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谢阎王
    当天下午六点十分,我按照马勇江告知的秘密地址,驾车去向市郊马家堡,这座偏僻的“古城”,有国家历史文化保护组织,很多古建筑在高高的铁网下受到保护,古城很像一座奥斯维辛集中营,历史悠久,但又如此的冷酷,充满历史的血腥。

     沿路,贫穷依旧,那装修粗糙的小吃店、理发店、和人来人往的农贸市场,为世俗增添了几分“乐趣”。

     很快我就看到了,一家名叫“子夜”的夜总会,这个名字勾起了我诸多遐想,然而遐想过后,谢阎王的名字占据了我的整个大脑。

     下车后,我进入“子夜夜总会”,很快就有服务生笑脸相迎。

     “先生,您几位?”

     我瞅瞅清瘦小眼睛的服务生“......我想找个人,他叫谢阎王。”

     “谢阎王?没听说过,谁会用这样的名字,也许您记错了。”

     另一个服务生凑了过来“这是我们老板的绰号,他本人叫谢延强,我看......您跟他不熟吧?”

     我发现这秃头、三角眼、满脸横肉的小子,是个地痞。

     “当然,只有生意往来,不是很熟。”

     “哦,您要谈生意,您贵姓?”

     我犹豫了“.....我叫鲁大伟,我要立刻见他,快去。”

     “好,这就通报。”

     他嬉皮笑脸地走了,而我坐在一楼的沙发上,静待着,这一楼里播放的钢琴曲,让我精神舒缓。

     不多时,我听到二楼台阶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本能站了起来,望向声源处,只见服务生带着一位个子不高,古铜色皮肤的男人,向我走来。

     这人停在我的面前,服务生见这人脸色不好,赶快“溜”走了。

     “你这玩笑开得有点大吧?”

     我坐下了“如果换成别人,恐怕很难奏效。”

     “天宁市,我是头一号,你跟我玩这套,会出事的。”

     “想当年,我在天宁市警界无人不知,什么人我都见过,但没听说过你,不过,鲁大伟死后,我很关注你。”

     他缓缓坐下“鲁大伟?友谊医院已经批下死亡证明,他是猝死,你有异议,找医院吧。”

     “我认为医院也不可靠?”

     “你想怎样?”

     我岔开话题“有人想谋杀马勇江,但可惜,他没死,他还说是你让他盗取鲁大伟的秘密文件,而且他得手了。”

     “你说这些毫无意义,这不能证明鲁大伟之死和我有关,相反,我认为鲁大伟死得太突然,太蹊跷,就像做梦一样。”

     “秘密文件呢?”

     “我看过,都是稀奇古怪的文字,你也看不懂。”

     他又说“听你的口气,是警察?”

     “一年多前,我是警察,现在是私家侦探。”

     “有人委托你调查鲁大伟之死?”

     “我不会告诉你是谁。”

     “我奉劝你不要调查,因为没有人想杀害他。”

     “为什么?”我问。

     “很简单,他是大家的摇钱树。”

     “但他身体非常健康,可突然猝死了。”

     谢阎王回忆起来“我记得,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十天前,我和他在高尔夫球场打球,他神采奕奕,不厌其烦地说服我加入地下赌场的投资,可我已经洗手不干了,那玩意儿,碰不得。”

     “他有仇家吗?”

     “仇家?干我们这行的,到处是仇家,不过能跟鲁大伟势均力敌者,并不多。”

     “都有谁?”

     “杨富民、董华强、刘超、邓达华这几人都有嫌疑!”

     “这几人都做那些生意?”

     “杨富民开服装厂;董华强做餐饮;刘超是个老赌棍,以赌为生;邓达华是个影视投资者,我和这帮人没有来往。”

     “你认为谁最有可能,害死鲁大伟?”

     “我刚才说过,没有人愿意害死他,当然,他那份秘密文件里,有别人的把柄。”

     “这说明谋杀成立,不是你,就是他们。”

     “但愿你能找到真凶。”

     “也许真凶就在眼前。”

     “送客!”谢阎王生气了。

     我很镇定“谢先生,我对你并没有偏见,不过,刘福来不承认与鲁大伟之死有瓜葛,我想你能帮我解开谜团。”

     “他是自然死亡,谁去杀他?鬼才相信!”

