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回 比文招亲
    苏小丁跟着几人一齐凑到屏风前面,见那书画缓缓展开,上面画着一弯江水,一片孤舟,远处有一座小小的阁楼,楼中站着一位幽怨的女子。画的旁边用几行娟秀的小楷,题着一首小词,写的乃是:

     “春起倦梳头,陌上凝新愁。问妾何所忆,江上一孤舟。

     秋帘不胜酒,花落万事休。雁去音书绝,未语泪先流。”

     柴通指道:“这幅画和这支小词,都是出自我家小姐之手。这第二道试题嘛,就是要三位,按照这小词的格式曲调,也作出一首来,若是我家小姐觉得你写得好,这第二关,就算是通过了!”

     “你奶奶的!选个夫婿,又不是科举考试,竟然还要作词?”胖少爷吴材见是要舞文弄墨,正好触碰到了他的软肋,怫然不悦。

     牛希济却是仰天大笑:“吴少爷若是不通文墨,可以下台放弃比赛!这作词作诗,正好是小生擅长的买卖营生,既然如此,那小生就义不容辞,先来抛砖引玉了!”

     他微微沉吟片刻,随手从家丁手中接过毛笔,伏在一旁书案之上,龙飞凤舞的题写起来,嘴角带笑,面容自若,显得志在必得,信心满满。

     台下众人见这比试越来越热闹,都干脆爬上台来,挤在书案之旁围观,看他大笔急挥,银钩铁划,写的乃是:

     “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终日劈桃瓤,人在心儿里。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

     这支词写的既格式曲调合拍,又意境雅然不俗,最重要是,他借物喻情,暗中吧他想和柴大小姐结成连理的爱慕之心,抒发的淋漓尽致,端的是一篇上佳之作。周围众人看了,纷纷伸出大拇指,连连夸赞:“好词!好词!牛公子果然是大才子啊!”

     牛希济听了更是志骄意满,斜着眼道:“承让,承让!吴少爷,该你了,请来吧。”

     吴材被这牛希济奚落一番,肚子里憋着火,想要争回脸面,又苦于自己胸无点墨,急的骂道:“姓牛的!你少嚣张!你以为本少爷不会作诗作词么?本少爷号称孟州城第一天降才子,哼!区区小词,有何难哉?给我拿笔来!”

     家丁递上纸笔,吴材拿起笔来,俯身案上,额头上汗如雨下,想了大半天,终于憋出几句,磨磨蹭蹭的写了出来。

     众人围上前去一看,见纸上字迹杂乱,歪歪扭扭,写的乃是:

     “妹妹坐床头,眼泪不住流。洞房花烛夜,哥哥喝醉酒。

     喊也喊不醒,叫也叫不醒,推也推不醒,孤单到天明。”

     “哈哈哈……笑死人了,哈哈哈哈……”围观众人看了他这篇大作,都连连捧腹大笑,合不拢嘴。

     吴材羞红了脸,骂道:“笑什么笑,笑什么笑?你们难道看不出本少爷这首小词有多接地气儿,多么的写实?”

     牛希济奚笑道:“确实接地气儿,确实写实!莫非这位新婚之夜喝醉酒的哥哥,就是写的吴少爷您自己么?你既然已经洞房花烛夜了,还为何来此参加招亲选婿?”

     “哈哈哈.......”众人又爆发出一阵哄笑。

     郭威见众人都围在牛希济和吴材周围,心里着急,不住问苏小丁道:“兄弟,我是一个粗人,这作诗作词的买卖,你说什么也要帮帮我!”

     苏小丁却眉头紧皱,默不吭声,心里犯愁:“奶奶的,这次竟然遇到行家了!”

     “老子现在才记起,这个牛希济,原来是五代时期花间词派的大词人,尼玛,我虽然读过许多唐诗宋词,但自己又怎么会做?就算我会做,又哪里比的过他这种专业班子?”

     郭威焦急不堪,不住摇晃苏小丁的肩膀发问:“兄弟?兄弟?快帮帮哥哥啊!”

     苏小丁心道:“卧槽!看来我这郭老大此番是对柴小姐动了真情啦,竟然如此猴儿急!”

     “也难怪他如此较真儿,按照史书记载,郭威当了后周太祖以后,他册封的皇后不是姓张,也不是姓李,恰恰就是姓柴。”

     “奇哉怪也!若按照历史的发展,这招亲选婿,本就应该是郭威稳稳胜出才对,为何竟然凭空杀出了一个牛希济?”

     “可惜这个牛希济无论是文采还是相貌,甚至连人品运气,都胜过了郭老大一筹,看来这位柴大皇后,这回要改姓牛!”

     “难不成历史的发展轨迹要出现岔道儿?堂堂的后周太祖郭威还没带上皇冠,就要先被别人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我靠!老大戴绿帽子,当了乌龟忘八,那我这小弟的脸面往哪里搁?”

     “以后我要是回到21世纪,同学们问我,你在五代十国干了点什么事儿?难不成我回答他们,我成功的帮周太祖郭威戴了顶绿油油的翡翠帽子?”

     “不行!绝对不行!必须要想个主意,不然我这五代十国苏东坡的名号,岂不是白叫的了?”

     一想到这“苏东坡”三字,苏小丁脑子里猛然闪过一丝明亮。

     “对!宋朝的那些词人,哪个不比这个牛希济牛逼?老子随便找上一篇类似的宋词,不都能甩他十几条街?”

