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群儒来袭
    不几日,戏哈和诸多书商已经安排人将《菜根谭》给抄录了数千本,并发往整个大汉十三洲。与此同时,传过去的还有郭嘉在世圣人的称号。

     数日内,全天下的士子们几乎都怀着崇敬的心拜读了《菜根谭》,也都知道位于豫州的颍川郡出了一位圣人,并且这个圣人年纪尚不足弱冠,还知道这位圣人名字叫郭嘉。

     然而对于此事,不同的人褒贬不一,心胸宽广的人会遥遥地向颍川鞠上一躬,表示对写出菜根谭的人表示拜服。心胸狭隘的人呢,则是醋溜溜的说不可能会有如此天慧之人,定是书商们的噱头而已。他们虽然对书拜服,却对郭嘉表示嗤之以鼻。

     或褒或贬的都是普通的士子,所以此事表过不提。

     真正的当世大儒,例如郑玄,孔融,卢植等人,却始终未发表自己的意见,而是披星戴月赶往颍川,因为他们要亲眼见见能写出这本书的人究竟有几分才学,没有见过本人,他们对人绝口不提自己的意见。

     得知当世大儒们纷纷放下手边的事而赶往颍川,各地世家自然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于是也均派出自己家的族老,携带礼物赶往颍川而去,想要与写出如此圣人之言的人打好关系。

     世家向来注重人才,人才才是世家赖以生存的基石。不过,虽然他们派了人前来恭贺,但是他们同时也做了另一种打算,那就是如果郭嘉是个欺世盗名之徒,那么他们就会和大儒们一起将郭嘉赶下神坛,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早就因为夜观星象而明了的蔡邕自然也在途中买到了郭嘉的大作,一路上,蔡邕在车里不停地研究菜根谭,不时因为书中精妙的观点击节赞叹,更加急促的要求家仆快马加鞭。

     郭嘉此时在做什么呢?

     因为戏哈及各大书商的行为,颍川郡的人都知道在颍川隐居了一个不慕名利的圣人:郭嘉。

     在这个八卦匮乏的年代,世间竟然出了一个活着的圣人。这可是天大的八卦啊,于是人们便相互打听寻找郭嘉的所在。郭嘉的住址也不是什么秘密,然后接下来的这几日,郭嘉所在小院的门槛便生生的被人踩低了三寸。

     每天天不亮,就有早起的人带着自家的尚未蒙学的小孙子,来到郭嘉的门前,砰砰砰的磕上几个响头,表示想要沾一沾圣人的才气。早几日,郭嘉还会出门去制止,可是每当郭嘉一出门,磕头的就不止是小孩子,那些老人们见到郭嘉更加激动,颤抖的跪了下去,边扣头边说得瞻圣颜,老朽死而无憾什么的。

     见多了这样的事,郭嘉只好紧关院门,不见来客。

     “哎,我就是想安安稳稳的到白鹿书院就读,怎么就这样了呢,这要是在现代,我肯定会因为非法聚众被河蟹掉啊,早知道就不抄袭这部菜根谭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郭嘉焦头烂额的惆怅道。

     郭襄跪坐在郭嘉对面,实在不明白自己的兄长怎么就变成了在世圣人,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兄长也没有三头六臂啊。

     一脸疑惑的郭襄偷偷的瞟着郭嘉,但是眼神中的担忧还是出卖了她的心情。

     郭嘉无奈的看向郭襄,“襄儿这几日不停地偷偷看为兄,可是为兄有什么不妥之处。”

     郭襄连连摇头道:“没有没有,兄长并无不妥,只是襄儿替兄长不安,这段日子来,兄长常常眉头紧锁,襄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担心兄长的身体,兄长再这样惆怅下去,身体怕是会吃不消的,兄长有事可对襄儿说,千万别憋在心里把自己憋坏了,父母已经不在了,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怕。”

     郭襄的话没有说完就哽咽的出不了声,郭嘉一叹气,站起身走到郭襄的面前,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兄长只想我兄妹二人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但是如今兄长因为一些事,心如同被放在火上炙烤,兄长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郭襄感受到郭嘉在自己头上不停抚摸的手,心中的担忧与委屈一下子迸发了出来,她死死地抱住郭嘉,哽咽道:“兄长,不论发生了什么事,你一定不要丢下襄儿,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

     郭嘉抚摸着郭襄头的手仿佛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的一抖,心中迸发出了万丈豪情,“我怎么这么容易就放弃了,不就是抄了一部菜根谭,难道那还初道人还能穿越千年来找我要版权不成,再说了,有着超越千年的眼界,还有后世数不尽的经典,一个在世圣人的称号就能打垮我么?来吧,凡是不能打垮我的,必将使我成长,不就是一个称号么,我郭嘉自然当得。”

     找回自信的郭嘉把郭襄从怀中拉开,正视着她,“襄儿放心,兄长不会被打垮,你就静静地看着吧,兄长会成功的,等这件事处理完了,我们就买栋大宅子,我们搬到大宅子去,你就安心的当郭家大小姐吧。”

     郭襄眼见郭嘉自信的样子,瞬间破涕为笑,又变成小迷妹的样子,两眼放光,散发出一闪一闪的星光。

     找回了自信的郭嘉解开了内心的愁绪,仔细考虑起接下来的事。

     “前两日戏老对我说全天下的大儒们都赶来了颍川,想来此时已经快到了,我要快些准备了,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机遇,抓紧这个机会,我的名声一定会传遍天下,在世圣人,这个称号恐怕将伴随我一生了。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好好地回忆一下当初读过的经典,只有让这些大儒们心服口服,这个称号才名副其实啊,任重而道远,我要努力了。”郭嘉暗下决心。

     接下来,郭嘉不分昼夜的回忆读过的经典,什么围炉夜话,小窗幽记等等等等。包括围绕这些经典所出的撰述,解释,郭嘉都一并回忆了起来。

     直到此时郭嘉才注意到自己不是记忆力变好了,而是自己竟然有着过目不忘的本能。要是以前谁说能过目不忘,郭嘉肯定会对他们嗤之以鼻。

     但是现在,郭嘉才知道过目不忘是存在的,或者说自己不只是过目不忘,简直就是超忆症,因为自己连那部经典第几页第几行多少个标点符号都能回忆起来。

     发现了自己的这个能力,郭嘉对大儒们的到来竟然生出了迫不及待的情绪来。

     他期待与这些三国里的名人们进行史诗级的会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