     “我还会来找你的。”

     “你不是警察,我不会再见你!”

     我一转身,离开了这里。

     .......

     .......

     夜里八点,我回到事务所里,坐在办公桌前,倚靠在老板椅上,继续端详鲁大伟的照片。

     我琢磨“刘福来极力撇清,马勇江果断承认偷窃文件,谢阎王既不承认罪行,又否定鲁大伟是被暗害而死,种种迹象表明,鲁大伟之死有些奇怪,但是,在案情还没头绪之前,任何假设都成立。”

     我正想着,桌上的手机响了,我接通了电话。

     “喂,有事吗?”

     “调查的怎么样了?”

     “我跟你说过,有进展会给你打电话。”

     “对不起,我很着急,对了,我听说你去谢阎王那里了?”

     “哼,他很不友好,他认为没有人暗害鲁大伟,他认为鲁大伟之死很奇怪。”

     “是很奇怪,一个正常人就这样死去,他们一家人都在指责我们,还好没有起诉地下赌场,这是万幸。”

     “你认识杨富民、董华强、刘超、邓达华吗?”

     “我不熟悉,但鲁大伟也投资影视、餐饮等行业,他们和鲁大伟势不两立。”又反问我“你认为他们有嫌疑?”

     “搞垮一个企业,不是挖人就是干掉领头者,这是循规蹈矩的把戏。”

     “祝你一帆风顺。”

     “谜团重重,有逆风才有动力,再见。”

     我挂断了电话。

     整整思考了一夜,我认为,调查要先从刘超开始,其原因就是,他是个老赌棍,抽老千很在行,暗中谋害人的思想,更缜密狠辣。

     ......

     ......

     第二天,朝阳依旧,吃喝完毕后,我要见一位老朋友,他就是我以前的“线人”,胡老六。

     丰顺路天香茶馆里,我们相见了,单间里我们交谈起来。

     “老六,你认识刘超吗?”

     大眼睛,干瘦戴着鸭舌帽的胡老六,一皱眉头“王哥,你打听他干吗?”

     “有人找我调查鲁大伟之死,我想找刘超聊聊。”

     “他前不久被举报,经营的赌场也被查封了,人间蒸发了!”

     “他有没有前科?”

     “......你是指哪方面?”

     “买凶杀人?”

     “......我只是听说,这家伙抽老千一绝,坑蒙拐骗都是出类拔萃,尤其麻将玩得出神入化!”

     “能帮我找到他吗?”

     “这......”胡老六直搓手“很难,不过我听说过他老家在哪儿!”

     “哦,说来听听。”

     胡老六突然笑嘻嘻地伸出了手“王哥,这几天我手头紧,能不能......”

     我瞪了他一眼“三天两头要钱,你当我是银行啊,少花点儿!”

     “哎哎哎,多谢王哥教诲!”

     他揣起了钱“他家就在怀化镇榆林村!”

     “榆林村?那里我不熟悉。”

     “嗨,你不熟,我熟啊!”

     “你以前去过那里?”

     “那是我老家!”

     “你老家?你不说是市里人吗?”

     “是啊,我老婆是市里人。”

     “你个混账东西,一堆废话!”

     脸皮厚的胡老六,笑得更惨烂了。

     ......

     ......

     一小时后,我驱车载着胡老六,向市郊怀化镇赶去,途中我们闲聊起来。

     “你常回家吗?”

     “没准,不过一年最少两次。”

     “他家距离你家远吗?”

     “嗨,一个村的,他比我大十几岁,小时候老挨他欺负!”

     “他家里人建在?”

     “他爸妈要是活着,得八十多了!”

     “既然没有亲人,找谁?”

     “他姐在家,女儿也在!”

     “哦,她女儿怎么住在农村?”

     “哼,刘超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她不愿跟着去市里。”

     “孩子她母亲呢?”

     “离婚了,渺无音讯!”

