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舌战群儒(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颍川城中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不仅各地大儒及其弟子家仆,全天下的士子们也放下手头的事,来参与这难得的盛会。

     往昔各个大儒不是在哪个地方潜修,就是在朝野为官,这些普通士子们哪里有机会面见他们,于是乎趁着这次机会,一股脑的向颍川蜂拥而来,就渴望哪天会被这些难得一见的大儒看重,收为弟子。

     颍川郡守眼见如此多的人涌入郡城,怕引起什么骚乱,更怕在骚乱之中会让这些宝贵的大儒们受到损伤,连忙派守城将领安排巡检兵丁,进行军事管制。

     在这几日已经抓获了无数的士子百姓,可是收效甚微。百姓和士子们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郡守肯定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就算被抓进去也不会受到什么皮肉之苦,因此仍是乐此不疲的在大街上逛来逛去,就希望能见到仰慕已久的大儒或者是郭嘉。

     终于,在大儒们齐聚颍川之后,他们终于发起了攻势。

     五月二十日,由大儒名士们联名发出一封请帖,上书:“鄙得阅公之大作《菜根谭》,更闻公再生圣人之大名,又闻公之岁尚不足弱冠,窃以为传言有误,为公所想,邀公于明日论道白鹿,望公之不吝赐教。”

     收到请帖的郭嘉脸颊抽搐,什么鬼,不会全天下的大儒们都来砸场子了吧。

     请帖下方的名字各个如雷贯耳,满满当当的都是或多或少曾在历史上留下浓厚痕迹的名人:郑玄,蔡邕,孔融……

     郭嘉拿着请帖,不,与其说是请帖,不如说是战书,虽然请帖上客客气气的写着,我们都是仰慕你的人,看了你写的书,我们表示万分佩服,但是呢,我们听说有人污蔑你,说你是个黄毛小儿,为了你的名声个考虑,我们邀请你明天在白鹿书院聊聊天,互相交流一下学问,帮你正名。

     但是其中所暗含的挑战之意却明明白白的如出鞘的剑,上弦的弓。

     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世圣人的称号把郭嘉捧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神坛,这些经年累月研究学问的大儒名士们自然表示不服。

     我们辛辛苦苦研究了一辈子,都没妄想能得到在世圣人的称号,你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屁孩,却因为一部不知道哪里得来的书就爬到了我们的头上,我们表示不服,我们要挑战你,不想身败名裂,你就老老实实的来参加我们的文会吧。

     郭嘉内心如翻江倒海,可是面上仍云淡风轻的告诉前来送请帖的人说:“你回去复命吧,就说我收到了,明日午后,我自会准时出现。”

     前来送请帖的不知哪家的家仆,应了一声就匆匆忙忙回去通知自己的主家了。

     当夜,郭嘉仔仔细细的将脑海中的经典回忆了一遍,一直到后半夜,做好准备的郭嘉才倒头便睡。

     而这批大儒们也没有那么快的就寝安歇,几乎都是在挑灯夜读那本菜根谭,妄想从中找到一些纰漏,好在第二日的文会中给郭嘉致命一击,当然,他们并没有如愿,毕竟再怎么说,菜根谭也是经过历史洪流所淘洗过的精华。

     但是,这些没有找到纰漏的大儒们却没有那么轻易的放弃,他们或多或少的都各自准备了一些经义难题,以便于和郭嘉坐而论道。

     第二日,正午,天空中一轮烈日高高的挂着,肆无忌惮的向大地普送这自己炽热的爱。

     在家里吃过午饭的郭嘉,在颍川百姓的夹道护送中,悠悠然的来到了位于白露山半山腰的白鹿书院。

     “白鹿书院,我又来了,此间事了,我看你们还敢不敢不收我,杨瑞,我看你还能不能把我拒之门外了。”郭嘉定了一定,大踏步跨进白鹿书院的大门。

     在守门老仆的带领下,郭嘉穿过了数条回廊,跨过了数道院门,终于来到了位于书院后山的演武场。

     演武场是平时学子及教授们用来锻炼兵法,演武布阵的地方,此时各种道具早已搬放到墙角。

     演武场中心满满当当地摆放着数排案几,每个案几旁都平放着一个蒲团,蒲团上跪坐着一个个头发或花白或黝黑的大能,案几上则是笔墨纸砚四种文房墨宝。

     郭嘉走进演武场,一个个的拱手示意过去,有的人怒目而视,有的人则是不动如山,有的人则是抚须微笑,而为首的三人均是微笑点头,一脸善意。

     走到这片案几的中央,郭嘉见到此处安放着一个蒲团,并无案几,郭嘉心中了然,这就是自己接受考验的地方了。

     丝毫没有怯懦,郭嘉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跪坐在蒲团上,而是大大咧咧的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将双腿收回,盘在身前,双手自然下垂搭在膝盖之上。

     见到这一幕,对郭嘉在世圣人称号极度不满的人终于忍不住出声了:“鄙观余之行,放浪形骸,如蛮荒野人,无知无礼。”

     身为穿越众的郭嘉怎么会甘心受到这种挑衅,懒洋洋的向声音所在方向望去,“不知方才出声的是何人,君言礼,但君可知言人之过却不现而声,是为小人。”

     为首的三人脸上的笑更加和谐了,没错,这三人就是蔡邕,郑玄及孔融,身为当世公认的大儒,他们三人自然是博览群书,对于面相都有深入的研究,见到郭嘉的那一刻,他们三人就知道菜根谭却为郭嘉所做,所以三人交接了一下眼神就再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均静静的观看事态的发展。

     此时见郭嘉一开口就噎回去一人,自然是更加确定郭嘉的不简单。

     此人被噎了回去,其他人却心中赞了一下,好一个牙尖嘴利之辈。

     又一人出言:“久闻公之大名,在下王宪,有一问,望公不吝赐教。孔子与孟子二人提倡仁义,然则公以为仁义何解。”

     郭嘉见到真正的问题到来了,正了正神色,开口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

     郭嘉此言一出,众人瞬间纷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