边走边嘀咕。

     郭襄近上前来,小心翼翼的,“兄长,事情可是不如愿。”

     郭嘉看了看郭襄,她一脸的担心,郭嘉潇洒一笑,“没事,就是碰到了个顽固不化的老夫子,兄长我改日再来。”

     两人自是离去不提,却说这白鹿书院内拒绝郭嘉的老夫子。

     “口亨。气死老朽了,我说在家女房中为何出现此等有辱斯文之书,今日总算找到了罪魁祸首,想入书院,我绝对不同意。”中年文士气呼呼的对着周围的人说。

     “诶呀,孙夫子,我看没必要吧,不就是写了两本故事书么,有什么打紧的,重要的是这小子却有向学之心,就这么拒之门外是不是不太好。”有老好人劝说。

     “不行,让这种人进入书院就是对其他学子的不负责,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中年文士坚决道。

     周围人一见如此,知道没办法劝说,纷纷散开,相互间还谈论着,“这孙夫子啊,就是顽固,没办法咯,看这少年自己想办法吧。”

     郭嘉回到家中,越想越气,凭什么就因为写了两个故事就阻止自己入学,要是不能到白鹿书院求学,自己怎么能在黄巾之乱到来前成长起来,挡了自己的入学之路,就是把自己的小命交给阎王啊,不行,必须想办法。

     “说我的故事不堪入目,有辱斯文,那好,我就写一篇圣贤书给你,看看你还有什么资格说我不能入学。”郭嘉愤愤的想。

     当夜,郭嘉就将菜根谭默写了出来,奋斗到深夜的郭嘉落下最后一笔,手边摸着犹然散发着纸墨清香的文稿,笑道:“不枉我当初为了主管之争苦读经典啊,嘿嘿,一气呵成,还没有一处错误,记忆力还是这么棒。”

     郭嘉不知道,当他决定写菜根谭之时,天空中的文曲星光突然大亮,星光遥指颍川之地,一直持续到他深夜写完,星光才缓缓褪去。

     而此时远在洛阳的蔡邕,习惯性的夜观天象,看着帝星逐渐昏暗,默默叹息:“帝星无光,国之将乱啊。”

     突然,他看到天空中文曲星星光凌月,星光遥指颍川,方知颍川之地有经典传世,连夜便收拾细软,带上家仆直往颍川而去。

     收拾好自己的文稿,郭嘉打算第二日就联系戏哈将此书出版,传播到整个颍川郡中,让那个腐朽的老夫子心服口服。

     整理好一切,郭嘉合衣便睡,他不知道因为颍川接下来将成为风暴的中心,而他就是引起风暴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