     苏小丁不住的拍打脑门,静心沉思,在台子之上来回踱步。

     郭威见他如此,还道他也已是束手无策,索性心灰意冷,看了一眼那道红色的帷幕,想到这才貌双全的柴大小姐要与自己擦肩而过,此生无缘,不禁长长哀叹一声。

     “哎,罢了罢了!兄弟,你也不要为难了,既然无缘,再强求也是枉然,我郭威一介莽夫,本就配不上这位柴小姐。”

     “有了!!!”苏小丁惊喜一叫。

     “有什么了?”郭威奇道。

     “快拿张纸,我说你写!”

     “我的字写的不好,要不兄弟,直接你来写?”

     “我的字比你的更差!还是你来写!”苏小丁倒也颇有自知之明。

     郭威只得匆忙要过纸笔,伏在案上,听苏小丁在耳畔低声所言,暗自记在心里,一字一句书写出来。

     众人嘲笑完了吴材少爷,都转过头,又围到了郭威的书案之前。

     牛希济得意洋洋,掏出了一柄折扇,摆在胸前不住挥舞,笑吟吟的道:“哎呀!这位柴大小姐,果然是位兰质蕙心的才女,她想出这些题目,无非是要找位和她一样文采飞扬,知文善墨的夫婿。嘿嘿!若是论文采,区区在下自诩在这满场之人里面,再也没有第二个能与我比肩,所以我看这位郭公子还是不要自取其辱,不如提早放弃的好。”

     “你早点放弃,小生也好早点和柴大小姐独自相会,共同探讨文墨,畅叙幽情。嘿嘿,哈哈……”他狂妄自满,仿佛这柴大小姐的乘龙快婿,果真已是非他莫属一般。

     苏小丁暗骂:“你爷爷的!你自以为很了不起么?”便从腰间也掏出了折扇,右手持着,在胸前不住摇来摇去,左手负在背后,踱到牛希济跟前,装腔作势的道:“《史记》中记载着一个故事:说汉朝的使者出使滇贵,途径夜郎国,夜郎国主就问汉使道:‘汉朝国土,与我夜郎国国土,到底哪个更大?’汉使者哑然失笑,无言以对。”

     牛希济一愣,道:“你说这个典故,是何意思?”

     苏小丁道:“你说自己饱读诗书,为何连我说的什么意思也不知道?”

     牛希济寻思片刻,道:“你是说我夜郎自大?”

     苏小丁道:“这可不是我说的啊,是你自己说的。”

     牛希济气道:“哼!你这小小的毛孩子,竟敢出言不逊,果真是有伤教化!”

     苏小丁也道:“哼!你这大大的酸秀才,竟然色胆包天,竟然狂妄自大,竟然想入非非,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果真是不知高低,不知深浅,不知羞耻,不知死活!”

     牛希济语塞,道:“你……”

     苏小丁朝他做个鬼脸,道:“你什么你?”

     牛希济气的发抖,颤声道:“你……你……败类!”

     苏小丁道:“我再败类,也比某些人沽名钓誉,斯文败类的好!”

     “哎哎哎!二位莫要斗嘴了,咱们还是和气生财,一起看这位郭公子的大作!”柴通见他俩吵了起来,连忙劝架。

     牛希济扇子一收,“哼”了一声,转过身去,低头看郭威所书诗词。

     他先只看了两眼,就笑道:“哈哈……这位郭兄书法拙劣,难登大雅之堂,还不如刚才那位吴家少爷,真是让人笑掉大牙,我看还是趁早回家,莫要在此丢人现眼了罢!”

     吴材无故被牵连,骂道:“你奶奶的酸秀才!老子看这位郭兄的字儿,写的就是比你好!”

     牛希济道:“哼!竖子不足与谋!”

     柴通道:“不要吵了,我们还是平心静气,一起看郭公子大作!”

     众人静下心神,低头看郭威所写词作,只见上面写的是: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哎呀!哎呀!好词!真是好词啊!”

     “郭公子简直是当世大才啊!”

     “这首词,与柴小姐所作的词,韵律一致,格式一致,更重要的是,连其中所抒发的感情,都是一致的,可谓是上品之作!”人群里连连发出赞叹之声。

     原来这是一首宋朝词人欧阳修所作的《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苏小丁站外围,听见众人连连夸赞,小心脏扑扑乱跳,暗道:“罪过罪过!迫不得已,竟然摘抄后人的作品。再过几百年,要是欧阳修知道了我抄袭他的诗作,会不会气的把我们苏家祖坟连根刨掉?”

     “我也是迫不得已,要是这会儿不用这首词作战胜牛希济,这郭威情场失意,从此一蹶不振,后面也就不会建功立业,创立后周王朝了。要是没有后周,也就没有赵匡胤陈桥兵败,黄袍加身,建立大宋。等到你欧阳修出生的时候,天下没准儿还是一片乱世,到时候你连肚子都吃不饱,还哪儿有心情写出如此佳作来?”

     “所以,你欧阳修不但不应责备我,反而应该谢谢我!不仅不该刨我祖坟,反而应该烧几柱香清香,把我苏小丁供在高处!嘿嘿!”他自圆其说一番,自觉心安理得,就再无罪恶之感。

     ***********************************

     小文写的越来越风骚了,求收藏,大大们的收藏,是我的动力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