     就这样聊着,不一会儿,便来到怀化镇榆林村,车就停在胡老六的家里,我们下了车,胡老六的母亲要留我吃饭,我退辞了。

     榆林村西河大桥上,我们两人缓步行进。

     “还有多远?”我问。

     “不多,三里多地。”

     “你不说很近吗?”

     “是啊,三里地还远?”

     “他会不会藏在家里?”我问。

     “你是说刘超?他胆子得多大!”

     “我倒希望他在家里。”我随口而出。

     “就算不在家,也一定跟家里联系,这不是问题。”

     我停住脚步看他“你想法太简单,他们会同流合污,不会说实话的。”

     “王哥,你有对策?”

     我一思虑“她女儿是突破点。”

     三十分钟后,胡老六把我带到刘超的老家,我们刚进入这个二层小楼的院儿里,就被两只栓住的大狼狗盯上了,狗疯狂地叫,刘超的姐姐刘燕热情地把我和胡老六,迎进了屋内。

     “来来来,喝点儿茶。”

     我坐在茶几前的沙发上,扫视着屋里“刘大姐,你家很宽敞啊!”

     刘燕忙活着“这是我弟弟刘超花钱盖的,他......”她哭了。

     “姑,你别提他,他是个畜牲!”

     对面的屋里,传来女子的骂声,我判断她是刘超的女儿。

     我岔开这不愉快的话题“榆林村里空气不错,我很喜欢这里。”

     刘燕擦擦眼泪,又笑了“既然喜欢,就跟老六多呆几天,一看到老六,我就象看到了亲人。”

     “......这段时间,你见过刘超吗?”我盯着呆立的刘燕。

     “他出事了,不敢回来。”

     “他会去哪里?”我问。

     刘燕缓缓坐下了“他做尽坏事,我们早已经断绝来往,他能去哪儿,还不是狐朋狗友那里!”

     “他朋友怎么联系?”我问。

     刘燕打量我“老六说你是摄影师,我看倒像警察!”

     “我找他跟案子无关,我想问他一件事,老六可以担保,我不是警察。”

     “刘姐,他真不是警察!”

     “你想问什么?”

     我心直口快“关于鲁大伟之死!”

     “啊!这.....这仨月刘超一直没来过。”

     我一说鲁大伟,刘燕突然紧张起来,似乎她认识鲁大伟,或者说以前见过他。

     “鲁大伟这人如何?”我问。

     “没见过,倒是听说过,人不错。”

     “他死了,有人怀疑是刘超干的。”

     “这不可能,他们是朋......”

     我惊讶“你说鲁大伟和刘超是朋友?”

     “不,他们不是朋友,刘超从未提起过他。”

     “刘大姐,你这样护着他,对他没有好处,他现在是通缉犯,开地下赌场、勒索、买凶杀人,他不归案,只有死路一条!”

     刘燕犹豫不定“我......我说出来,他会死吗?”

     我回应“他必须自首,或者在他未再次犯案前抓住他,免得罪上加罪,而你也不会因包庇而入狱三至十年,你要三思。”

     我发现刘燕表情好转,似乎心动了。

     “他在家,藏在——”

     刘燕刚要往下说,只听“噗”一声,眼睁睁看着她,被一根利箭,从后脖颈穿透喉咙,她“啊”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我一个健步蹿过去,蹲身晃动刘燕的头部,胡老六则紧张地拨打手机报警。

     刘燕不行了,抽搐几下,是一命呜呼,那个对面屋里的女子也早已冲了过来,发疯似地咒骂刘超。

     我站起来,环视四周,想弄明白,那根冷箭是如何,穿透四面都是墙的屋子的,然而是一无所获。

     但当我抬头望向房顶之际,这才发现房顶之上,有一个一米多长的长方形凹槽,不用多想,刚才一定有人借助某些机械力,藏于其中,用连弓弩一类凶器,杀死了刘燕。

     我没有多想,冲出屋子,来到二楼,闯进一间间屋子,最后,在二楼最东边的屋子里,发现了机械式弓弩,和一个暗道,而这屋的窗户已经打开,显然凶手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