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初临颍川
    数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经擦黑,风尘仆仆的郭嘉和郭襄终于来到了颍川城下。

     颍川作为文人之乡,守门将兵仿佛也带上了了一丝儒雅之气,丝毫没有盛气凌人,交过入城费后,三人便赶着牛车进到了城中。

     擦黑的颍川到处都是忙忙碌碌的劳动人民,一堆堆一群群的带着自己的商品,匆匆忙忙的往家赶。

     郭嘉回头对着身边的耿直汉子说:“敬叔,天色已经黑了,你在颍川住一晚再回去吧,路上不安全。”

     郭敬挠了挠头,说:“不了,我得赶回去,明天还要下田呢。”

     说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再把手放到了怀里掏东西,继续说:“郭嘉,这是我爹,你村长爷爷给的十两银子,他说你和小襄儿两个人背井离乡,孤孤零零的在外面,多带点钱,照顾好自己。”

     郭嘉一瞬间眼眶又红了,脑中又浮现出郭起布满沟壑的脸,那黑漆漆的脸庞,仿佛正在对着自己笑。

     郭嘉抽了抽鼻子,双手颤抖着接过郭敬手中的银子,张口却欲言又止,只是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发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嗯声。

     郭敬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找地方投宿吧,等你住下来我就回去啊。”

     郭嘉三人便向路人打听了一下城中的驿站,知道驿站所在后,郭敬赶着牛车慢悠悠的向驿站而去。

     不多时,三人就到了驿站。不愧是天下学子汇集之地,虽然没见过其他的驿站,但是郭嘉深知,估计天下不会有比这个还要好的驿站了。

     此驿站占地挺大,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空旷,迎面是朱红大门两扇。门口竖着一个旗杆,上面挑着一盏灯笼,灯笼上书写着驿站二字,在旗杆的对面还种着一株枝干虬髯的寒梅,不过这个季节没有开花,不知道开花后是什么颜色的。

     牛车慢腾腾的停在了驿站门口,郭嘉一个翻身从车上跃下,然后扶着郭襄下了车,郭敬说:“那,我帮你们把东西搬进去,然后就回去了。”

     郭嘉连忙说:“不不不,敬叔别麻烦了,我和小妹搬就行,天快黑了,路也那么远,敬叔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郭敬一脸坚决,“不行,必须要把你们安顿下来我再回去,走吧,我们进去。”

     说完,把牛车往旗杆上一系,提着车上的大包小包就走进了驿站。

     走进驿站的大门,是一个不大的院子,靠近门口的地方有一个草料棚,里面放着给往来旅客的坐骑准备的干草和豆饼。

     再向里走是一个大堂,里面有几个穿着土黄色制服的小厮,做些各种各样的工作。

     看到郭嘉三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放下手中的工作,迎上前来,对郭敬说:“各位客官,来颍川是暂留还是长住阿,要是暂留,我们有顶好的上房备着,要是长住,我们也有独立的小院供应。”

     郭敬没有答话,回头看向紧跟着的郭嘉,郭嘉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眉头有些紧凑起来。

     小厮仿佛看出郭嘉的犹豫,开口道:“小公子可是有什么疑惑?我可以解释一下。”

     郭嘉说:“我朝国法不是说驿站只供应往来传信官员么?为何?”

     小厮答道:“小公子有所不知,国法规定只供应往来官员,可是却让我们自负盈亏,这里几十号人呢,靠着那点俸禄,一家老下恐怕连稀粥都喝不起了,所以我朝大部分驿站在非战事期间都是对外营业的。驿站距离兵营也不远,安全有保障,于是大多客商往来两地基本上都是住在驿站的。”

     郭嘉点了点头,继续道:“那上房和小院的价格都是什么价钱。”

     小厮爽快的答道:“一间上房一天五钱银子,一个小院一个月五两银子。”

     郭嘉考虑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搬出去,便租了小院一个月。

     小厮欢喜的带着三人向驿站隔壁的一排小院走去,嘴里絮叨的说着:“小公子一看就是以后有本事的人,能来我们驿站住,使我们驿站蓬荜生辉阿。”

     走了一百米左右,到了一个独立的小院,小厮拿出一把钥匙,打开门,然后把钥匙交给了郭嘉,准备退去。

     郭嘉抬手拦了一下,说道:“还不知这位大哥如何称呼,可否聆听贵名。”

     小厮一脸惶恐,两只手搓来搓去,说:“当不得小公子一句大哥,小的贱名胡贵,小公子有事吩咐即可。”

     “原来是胡大哥,小可郭嘉,胡大哥叫我郭嘉就好,我可不是公子,以后在此就仰仗胡大哥了。”郭嘉说道。

     就这样,以后名震天下的懒丞相就在颍川落下了行程。

     至于多年以后,已经成为了驿丞的胡贵,抱着自己的小孙子讲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你们可不知道,当初懒丞相到了我们驿站,我一眼就看出他以后一定是个贵人,所以就忙前忙后的。并且,他还叫过我胡大哥呢!”

     一脸洋洋得意的胡贵显然没看到小孙子一脸的不信,只是久久沉思在回忆中。

     此乃后话,表过不提。

     郭嘉三人走进院中,院子不大,但是看起来相当温馨,两间卧室,一间柴房兼厨房,一个客厅,院子里也有一株寒梅,不过比驿站门口的小些,但是照样枝节虬髯。

     郭敬跟着郭嘉来到客厅,将手里提着的东西放下,说:“既然你们安定下来了,那我就回去了,你们自己保重。”

     说完这些,这个淳朴的汉子扭头就走,郭嘉和郭襄连忙跟上,跟到门口,郭敬回头说:“别送了,你们回去吧”

     然后又看着郭嘉说:“郭嘉,以后有出息了别忘了郭家村,这里有你的根。”

     郭嘉远远的看着郭敬的背影一点点消失,直到身影园区,再也看不到为止。

     郭嘉俯下身去,深深地一礼:“你们待我如至亲,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们,我一定会回去的,放心,不用太久,我一定会回去的。”

     郭嘉带着郭襄回到家里,看着包裹里仅剩的三十五两白银,发愁了。

     “这才刚刚到颍川,只是租个房就花了五两,还不算吃穿用度,并且还不知道要住多久,看来得想办法挣点钱了,大城市消费就是高,再不挣钱,我和小妹估计就要饿死在这颍川郡城了。”郭嘉摸着银子想。